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地,欧洲央行似乎引入了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措施

作者: 曹泽熙
与明确收益率曲线控制目标的日本央行不同的是,欧洲央行只是降低各成员国国债利差。

自从2016年日本央行“创新地引入”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CC)之后,市场一直认为,其他发达市场央行跟进只是时间问题。

最近,随着美债收益率陡峭走高,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为,如果十年期美债升破1.5%,下一个要执行YCC的恐怕是美联储。

但是,尽管美联储讨论了YCC,但似乎目前仍旧按兵不动。倒是欧洲央行,已经悄悄开始执行YCC:

即控制政府债券的收益率,只允许在狭窄的参数范围内进行交易。

有市场分析称,如果欧洲央行的这种做法和日本央行的YCC有什么不同的,仅仅是欧洲央行还没有正式地把这种做法称作收益率曲线控制。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欧洲央行“正在购买债券以限制欧元区最强经济体和最弱经济体的国债收益率差异。有人说,央行对合适的利差有具体想法。”

但是,欧洲央行只是把这种做法称作“收益率差控制”——尽管在很多市场分析人士看来,这其实就是日本央行的YCC。

欧洲央行的隐性市场调控策略此前从未以任何正式身份公开过。

彭博社认为,之所以欧洲央行对此遮遮掩掩,主要是因为:

欧洲央行的战略显示出其面对的欧元区处境非常复杂,公开确定债券收益率水平对欧洲央行来说非常困难。

长期困扰投资者的一个问题是:欧洲央行在试图限制债券收益率时是否会设定特定的上下限?

事实证明,答案是否定的,至少目前看来,欧洲央行更关注不同成员国政府债券之间的息差。

彭博社认为:

这与日本银行和澳大利亚联储部署的所谓收益率曲线控制不同,澳联储公开宣布了特定收益率的数字目标;对于日本央行,它的目标是十年期国债利率为零。

有分析认为,欧洲央行实际上也是希望能够执行像日本央行一样的YCC策略,但是由于欧洲央行管理的是19个成员国的货币政策,但是这些国家都在各自发债,因此要想统一地执行YCC,难上加难。

对于美联储来说,有市场分析认为,面对近日连连走高的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即将上台的美国新一届政府,可能会令美联储不得不进行国债收益率曲线控制(YCC)。

有分析认为,在美国政权过渡后,掌握了国会和白宫的民主党,更有可能推动美联储执行YCC。

由于美国新冠疫情阴霾迟迟没有散去,在国会政令无阻的情况下,民主党未来主导的财政刺激规模和速度都有可能超过市场之前的预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