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军工、必选消费、新能源价格很高了 但可能更高 | 问策

作者: 伊芙
我们今天面对的牛市是一个新生儿,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

 “我们今天面对的牛市是一个新生儿,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刘煜辉在华尔街见闻高端对话节目《问策》中坚定地说,2019年已经开始长期牛市,并且还会继续下去。

最近军工、必选消费品、新能源的行情,不断地打破固有经验的思维。“你说这个价格很高了,它可能会更高。”

刘煜辉认为,白酒行情实际上是表达了通货膨胀的情绪。“今年市场一个大的背景是通胀和反通胀的这样一个斗争”。但他同时表示,今年也比较看好被通货膨胀困扰的产业,一旦边际变化来临,这些股票也将释放出巨大的交易弹性。

具体的逻辑和机会在哪里?请看华尔街见闻李策与刘煜辉的对话:

华尔街见闻李策:刘老师您好,今年有十四五规划,有双循环,最近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政策不会急转弯”,而且要扩大内需和强化科技,对于2021年的宏观经济形势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您先做一个大势研判。

刘煜辉:“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促进”,这是中央对当前形势的一个定位。确实在过去半个世纪,全球的主体趋势是全球化。特别是过去20年, 2001年中国入世以后,中国的改革开放把全球化推向了一个前所未及的高潮。

过去20年间,事实上形成了一个G2的关系——“中美国”。事实上中国、美国都是靠外循环赚钱,中国是世界工厂,美国是世界消费,提供净需求。过去是这么一个结构,众所周知,今天的形势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我们这边的定位叫“百年未有之变局”。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实现了伟大经济崛起和巨大的财富繁荣,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的结构。

随着新格局的到来,外循环的结构必然会发生深刻的变化。所以某种程度上讲,中国提出以“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互促”,其实是应了时代的宏大背景。

事实上,我们看到美国在某种程度上也在走向内循环。美国拜登的政府就位以后,很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启新一轮的财政大扩张。

美国借着新冠疫情的危机,在去年已经完成货币和财政的并轨,就是所谓的MMT,更明确的表述就是财政赤字的货币化,财政与货币合流。这清晰地指向美国也会走向一个内循环,就是内需的扩张:基础设施大投资,包括美国未来想保持强劲全球领导力的新兴产业大投资。

对于中国来讲,通过改革开放推动经济转型升级,把中国经济从传统的“砖头经济”的形态,借助第四次技术革命的浪潮,推到“数字经济”“清洁能源”的时代。中国未来要成为全球治权的继承者,或者某种程度上要展现在人类共同命运体中间的领导力,必然要把经济转向内需为主体,甚至要成为全球的净需求的提供者。不光是一个世界工厂的角色,而且要成为全球净需求的创造者和引领者,这样才能和中国实现伟大国家的进程相匹配。

华尔街见闻李策:刺激需求、扩内需要拉动消费,明年大消费和科技领域会在资本市场会有所体现吗?

刘煜辉: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来讲,消费并不是一个驱动经济增长的长期动力。简单讲,消费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经济长期增长的源泉都是靠效率的提升,效率提升实现是靠技术革命。人类就是利用现有的资源水平创造更大的财富,提升效率,那消费就自然成为了一个基础。整个财富的蛋糕做出来以后,如果能够有一个更合理的分配结构,就能引领消费,是这样的一个循环的过程,水到渠成。

科技,应该就是我刚才讲的“实现”的过程。科技是题中应有之意,就是我们需要通过科学和技术的进步来提升资源的利用效率。你优化资源的配置,然后单位资源能够创造更多的财富,这是消费增长的基础。

华尔街见闻李策:现在是结构性牛市,2020年权益类市场表现非常好,特别是公募基金突破了18.57万亿,新发基金3万亿,您觉得明年这种势头会持续下去吗?

刘煜辉:肯定是持续下去的,现在市场已经变成一个增量市场。2018年之前的市场都是存量市场,市场呈现出很明显的交易性的盈利模式,那时候就有各种提法,每年有什么“吃饭行情、春季躁动”各种词。现在,这种词就在慢慢的消失,大家不太注重这种择时,因为它步入了一个长期的牛市

我们一直认为,2019年到现在的市场已经步入了一个长期的牛市,中国的股权投资的大时代可能已经开启。牛市开启的宏大背景是中国经济转型在近两年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全局转化枢纽,就是2018年底中央确立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改革。

资本市场在中国经济转型中起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作用,是五大要素市场的枢纽。从2019年开始,我们开始突飞猛进地强力驱动要素市场的改革。通过这两年的改革,我觉得使得资本市场出现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相较之前的28年,市场的深度和广度已经有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注册制退市制度。资本市场两根支柱的基础法律体系,包括集体诉讼、损害赔偿,都有了一个坚实的制度基础。

我们今天面对的牛市是一个新生儿,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基于逐渐完备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而建立起来的。

今天的市场确实有巨大的吸纳能力,特别注册制推行以后,一周能够发15个、18个股票。按这个节奏,一年五六百个新的上市公司,它们来自于中国经济的方方面面,特别是经济转型的方向。 这在2018年之前的市场是无法想象的,那个时候市场最介意的一个问题,是担心新股发快了导致股市下跌,现在没有这个问题了。这个明显的变化,只有一个解释,市场是完全不同了。

对居民来讲,形成财富增值只有三条通道,房子、刚性兑付的金融产品(老百姓买的各种理财产品),第三个就是股票市场。前面两条路明显设有路障,房住不炒、打破刚兑,股票市场就是我们驱动转型的枢纽。

市场是真正地走向繁荣,特别是代表着中国转型的产业趋势。在过去的两年中间,我们做了一个指数,一批各个产业优秀的头部上市公司,大概以12个赛道,选出了160~170家股票。从这个指数可以看到,以2019年的1月2号为基数100,到上周结束(2020年底),跑到了370,两年之间其实涨了2.7倍。这个成绩应该是战胜了市场绝大多数的主动管理人。

华尔街见闻李策:那您这个指数的衡量标准是基于哪些要素?

刘煜辉:指数衡量标准是自上而下的选择,来自于主要是尊重市场的认同,大概4个维度。第一个,宏观时钟,宏观时钟就是判断中国在转型过程,事实上不断通过改革改变原有体系自身通货膨胀的过程,就是克服自身滞胀的过程,也就是说,转型过程会伴随着长期的通货膨胀的宏观条件。第二个是产业趋势,比如我们正在经历的第四次技术革命,数字技术引领的数字经济时代、清洁能源时代,这是时代的两大引擎。第三个就是政治正确,在“百年未有之变局”的宏大背景下,中国有自己的抱负,要实现自己民族崛起的时代抱负。为了实现抱负,我们确立了一系列的政治要求,就是自主可控,产业的安全、产业独立性。还有就是中观微观层面的“产业头部”,每个赛道都有它优秀的公司。

华尔街见闻李策:表现比较好的、有代表性的赛道是有哪些?

刘煜辉:这个是国民经济全覆盖的,从传统到新兴战略性产业,我们是全覆盖的,并不去区分。传统的金融、必选消费、可选消费,房地产周期我们都有,机械装备、机械制造、农业这些也都有。当然,更多的是经济转型的新兴战略性行业。每个赛道中间都有最优秀的公司,我们就把最优秀的公司遴选出来。

华尔街见闻李策:展望2021年,您对于消费以及有色等顺周期的行业有什么预判?

刘煜辉:就国际国内的因素来讲,我觉得今年的上半年还是在一个通胀向上的趋势当中。特别是全球定价的大宗商品,比方说金属、非金属、铜、油,还有其他的,你可以看到全球通胀的气氛还在发酵中。特别是2020年的11月30号有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拜登胜选以后,他经济内阁的第一个阁员任命,就是把量宽央妈——耶伦放在财长的位置上。全球资本就心领神会了,量宽央妈做财长,就是美国给出一个信号,货币和财政要合流,这将给世界溢出巨大的通胀预期。所以,从那以后比特币涨到41000、42000,它是很明显的一个效应。铁矿砂到1000多,铜也上去10%,大宗商品、风险资产都在往上涨。

在这样一个经济下行转型的阶段,伴随着通货膨胀,在“滞胀”这个时钟下,最稀缺的就是经济中间那些确定性的东西。一旦被认定为确定性的东西,交易资本疯狂地、不顾一切地扑上去,这股力量往往是惊人的。

你看最近的军工、必选消费品、新能源的行情。对于它们的交易,需要克服的心理障碍是蛮大的,因为它不断地要打破固有的经验思维,你说这个价格很高了,它可能会更高。

另外,我们也比较看好以前被通货膨胀困扰的产业方向,比如说消费电子,我觉得都是有机会的。因为今年一个大的背景是通胀和反通胀的斗争。从现在的角度来讲,肯定还没有看出反通胀的一系列政策能够把它给压住,大家还没给出这个信任,所以你看到白酒就很浪嘛,它实际上是表达了通货膨胀的情绪。比如说“天下五水”,最牛的几个水,一个是茅台,然后咱们的酱油就是海天酱油,还有是金龙鱼、农夫山泉、伊利牛奶。这么多水,除了伊利、茅台以外,其他的价格应该都100以上,一个酱油都能够干到七八千亿的市值,这个都是打破了以往经验。

但相信在我们既有的制度优势下,今年能够取得这一场反通货膨胀斗争的最后胜利。如果那个时点真正来临的话,受通货膨胀困扰的这些股票,包括消费电子等PEG有比较优势的股票,包括在化工、机械行业中间,这些股票当宏观条件的边际变化来临时,它会释放出一个巨大的交易弹性,这个我们以前历史上也经历过。

华尔街见闻李策:比特币会像黄金一样成为硬通货吗?

刘煜辉:比特币这个资产更多反应美元扩张的效应。我觉得它和黄金在机制上还是有非常明显的区别。最近你看到比特币涨的很快,黄金也就是震荡,基本没有上涨,因为它两者定价机制不太一样。比特币直接对标的是美元扩张周期,简单讲就是美联储要大扩表了,可能从7万亿到10万亿。

黄金其实对应的是一个间接逻辑,美元进入扩张周期以后所产生的有两种效应,一种是经济扩张,一种是通货膨胀,黄金得看这两种效应到底谁强。如果市场预期增长的效应强过通胀效应的话,直接导致美国的实际利率往上走,那么对黄金是不利的。如果产生的效果是通胀盖过了增长的效果,那就反过来。

华尔街见闻李策:那对于未来黄金的走势,我们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判断?

刘煜辉:每个阶段不一样。在目前这个阶段,投资人给增长的权重更多一点,压倒了美元扩张所带来的通胀效应,所以黄金没有什么表现。可能再过一段时间,看美国政策实践的效果,毕竟拜登1月20号才上台,然后第二轮的刺激计划,包括财政扩张等一系列经济政策才逐步落地,到时候我们再看效果。那时候如果效果不如预期,可能投资者会反过来认为经济增长预期并不明显,带来的就是通胀,可能那时候黄金会上涨。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
MobileUser8156
举报

不一样

0
回复
举报

这次不一样?

1
回复
C C
举报

哪次不是这样说的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