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年“悲催”投资人现身:定增锁定五年刚解禁,公司又要退市,闹心事还不止这一桩

作者: 吴丹璐
参与定增要擦亮眼睛

鼠年“最悲催”的投资人是谁?2015年参与工大高新定增的投资人可能是热门“候选”

2月8日,*ST工新(即工大高新)发布《关于退市情况的专项报告》,预告公司可能会被终止上市。

此前的1月29日,*ST工新刚刚发布“关于部分限售股上市流通的公告”,宣布该批投资人股份于2月3日解禁,5天后,停牌“噩耗”传来。

更加“闹心”的是,由于*ST工新处于长期停牌中,即便是亏了八成,这批定增投资者依然没有“出局”的机会,后续只能视工大高新的公司公告进展,寻机出逃。

一场长达五年的定增,最后落得这份结局,真是生动阐释了“股市有风险”的箴言。

曾是名校“光环”大牛股

在K线图上,*ST工新的股价停留在2020年4月28日,收盘1.17元,相比多年前的最高价37.86元,已经是云泥之别。

但谁能想到五年前的工大高新也曾是傲视群雄的大牛股。

附图:*ST工新五年股价波动图

*ST工新全称为哈尔滨工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工大高新),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后称工大高总)。

2014年11月,工大高新发布业绩预亏并宣布开始重大资产重组,此次资产重组的目标是收购汉柏科技有限公司。

汉柏科技是当时国内领先的云计算数据中心解决方案提供商,也是首家成立企业级应用数学实验室的高新技术企业,并购汉柏科技对当时的工大高新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消息。

2015年5月13日开牌后,工大高新开始一路狂飙,最终实现19连板,股价翻了七倍有余(见下图)。

2016年,定增者入局

2015~2016年,处于股价高峰的工大高新开始推进前述的这场定增。

2015年工大高新发布并购预案,宣布向40名对象发行股份购买汉柏科技资产,涉及股份数4.13亿股,估值25亿元;同时该公司还向10名投资对象募集配套资金融资,涉及股份数1.23亿股,实际募集净额7.14亿元(具体名单见下图)。

这50名投资者除工大高总及汉柏科技控股人彭海帆之外,更多的是外部的投资机构或个人投资者。

其中第一批定增除工大高总和彭海帆股份锁定时长为3年之外,38名股东的限售期为1年。第二批定增所有股票限售期均为3年。 

资金链断裂,涉七项违规

并购完成之后,工大高新的业绩虽出现短暂向好迹象,但2017年之后亏损却愈演愈烈,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附图:工大高新六年内净利润变化

查看年报可以发现,工大高新的传统业务商业服务由于线上经济的冲击,营收大幅减少;同时被寄予厚望的汉柏科技自2018年开始营收剧减,现金流逐渐收窄。

附图:汉柏科技五年内营业收入与流动资产变化

自2018年起,工大高新还开始频繁收到监管部门的问询。

2018年1月和5月,工大高新两次收到黑龙江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认为公司在关联交易、融资融券和重大诉讼与仲裁中未及时披露信息。

2018年7月21日,上交所认定工大高新存在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对外担保,银行账户及资产被冻结、涉及重大诉讼、大额债务逾期等重大风险及违规事项。其中主要涉案关联方即为汉柏科技。

同月23日,中国证监会下发通知书,开始对工大高新立案调查。

2019年4月,黑龙江证监局对工大高新及汉柏科技实控人、时任工大高新第二大股东彭海帆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公司立即整改,并及时披露信息。

2019年12月上交所问询工大高总无法向工大高新注入承诺资金,解决前述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的情况;2020年4月,上交所问询工大集团由于建房违约,且无偿还能力,由哈工大对工大高新进行现金补偿的情况。

2020年4月29日,黑龙江证监局对工大高新做出行政处罚决定,涉及7项违规违法,包括未对关联方占用资金、违规担保、重大诉讼和仲裁、基本账户被冻结、重大债务未偿清及时披露,2016 年、2017 年年度报告财务数据披露造假。黑龙江证监局对工大高新及15名高管予以警告,并处于罚金;对以时任董事长张大伟为首的4名高管采取市场禁入的措施。

2020年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继续为负值,工大高新被实施暂停上市。

部分投资者曾有“逃生”机会

2017年10月16日,首批定增的38名股东获得解禁卖出机会,那时工大高新股价虽已大幅回落,但仍可交易。

而参与配套募资的投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2018年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工大高新股价暴跌多次经历断崖式下滑,曾经连跌27天,股价进入1元区(见下图)。

而原定于2019年11月份解禁的限售股,由于公司内部问题则被推迟。直至2月3日,工大高新正式公告才获得解禁资格(具体名单见下图)。

五年的漫长等待,这些股东或许已经做好了迎接亏损的准备,但谁能想到最终公司会面临退市的情况。

定增的投资人也不是没有“挣扎”过。2018年2月,22名合计超过持有公司14%股份的股东,联合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罢免董事议案,但未有结果。

比较戏剧化的细节是,根据工大高新当年公布的股票发行结果来看,预计参与定增的50名投资者中,有一名叫陈伟洪的投资人因8800万投资资金不到位,最终放弃认购。

现在看来,陈伟洪才是最大的幸运儿。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