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税期资金反而宽松?

来源: 屈庆
总体来看,税期对资金面的影响仍需观察几日才能确定。从目前的市场环境看,前期预期的流动性利空基本证伪,债市仍有机会。

今日为4月缴税截止日,央行早盘公开市场继续零投放零回笼,但资金面超预期宽松,不仅DR001加权下降超20bp至1.84%,1年期国股存单发行利率也下行1-2bp至2.98%。受此影响,短债利率出现明显下行,长端利率则以震荡为主。全天来看,3年期以内活跃券利率普遍下行2-3bp,5年期活跃券利率下行1bp左右,10年利率基本持平。

市场此前普遍预期4月由于缴税大月等原因,资金面整体会收紧,但从进入4月以来的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来看,资金面依旧宽松,今日为缴税截止日资金依旧不紧,为何缴税未能如预期影响?后市应该怎么看?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从历史来看资金面往往在缴税截止日后2-4日收紧,因此仍需警惕后续的资金利率抬升。我们统计了2017年-2020年的质押式回购利率走势,可以发现资金利率在2017、2018、2020年在缴税截止日(T日)前虽然有一定的抬升,但主要资金收紧仍在缴税截止日后的2-4日内;而2019年虽然在缴税截止日后继续了下行走势,但是考虑到当时由于月初央行辟谣“降准”、政策预期趋于收紧等原因,资金价格已经提前反应了,因此缴税之后随着国新办表态稳预期,资金面逐步宽松。从今年来看,资金面虽然依旧宽松,T-2日开始也有了小幅的抬升,符合历史走势;而另一方面以往年度4月份的地方债净融资都在2000-3000亿左右,而2019年仅600亿元,地方缴款也减少了资金压力。

其次,如果我们认为税期对资金面影响确实偏弱,该如何理解?

第一,3月底超储率基本正常。3月底据测算的超储率为1.4%,除2020年因疫情影响流动性异常宽松外(2020年3月底超储率为2.1%),相比2017-2019年1.3%的超储率水平,2021年3月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只能说是基本适中。

第二,截至目前超储率抬升的幅度主要取决于4月财政支出的速度。4月以来公开市场净投放1200亿(含500亿的TMLF提前续作和700亿的国库现金定存)。截至4月20日,4月国债+地方债缴款规模在3000亿左右。按历史情况推算,4月现金回笼银行体系的规模在2000亿左右。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下降的规模在1000-2000亿(部分一般性存款转化为财政存款和同业存款),但考虑到财政存款的收支均在下半月密集开展,4月股市整体震荡、银行间加杠杆程度有限,截至目前通过法定存款准备金释放的超储规模应该不大。因此汇总来看,若不考虑到财政支出投放,截至4月20日超储率应基本与3月底的1.4%持平,目前超储率的抬升幅度主要取决于4月财政支出投放的速度。考虑到3月基建投资超预期回升,前期建筑类原材料价格快速上涨,近期财政支出可能并不慢。

第三,从缴税量本身看,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两大税种税收量明显减少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排除其他税种税收量超季节性规律减少。由于影响缴税大月税收分项的主要项目在于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我们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一季度数据估算企业应纳税所得额,观察其与历史上4月减3月的税收收入差值的关系,可以发现如果剔除掉2020年的异常值,二者线性回归的R^2可以达到0.5353,仍旧具有一定的解释效力。而截至今年2月的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达到了1.114万亿,为历史上同期最高,虽然中游企业向下游转嫁大宗涨价成本的空间有限,但考虑到3月经济整体仍在稳步恢复中,因此预计今年一季度工业企业利润数据不会低于预期。因此4月上述两大税种的缴税量难以大幅减少。

第四,从隔夜和7天回购占比的角度看,并没有证据证明大量机构提前借长钱过4月税期。4月中旬以来隔夜和7天回购占比没有出现异常变化,说明机构借钱的节奏与往常没有太大差别。但市场对后市预期分化,导致目前有大量资金欠配,机构谨慎加杠杆可能部分压低了资金需求总量。

最后,总体来看,我们认为税期对资金面的影响仍需观察几日才能确定。如果认为税期资金面确实出现了超预期宽松,可能的理由有财政支出节奏偏快、机构杠杆水平不高以及部分税种缴税规模超季节性减少。从目前的市场环境看,前期预期的流动性利空基本证伪,债市仍有机会。

本文作者:江海证券屈庆,文章来源:屈庆债券论坛,原文标题:《为何税期资金反而宽松?——江海证券债市日报2021-04-20》,华尔街见闻有所删减。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