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首场股权争夺战落幕,皖通科技更换实控力量,老牌地产集团受挫退出

作者: 吴丹璐
5个涨停+5个跌停

一场绵延两年的股权争夺战,在2021年春节前再次峰回路转。

此前费劲心思获得优势的世纪金源一方,遭遇老股东南方银谷的“狙击”,在2月10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世纪金源一方推举的李臻等四名董事被罢免,而南方银谷系的四名董事上位。

至此,南方银谷重新夺回董事会一半以上席位,世纪金源推选的现任董事长李臻可能也将在近期遭到罢免提名,银谷系则有机会重新掌控皖通科技。

富有戏剧性的是,皖通科技在投票前突然开始连续跌停,仿佛提前知晓了这轮投票的结果。这是否意味着该论股权争夺暂时画上句号?

股东大会上演“巅峰对决”

2月9日,皖通科技的2021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是一场巅峰之战。

无论是公司内部还是外部,都视此次股东大会为皖通科技内斗的“关键一战”,在会议前,包括世纪金源一方的连续增持,摆足了必胜的姿态。

而二级市场上多家投资机构的介入也让整个局面扑朔迷离。今年以来皖通科技可是连续出现5个涨停和4个跌停(见上图),凸显了市场人气的高涨和澎湃。

事后根据公告,共有460名股东参加本次股东大会,代表股份3.45亿股,占公司股本比例达到超过了80%。

相对于世纪金源不足20%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来说,这是个令人惊讶的数字!

表决结果出人意料

而结果也令人分外惊讶。

最终的结果是:前期高调增持的世纪金源大败。世纪金源的李臻、廖凯、甄峰、王辉四人被罢免,提名的新董事陈伟翔被否;南方银谷系的周发展、周成栋、王夕众、刘漪重返董事席位;

此外,世纪金源提名罢免南方银谷的盟友易增辉的议案被否,提名第三方自然人股东王晟的议案被否。

一言以蔽之,世纪金源大败。

皖通科技出现“权力交替“

在10日的董事会公告发布后,皖通科技的董事会面貌也出现颠覆性变化。

皖通科技董事会一共有九席。世纪金源原本直接掌控四席,包括董事长李臻。此次,四个席位全部被剥夺。

南方银谷则将接手这四席,新任四名董事中,周发展为南方银谷系的实控人;周成栋为周发展的哥哥,南方银谷董事兼总经理;王夕众、刘漪均为南方银谷推荐任职。

另外五席中,原董事易增辉此次继续任职,他曾反对过西藏个景源,而被外界视为态度更加偏向南方银谷一方;

周艳、李明发、罗守生三人为独立董事。其中,周艳曾与李臻等人联名提请罢免原董事长周发展,李明发由西藏景源提名出任独立董事,而罗守生立场不甚明确。

如果前述未有问题,则南方银谷经此一役,至少已经拥有4~5个席位,在皖通科技未来的董事会里占据主导地位。 

股东名单恐生变

值得回味的还有,皖通科技的此轮走势。自2月5日开始的连续跌停,盘中屡屡出现近4千万股的抛单,究竟是谁在抛售?

按道理,此次皖通科技有超过八成的股份参与股东大会表决。这3000万股抛单很有可能是参与表决的股东抛售的。

那会是谁呢?

我们根据去年三季报的持股数据,累计叠加最新的举报购股可以发现。皖通科技的十大股东或由四家机构和六名自然人组成,其中世纪金源为最大股东,持股17.18%。

附图:皖通科技十大股东(增减为较二季度以来)

里面大致分为三股势力,西藏景源和福建广聚是世纪金源一方,南方银谷和安徽安华则是南方银谷一方,剩余的股东可能各自站队。

其中,西藏景源的持股是从2020年3月份第一次举牌开始,通过十五次增持,不到一年吃下的,按照成交价计算需6亿元左右投入(见下图)。

甚至,在2021年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夕2月4日,西藏景源不惜高点入场,以18.59的成交价增持皖通科技900万股,一次性出资1.6亿元。

世纪金源曾经“台前风光”

回溯这场股权拉锯战,西藏景源3月9日第一次举牌可谓有着关键意义,这是以世纪金源控股的资本力量第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

2020年3月4日,时任董事长周发展在股东大会上被联名罢免,董事会表决时南方银谷系的廖凯与甄峰临时倒戈,加入董事李臻、王辉、周艳的罢免联名,成功将周发展拉下马。

更令人吃惊的是,3月10日,当时仍与周发展为一致行动人关系的廖凯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公告书显示九名董事中,仅1票反对票,来自于原董事长周发展。

这之后,皖通科技的董事会逐渐被世纪金源系掌控。

在世纪金源系的布局下,皖通科技进行了多次高管调整。3月4日李臻被选举成为公司副董事长;5月2日,南方银谷提请罢免廖凯、李臻、王辉、周艳等人的议案审核未被通过;5月4日,廖凯由于工作调整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5月7日李臻、廖凯、王辉等三名董事联名提议选举李臻为董事长提案通过;6月23日,周发展在股东大会上被罢免董事席位,当时仍是第一大股东的南方银谷在董事会失去所有席位;

8月11日,皖通科技发布公告称原董事长周发展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刑事立案,后被认定为不构成犯罪,予以撤案。

失去席位后,南方银谷曾在2020年5月提议召开股东大会,但未获皖通科技董事会和监事会通过。之后,南方银谷便自行联系股东召开大会,但皖通科技方予以强烈否认。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当时会场一度十分混乱,甚至出现肢体冲突。

直至本次股东大会前,世纪金源仍大概率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一方面通过股票增持增加了股东大会的话语权,一方面又通过董事会的明争暗斗拿下了公司的控制权,可谓是双管齐下。

事件转折点

但事件的转折点出现在赛银科技的反抗上。

赛英科技是一家主营军工制造的科技公司,于2017年9月被皖通科技通过非公开股份发行的方式全资收购,成为后者的子公司。

根据2020年三季报显示,赛英科技为母公司贡献了1,738.48万元的净利润,占上市公司净利润总额的76.90%,是皖通科技的王牌业务。

而赛英科技与南方银谷的渊源实际上可以溯源到更早。2019年,南方银谷通过参与定增、增持股份等方式,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后南方银谷实控人周发展出任皖通科技董事长。

南方银谷的主营业务是地铁互联网场景运营,其最有名的项目是花生地铁APP,在2012年拿下深圳地铁包括站台、列车的无线网络长期运营权,随后业务范围扩展至全国。

而外界推测,南方银谷之所以会选择入股就是为了赛英科技这块“肥肉”,希望能将赛英科技成熟的军用技术嫁接到已有的民用应用领域。

而现在赛英科技被视为南方银谷的盟友实力演绎了什么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就在世纪金源势如破竹开始掌握皖通科技董事会时,由于易增辉的反对,皖通科技在2020年9月1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六项议案均未获通过,其中包括提名西藏景源系人士陈翔炜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此后世纪金源开始对赛英科技进行干预,要求免去易增辉等三名赛英科技董事职务,并强行接管赛英科技。而易增辉以新派董事没有军工企业从业资质拒绝接管,并做报警处理。

在南方银谷“缺席”的日子,赛英科技董事长易增辉代替周发展成为主要的反对者,而事后看,这一步或许是铸成如今局面的“关键”。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