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理事:将对金融监管进行重大改革,评估货币基金、债券基金和美债市场

作者: 杜玉
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称,许多资产的估值与历史标准相比有所提高,美国金融市场存在结构性与周期性漏洞,计划未来数月对美债和货币市场基金等多个重要市场监管进行审核,可能建议加强监管和采用浮动定价遏制资金踩踏出逃。

3月 1日周一,在职期间拥有FOMC永久投票权的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建议监管机构利用新冠疫情经验改革金融市场的结构性脆弱。她称,许多资产的估值与历史标准相比有所提高,将评估货币基金、债券基金和美国国债市场。

她是美联储中金融稳定委员会的主席。自2020年3月以来,在新冠疫情的第一波冲击下,美联储不得不支持货币市场共同基金和公司债券市场,并为美债交易商提供大量流动性才能保持金融系统稳定,这令布雷纳德认为需要引入广泛的监管改革议程,以修复事实证明脆弱的金融体系。

在她讲话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短线下挫1.54个基点,最低触及1.4136%,日内整体涨幅收窄至约2个基点。

路透称,布雷纳德在暗示必要时应加强监管,这一话题可能会出现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主管金融监管事宜的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的连任讨论中。而布雷纳德作为民主党政府的资深人士,被普遍认为可能接替上述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她也在批评最近美联储放宽对金融机构的要求决定。

在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中,布雷纳德表示,疫情证明金融市场存在结构性和周期性等多种缺陷,需要改革来应对下一次冲击,特别是来自金融体系以外的冲击。

她将最详尽的建议集中在如何改进管理大型货币市场基金的规则上,这些基金在疫情初期遭遇大规模赎回,为依赖它们的公司及其他融资市场造成了压力。她重点提到了在赎回量达到一定水平后开始实施的“浮动定价”(swing pricing)策略,希望减少“逃离激励”以避免未来的危机。

布雷纳德称,新冠疫情冲击凸显了2008年次贷危机期间就存在的系统重要性短期融资市场中的重要漏洞,特别是优质货币市场基金(prime MMF)的资金挤兑出逃现象尤为严重,令美联储不得不在12年里第二次政策干预,以减轻对金融状况和整个经济的负面影响。

疫情冲击还突显了与提供日常流动性并投资于流动性较低的资产(例如公司债券、银行贷款和市政债务)等其他投资工具融资风险相关的结构性漏洞。例如,主要投资于公司和市政债券的基金去年3月均遭遇创纪录的资金流出,规模甚至超过2008年次贷危机时期。

同时,上述结构性漏洞可能与金融系统中的周期性漏洞相互作用,从而潜在地放大相关风险

相对于历史标准,许多(a number of)资产类别的估值都有所提高。在去年春季爆发疫情引发的暴跌之后,股指大盘反弹至远高于疫情之前的水平。一些观察人士指出,由于免费在线交易平台促进了散户投资者的从众行为,股票估值可能会继续上涨,进而抬升波动性。

信贷市场的风险偏好也有所提高,高质量的投资级(IG)公司债券交易的实际收益率略为负值,并且杠杆贷款的发行量回到了2019年的水平。大型非金融公司的债务负担很高,在疫情前和现在都是如此,大公司的杠杆率指标仍接近2020年初所创的历史高点。

当前金融市场反映了疫苗广泛接种和大量财政支持前景的前瞻性,但与疫情有关的各种风险可能会导致投资者风险情绪突然改变。例如,这可能触发公司债券共同基金和其他管理型基金的资金流出,因为投资者对这些基金的表现很敏感。如果不良交易增多或后疫情时代的使用方式永久改变,商业房地产价格可能会下跌。例如,远程办公将导致对公用办公空间的需求下降,人们永久性地转向在线购物也会对实体零售空间造成积压。

布雷纳德表示,从长远来看,与低均衡利率、持续低于目标的趋势通胀率,以及通胀对资源利用的敏感性低有关的经济环境变化,有望导致长期低利率环境和投资者追求收益率的行为。此时,部署宏观审慎工具(例如反周期资本缓冲)来减轻潜在的金融失衡加剧是很有价值的。

她多次提到次贷危机后《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监管成果,可能代表她的观点倾向之一。她认为,多德-弗兰克法案针对前一次危机进行的改革似乎支持了金融体系的弹性,令后者吸收了疫情冲击,“银行业对新冠疫情冲击的抵御能力,凸显了该法案带来的强大资本和流动性缓冲、风险管理、解决方案和压力测试项目应免收侵蚀的重要性。”

她指出,银行业仍面临重大挑战、下行风险仍然存在,包括不确定性偏高的环境,后者可能会延误经济复苏并导致更高的损失,因此保持强大的资本和流动性头寸很重要,“疫情危机之前相比,某些领域的商业房地产贷款以及商业和工业贷款更加脆弱。

她并没有谈及近期的美债收益率飙升现象,只是表示疫情揭示了美国国债市场的脆弱性,需要进行改革来增强弹性。除了进一步改善数据收集和可用性,来提高与市场参与者有关的透明度之外,还有人建议美联储提供常备借贷便利,以支持处于压力条件下的回购交易:

“除了建议建立美国国内的常备借贷便利,也可能将临时的外国与国际金融机构(FIMA)回购便利转变为常规便利。其他可能探索的途径包括:有可能扩大平台的使用范围,从而促进“全民”交易形式的发展,减少对交易中介的依赖,并相应地在国债现货市场上更多地使用中央清算。”

见智研究投研群开始招募!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吉吉哈密瓜
举报

可见风险已经开始出现了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