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一哥”张坤扔出飞刀,千亿私募巨头接手,散户也在大批入场

作者: 孙建楠
知名内外资纷纷退散

一季报披露尾声之际,长期关注消费品、制造业公司的景林资产,重仓思路出现新风向!

景林资产是中国千亿级私募机构,旗下两位基金经理蒋彤和高云程“不约而同”重仓进攻机场股。

由于景林资产内部共享核心股票池且持仓彼此透明,旗下基金经理重仓股“大同小异”,这意味着这家私募巨头“高度”看好机场股。

值得注意的是,内外资正在纷纷从机场股散开,更包括中国千亿公募基金经理张坤。

景林的操作可谓逆势布局。

重仓上海机场和深圳机场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上海机场、深圳机场的前十大流通中,同时出现了一家新进机构,即景林资产(见下图)。其中,高云程管理的“景林优选私募基金”持有996.6万股,持仓市值约为5.8亿元人民币。

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外资占有相当比重:代表陆港通资金的香港中央结算,持仓市值达111亿元;英国公募机构安本标准的中国A股基金,持仓市值为5.5亿元;瑞士银行(UBS AG)也持有2.4亿元,背后可能是瑞士银行客户或自有资金。

景林另一位百亿规模的基金经理蒋彤,成为深圳机场的新进大股东。截至一季度末,蒋彤管理的“景林丰收3号私募基金”持有1375万股,合计市值约为1.22亿元。

深圳机场也深受外资喜欢,重仓机构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PRIVATE LIMITED)、摩根史丹利中国A股基金。

知名内外资纷纷退散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两只机场股的股价跌幅显著。以深圳机场为例,去年一季度受股市巨震影响,股价持续走低。但到了7月份,A股牛市之声四起,股价随后在四十天内反弹35%,之后在上演跌势。上海机场的走势更加诡异(如上图)。

去年一季度显著下跌后,股价持续高位震荡,持续至11月份。但自去年11月起,股价快速下跌,截至今年5月6日收盘,股价在过去五个月跌幅达42%。

对于去年四季度,上海机场快速“甩货”,这与主力资金离场有关。

比如自2014年一季度末以来长期出现在上海机场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中的易方达,自2021年一季度起开始消失。

易方达“隐身匿迹”的产品是张坤的代表作“易方达中小盘基金”。

与张坤一同“消失”的还有大牌机构——资本集团。这家美国最大价值投资机构旗下的“资本研究与管理公司”在去年三、四季度均位列十大流通股东。

散户大批进场

与机构退场构成鲜明对比的是散户的“进场”。

由下图可以看出,去年末上海机场的股东户数为13.5万户,仅仅过了一个季度,增至近30万户。

上海机场的前十大股东集中度从去年末的75.3%,快速下降至今年一季度末的69.7%。

股东户数的暴增,与机构投资者离场并致中小散户接盘有关。

景林看多并非“不约而同”

实际上,高云程、蒋彤的重仓机场股,并非“不约而同”的投资操作。

据景林的内部路演,这家私募四位基金经理(除了高、蒋二人,另有蒋锦志和金美桥)的主标的都是一致的,只是投资比例不同,均采取高仓位运作。

景林也是多基金经理的平台型私募,但基金经理之前持仓彼此透明,共享内部研究资源和核心股票池。因此,景林买入上海机场、深圳机场就是内部投研的共同决定。

梳理近期的路演,高云程看好消费新品牌、AI技术改造传统制造业的机会。而蒋彤也高度看重制造业、新能源领域的投资机会。

此次集体买入机场股,或是景林嗅到了未被市场察觉的左侧机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