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探讨:牧原股份财务造假的可能性有多大?

港股挖掘机
在固定资产和ROE上,“天地侠影”的质疑都站不住脚。

3月13日早间,股票社交平台雪球的大V“天地侠影”突然发表了《牧原会是惊雷吗?》一文,直接对牧原股份提出多项质疑,围绕财务数据、关联交易、商业模式等。

这篇文章争议很大,不少职业投资人直接下场激辩。某券商农业团队也参与其中,指出“天地侠影”的质疑存在诸多漏洞。

3月14日下午,牧原股份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侧面回应表示,公司成本采用平行结转法核算,生产成本中与养殖直接相关的成本计入原材料,折旧等对应科目;管理费用、制造费用等计入其他费用。

三点质疑牧原股份财务

“天地侠影”原帖:

这些天,牧原股份深深吸引了我,我决不会买,但绝对好奇!

去年以来,养猪行当,牧原最挣钱。但是,公司固定资产一栏,几乎与销售收入相当。养猪真是重资产行当!看了其他几家猪企的财报,人家的固定资产/销售收入比,要比牧原低得多。

我只能想,去年以来,牧原养猪未必挣到真金白银,但是盖猪圈的人,肯定把钱挣饱了。

看过牧原的年报与中报,但是,详细的财报,无法证实什么,亦不能证伪什么。

今早看到一些数据,倒是惊奇。

截止公司2020年三季报,归属母公司股东权益438.34亿元,净利润209.88亿元,前三季度,净资产收益率为47.88%,全年奔70%而去。重资产养猪行业,真成了暴利专业户。

今天发现的问题,却是少数股东权益一栏。截止公司2020年三季报,少数股东权益为149.78亿元,2019年三季报,还仅为14.86亿元。但是,2020年三季报却显示,归属少数股东的净利润仅为20.94亿元,净资产收益率为13.98%。

同在一家合并报表,二者净资产收益率竟然相差三倍,实在太过悬殊!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少数股东,却跟牧原做了不怎么挣钱的合伙生意。牧原真是公众股东的活雷锋吗?

我没兴趣研究下去,这少数股东是哪些人了。看好牧原股份伟大前景的投资人,应该努力深究下去。

总的来说,我感觉,去年以来,还是给牧原盖猪舍的人,才真正赚了大钱。

好像可以继续看戏的节奏。A股这些年,看戏,都已经麻目了。犹记得,当年不可一世的乐视网,是通过年年做亏少数股东损益来彰显上市公司盈利的!只是目前,牧原市值已干到4000亿元。若真有雷,虚增10亿元净利润,怕是远远打不住的!

一点质疑,供大家参考。通常,不合常识与逻辑的东西,往往也会有它致命的地方。

“天地侠影”质疑的点主要在于:

1、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太高,几乎与销售收入相当,固定资产/销售收入远高于同行业其他上市公司;

2、指出承建猪圈的牧原建筑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疑点(牧原建筑是牧原股份子公司);

3、少数股东ROE远低于母公司股东ROE,少数股东的ROE仅为13.98%,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ROE却高达47.88%,相当于这些少数股东在同上市公司做不挣钱的合伙生意。

“天地侠影”的质疑能不能站住脚?

那么天地侠影的质疑能不能站住脚?牧原股份财务造假的可能性有多大?

1、牧原的固定资产问题。

事实上,此处质疑是最站不住脚的。牧原股份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其固定资产远远高于同行。

有投资者在雪球跟帖中指出:“重资产养猪模式决定的,从饲料厂到繁殖猪仔再到养猪场,牧原全部亲自下场,全产业链打通,而温氏股份等其他企业,主要是外包养殖模式。”

有自称是注册会计师的网友分析:

“牧原的重资产是众所周知的,以一个30万头生猪养殖项目为例说明问题。一般30万头项目大约需要一个饲料厂、两个以上种猪场(繁殖场地提供仔猪的)、十几个育肥场(把仔猪养成商品肥猪)。可以看出来,育肥场所数量是最多的。像温氏、正邦之类的在育肥阶段就有外包的现象,即自己不建,交给农户代养,然后养大了之后回收。对于温氏之流而言,一个30万的项目最核心的只要饲料厂和种猪场即可。牧原则是从头到尾一条龙都亲自上阵,所以面对一个同样的项目,牧原的固定资产比上营收自然远远大于同业。”

牧原股份的自繁自养模式具有成本优势,但相对扩张速度慢。目前上市公司中的养殖方式主要分为两种:“公司+农户”和“自繁自养一体化”,目前上市公司大多数都是以“公司+农户”养殖模式为主,主要是因为“公司+农户”的模式能够实现快速扩张,但相应的要承担相对较高的成本。

根据牧原股份的回应:生产成本中与养殖直接相关的成本计入原材料,折旧等对应科目。

2021年1月,安源证券在研报中计算过,非洲猪瘟之后,牧原股份的固定资产成本实际上还增加了:

非瘟后新建及改造后产能单位资本开支提升约 150 元/头,以折旧年限15年计算,满产情况下折旧成本将刚性提升0.08元/公斤,叠加2019 年疫情影响及种猪调运受限,部分固定资产处于闲置状态,也使得折旧成本提升约0.18元/公斤,2019年折旧成本合计增加0.26元/公斤;另一方面,猪舍无人化也将带来人工成本的降低。未来展望,一方面随着产能利用率的回升,0.18元/公斤的闲置成本将摊薄;另一方面,我们认为“三防猪舍”的核心优势在于降低感染非瘟风险,且新型猪舍从投产至发挥最佳性能仍需时间沉淀,短期来看相比非瘟前猪舍并不具备成本优势。

2、牧原股份的ROE问题。

少数股东权益为什么这么低呢?实际上,“天地侠影”的质疑亦缺乏说服力。

我们可以发现,牧原股份财务报告中,2018年年报少数股东权益非常低,但2019年年报中,少数股东权益大增。而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则一直较高。

网友“彩虹低风险”梳理了2019年公司纳入合并报表的138家公司,其中48家是当年新设立的,包括:

其中非全资子公司包括11家:

而牧原股份此前就存续的非全资子公司更多,包括25家:

在天眼查查询牧原股份2019年新设立的并入报表的非全资子公司,如南阳牧华、淮北牧华,我们发现:

南阳牧华股东包括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和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

淮北牧华股东包括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和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

而查询牧原此前就存续的非全资子公司,我们发现,同样是以与信托公司、有限合伙的股权基金合办的企业居多。

事实上,信托公司、有限合伙的股权基金的参股往往名股实债模式居多,这是因为要和其底层资金属性匹配,如信托募集资金的客户一般都是以获取固定收益为主。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牧原的高ROE和少数股东的ROE水平不匹配,因为“少数股东”拿的是固定收益。

客观讲,这部分牧原股份与信托、基金的合资设立子公司,实际上是变相增加了上市公司债务。但从另一方面讲,如果经过牧原股份的经营验证,公司兑现了良好的投资收益,证明其商业模式可行,这部分风险就会降低了。

因此,或许应该关注这批信托后续的退出情况。

牧原的固定资产问题和牧原的少数股东ROE问题都有比较合理的解释。

3、关联交易问题

2021年3月15日上午,“天地侠影”在雪球论坛进行了回应:

“在少数股东收益率问题上,我错误地忽略了牧原通过负债经营提升净资产收益率的现实。”

但是,“天地侠影”又强调:

“我个人质疑的核心,最后归于牧原与牧原建筑的巨额关联交易,过去两年,约190亿元。结果无非三种:

1.一切公允,皆大欢喜。

2.牧原养猪挣了几百亿元,通过交联交易,让牧原建筑承建猪舍,这两年也盖了几百亿元的猪舍,牧原建筑的实际收益,远非帐面上的几百万元盈利。

3.牧原养猪没挣这么多钱,但是牧原建筑帮牧原承建了几百亿的猪舍。反过来,牧原的资产负债表与利润表就做平了。”

相关数据显示,河南牧原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全资子公司,注册于2016年9月18日,实缴资本32.5亿元。其2020年1-11月与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规模为127亿元,2019年1至9月,营收11.04亿元,净利润277.60万元,净利率是低到了尘埃里,只有可怜的0.25%。

牧原建筑与牧原股份存在百亿规模的关联交易,牧原建筑净利润却仅277.6万元,是否不合常理?

长江证券认为,主要是由于其主要商业模式是工程分包,因此盈利能力低。对于其净资产规模较大,长江证券则猜测,可能是由于公司开始设立工厂投建项目。

不过,长江证券的解释或许并不够有力。因为0.25%的利润率在任何可以长期存续的行业都不合理。

商业模式为工程分包的企业,主要是代建公司。目前已上市代建公司包括绿城管理。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8.15亿元,净利润1.34亿元。

当然,也存在一种可能:

牧原股份是牧原建筑的单一客户,本质上就是牧原股份的建设部门。有投资者认为,牧原建筑等建筑企业不在上市公司体系,不能享受农牧业的免税,利润做低可以理解。

另外,投资者对牧原股份的质疑还包括:

1、经手牧原股份IPO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此前经手了著名造假案例雏鹰农牧,同样是养猪的上市公司;

2、公司财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三季度,牧原股份货币资金224.96亿,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债务+其他流动负债总计202.35亿。“存贷双高”为财务造假提供了可能。

牧原建筑曾涉拖欠工资;“天地侠影”曾因造谣入狱

2020年8月26日,裁判文书网发布7起关于牧原建筑的诉讼,事情原委是,牧原建筑承包了牧原股份全资子公司山东平原牧原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牧原”)平原1场7标猪舍土建及附属工程后,将该工程分包给了第三人陈国栋。李振来参与了陈国栋承包工程的施工,雇佣了该7起诉讼中的原告7人,并负责工资的发放。李振来并没有如期发放工资,而是给该7名院告打欠条,并在欠条中注明“此工资应由牧原建筑支付”,最终被7人诉至公堂。

此外,当初牧原建筑将工程分包给陈国栋时,陈国栋并没有从事施工建设及劳务作业的资质,违反法律规定,因此对拖欠原告的工资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2年10月至2013年8月,“天地侠影”(真名汪炜华)以网络为炮台,持续地向广汇能源开火,质疑这家上市公司存在财务造假、违规炒卖自家股票等问题。2013年10月12日,汪炜华被新疆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

最终,乌鲁木齐市天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汪炜华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同时处罚金5000元。汪炜华放弃上诉。

本文来源:港股挖掘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1 条评论
张峻
举报

应有做空调研

0
回复
手机用户6895
举报

广汇已经辣鸡到啥程度了

0
回复
MobileUser7521
举报

这是想做空吧

0
回复
路人
举报

牧原有问题,妈的

0
回复
还有田等着耕
举报

广汇从当时的13元多到目前的3元多,说明问题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