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中国央行会重启临时准备金安排吗?

来源: 广发证券
临时准备金安排通常在春节期间启用,可临时使用不超2个百分点的存准金。广发证券认为,1月中到2月中,银行间市场将面临季度缴税和春节取现的扰动因素,需要释放基础货币进行平滑对冲。

CRA(临时准备金安排)是我国央行于2017年底创设的新型货币政策工具,于2018年的春节期间启用。CRA允许“在现金投放中占比较高的全国性商业银行在春节期间存在临时流动性缺口时,可临时使用不超过两个百分点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使用期限为30天”。鉴于当前的流动性环境和政策趋势,我们认为近期重启CRA的可能性较高。

今年春节是2月12号,一季度税期截至日是1月20号。意味着1月中到2月中,银行间市场将面临季度缴税和春节取现的扰动因素,需要补充或者释放基础货币进行平滑对冲。

量级上,我们认为可以参考春节时间较近的2018年(春节在2月16号),当时央行使用了CRA,高叠峰时累计释放临时性流动性近2万亿元。当前,货币总量较2018年有较大增长,但同时考虑到近年M0使用率有所下降,预计2021年需要临时性基础货币对冲量级与2018年相仿,在2万亿左右。

通常,面对如此量级的流动性扰动,仅OMO对冲是难以有效应对的,所以我们看到历年春节期间是央行使用创新型货币工具较多的窗口期,如CRA、TLF、SLF、SLO、MLF、定向降准等。

当前,政策处于“不急转弯”窗口期,经济环境处于趋势向好,但又面“稳”,也要后续保留灵活调整空间,我们预计临疫情扰动,政策需要央行还会以创新型工具对冲为主,普遍降准、降准置换类政策信号意义过强,出现概率较低。

现有创新型工具里,由于2020年普惠定向降准力度较大,即使继续使用,量能也有限。MLF属于一年期基础货币投放,不是合适的对冲春节临时扰动的工具。至于TLF、SLF和SLO,由于涉及新增基础货币投放,可能需要对特定银行现金投放进行预估,对冲平滑效果可能不如CRA。

CRA的好处在于,其相当于给现金投放量的银行30天的“临时法定准备金透支额度”,临时释放的基础货币能与现金投放需求行直接对接,摩擦较小。从实际效果来看,较其他年份,2018年春节银行间短端利率波动较小,侧面说明CRA对对冲春节基础货币扰动效果较好。

因此,基于对冲的必要性,同时又要避免过强的信号意义,综合对比现有创新型货币政策工具空间和效果,我们认为2021年启用CRA概率较高,这有助于维持相对中性的货币政策态度,同时也有助于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平稳过渡。

风险提示:疫情持续时间超预期;国际金融风险超预期

本文作者倪军、屈俊、王先爽,来源:广发证券,原文标题:《CRA 重启的可能性》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