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通胀交易持续升温 日债收益率创逾两年新高

作者: 许超
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五突破0.1%,创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除全球再通胀交易外,日本经济增速超过预期也是收益率走高推动因素。

受全球再通胀交易兴起及经济增速超预期影响,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五升至两年来的最高水平。

本周五,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持续攀升,一度突破0.1%,创2018年11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今年以来由于创纪录的债券发行以及经济增长好于预期,日本国债价格持续下跌,国债收益率一直在稳步攀升。

此前数据显示,日本2020年第四季度GDP折合成年率增长12.7%。超过市场预期的增长10.1%。

市场分析认为,虽然近期新冠疫情重燃可能导致日本经济本季表现不佳,但2020年底的强劲表现表明,一旦日本结束目前覆盖东京和日本其他大城市的紧急状态,复苏可能重新获得相对稳固的基础。

日本央行将在3月举行利率政策会议,彭博报道称,有市场分析认为日本央行可能会借机扩大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交易区间,将其限制在0%左右。

随着美国总统拜登推动1.9万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全球再通胀交易重燃,本周10年期美债收益率突破1.3%的高位,触及一年新高。

对于日本国债收益率未来走势,SMBC日兴证券首席利率策略师Chotaro Morita表示,10年期美债收益率目前可能在1.3%左右见顶,这限制了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的涨势突破0.1%。

“寡妇交易”重燃?

随着通胀预期走高,日本国债收益率走高,市场上做空日本国债(“寡妇交易”)可能也会重燃。

自1990年以来,做空日本国债(特别是10年期国债)是经典的“寡妇制造者”(widowmaker)交易的标的资产。由于日本经济疲软和政府债务水平非常之高,大量交易者都认为日本国债被错误定价,从而做空日本国债。然而日本国债价格并未下跌,错误定价变本加厉,使得大批做空者被无情“绞杀”。

究其原因,这要完全“归功于”日本央行实施的QQE(量化/质化宽松)、NIRP(负利率)和YCC(收益率曲线控制)三驾马车,这加剧了日本长期国债收益率下跌。

随着通胀出现上行风险,日债空头很有可能又要活跃起来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