不只是股市,转债也“抱团”

作者: 巩舒心
在公募债基眼中,转债更接近交易性资产定位,高弹性的高价品种是差异化的关键,“抱团”品种不得不买,但有明显的跟涨不跟跌特征。

在近期权益市场分化背景下,转债市场分化也走向极致。

2020 年 12 月以来,收盘价 130 元以上可转债加权平均转股价值从 144.8 元上涨至 169.0 元, 加权平均转股溢价率从 6.9%上行至 10.1%,高价转债在平价抬升的同时 估值也继续走高,体现出双高特征。

国盛证券分析称,享有估值溢价的“抱团”品种虽然从风险收益比角度看性价比不高,但公募债基眼中转债更接近交易性资产定位,高弹性的高价品种是差异化的关键,“抱团”品种不得不买。

另外,国盛证券认为,“抱团”品种较指数胜率并不高,超额收益来自于其跟涨不跟跌的特征。从胜率角度看 “抱团“品种较”非抱团“品种并无明显优势,然而”抱团“品种却有着明显的跟涨不跟跌的特征。

比较“抱团”转债与“非抱团”转债一个季度的平均超额收益,国盛证券发现 2016 年以来的 19 个季度中“抱团”转债跑赢 10次,“非抱团”转债跑赢 9 次。

参考美林时钟,国盛证券使用正股相对表现与估值相对高低将市场划分为四种状态。

1.“抱团”转债正股强+估值低,则“抱团”转债将大幅跑赢“非抱团”转债,2016Q1、2017Q1、2017Q4 和 2019Q4 属于这一情况;

2.“抱团”转债正股强+估值高,则“抱团”转债将小幅跑赢“非抱团”转债,2017Q2 属于这一情况;

3.“抱团”转债正股弱+估值低,则“抱团”转债较“非抱团”转债依旧小幅占优,2016Q2、 2018Q3、2018Q4、2019Q1“抱团”转债跑赢“非抱团”转债,2018Q1;

4.“抱团”转债正股弱+估值高,则“抱团”转债跑输“非抱团”转债,但也有例外,2016Q4、2017Q3、2019Q2、2019Q3、2020Q1、2020Q2 和 2020Q3“抱团”转债跑输 “非抱团”转债,2016Q3“抱团”转债跑赢“非抱团”转债。

国盛证券认为,股市分化是转债分化的主要原因,而长期视角下股市龙头化进程远未结束,因此分化难收敛,抱团将延续。

对于如何参与“抱团”转债,国盛证券分析称,分化延续+估值不低,高价的“抱团”品种依旧小幅占优;高价“抱团”品种也应关注性价比,交易上建议止损不止盈。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