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民营银行“标本”:金城银行迎来新行长,空缺3年后大股东出手“补位”

作者: 陈圣洁
效果如何有待关注

国内首批5家民营银行之一——天津金城银行,在上任行长辞职3年后,迎来了新行长。

近期,天津金城银行发布公告,根据该行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并经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核准,聘任温树海担任该行行长。

网上资料显示,温树海曾任360数科(前身为360金融)的首席战略官、副总裁。更早前,他在国有大型银行和国家征信部门工作多年,温树海在大数据风控方面有较丰富的从业经验。

360身影闪现

360数科的前身是360金融。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天津奇信富控科技有限公司。360数科和天津奇信的主要负责人均为周鸿祎。

因此,温树海此次出任金城银行新行长,可视为大股东“三六零”的意思表示。

去年,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监管部门批复持有了天津金城银行9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0%。当时,监管在批复中要求,天津金城银行应加强股权管理,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严格控制股东关联交易,完善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机制,防范和化解风险。

此前行长已空缺三年

事实上,在温树海履新之前,金城银行行长一职已经空缺3年。

金城银行的首任行长为前中信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吴小平。

2015前后,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大热,不少传统银行人才选择跳出“传统圈子”,到“蓝海”一展抱负,吴小平即是当时的代表人物之一。

不过现实很残酷,从首批民营银行后续的发展来看,除了头部的网商银行、微众银行业绩略微亮眼一些外,其余民营银行一路“磕磕绊绊”。

同时,民营银行“空降”的高管人才也流失率惊人,频频有离职信息传出。

天津金城银行的首任行长吴小平在2015年3月上任。但是,2018年3月,该行召开的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会议决议同意吴小平辞去执行董事及行长职务。

此后,行长一职空缺。

新行长考验不小

从业绩上来看,未来温树海面临的考验不小。

虽然是监管机构批复的首批5家民营银行之一。但和同期的几家银行相比,金城银行的发展之路却不大相同。

该行最初的业务发展重点是发展天津地区的对公业务。从其后续贷款投向来看,该行确实在“实践”这一发展策略。

从业绩数据看,2020年,金城银行吸收存款总额194.86 亿,较上年减少了41亿。存款减少带动整体负债总额下降,较年初减少 51 亿元至221.22 亿元,减幅达19%。

负债端(主要是吸收储蓄的规模)的缩水,限制了资产端(贷款等业务)的扩张。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产总额缩水超16.47%,由2019年的307亿下降至256.44亿。

2020年,该行净利润同比减少了近75%,仅0.43 亿元。而这0.43亿元的利润中还包括0.32亿元的政府补助。

此外该行的资产质量也有“隐忧”:2020年,该行并未在年报中公布具体不良贷款率数据。但报告显示,2020年,该行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2.3 亿元。

同时,报告期内,该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十三次会议审议,决定对天津钢铁集团、中际装备制造不良贷款业务相关责任人周智明予以记过处分。年报显示,周智明当时为该行副行长。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