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雄安龙头,如今沦落跨界收购自救,华夏幸福怎么了

来源: 选股宝
根据华夏幸福与中国平安的对赌协议,华夏幸福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180亿

华夏幸福晚间公告,公司拟筹划以发行A股股份的方式购买朗森汽车产业园开发有限公司持有的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33.34%股权。并于明日开市起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华夏幸福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与销售和区域开发,是国内产业新城模式的标杆运营商之一。公司因2015年和雄县签订协议,托管雄安180平方公里土地,其昔日在市场被称为雄安地产第一龙头。

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天津玉汉尧石墨烯储能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石墨烯电池正、负极材料的研发、制造、销售,其前期技术主要依托于中国航发航材院的石墨烯储能材料技术。两者之间其实并无业务上的协同关联,这可以说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跨界收购。

对此华夏幸福方面的解释是,此次收购可夯实公司核心优势,提升公司产业发展能力,增强产业协同效应,为公司业务发展注入增长动力。

地产大佬四面楚歌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华夏幸福融资成本在规模房企中处较高位置,2020年华夏幸福共发布永续债7笔,共计融资196亿元,初始利率介于8%-8.5%之间。而永续债的一大特点是不计入财务报表的负债科目内,但即便如此,华夏幸福在去年的负债依然居高不下。

其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债务共计940.2亿元,较2019年末的604亿元增长55.6%;长期借款共652.1亿元,较2019年末的487.9亿元,增加33.7%。

据悉华夏幸福的问题很大一部原因来自业务转型。2018年引入二股东平安后,华夏幸福的资金危机得以缓解,但由于房地产销售滑坡、新业务回报周期较长,华夏幸福的资金情况依然紧张。

根据华夏幸福中国平安的对赌协议,华夏幸福2020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不得低于180亿,否则母公司华夏控股将对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

但截止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仅80.5亿元,今年这份对赌协议将大概率无法完成。

股债遭双杀,地方政府出面纾困

本月12日,华夏幸福旗下的美元债价格出现大幅下跌几近腰斩。而华夏幸福旗下多只国内债也同样在这两日遭遇暴跌纷纷创下新低。如18华夏01两日跌幅22.56%、18华夏02跌幅4.97%、18华夏03跌幅6.44%。截止目前,华夏幸福多只债券状态仍然处于“暂停交易”状态。

股价方面,公司股价不断走低,截至目前,公司股价最低跌至9.25元,创下近5年以来的新低。

而面对此情况,华夏幸福所在的地方政府也不得不出面干预,1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河北省政府已承诺为其提供高达95亿元的有条件财政支持。

根据报道,地方政府计划将先转账30亿元给华夏幸福,其中一部分用于偿付其雇佣的农民工工资以及覆盖其他经营费用,而剩余的约10亿元的部分用于兑付华夏幸福于1月20日到期的近15亿元的“16华夏债”的回售。

开年以来遭多家机构下调评级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华夏幸福糟糕的状况,开年以来已有多家机构下调了其信用评级:

1月8日中金公司[601995.SS03908.HKEX]调降华夏幸福投资评级至中性;

1月13日穆迪华夏幸福的Ba3企业家族评级和华夏幸福(开曼)投资有限公司支持的高级无担保评级下调至B2;

1月14日,惠誉也将华夏幸福的BB-评级下调至B;

1月19日,中诚信国际也加入下调队伍,其发布公告称将华夏幸福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维持其主体信用等级为AAA。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