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联储主席哈克:可能是时候思考“开始考虑”减码QE的最佳方式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杜玉
这位2023年的FOMC票委提到美联储不会在可见未来突然加息,而且尚未敲定讨论减码QE的时间框架。但他也提醒市场对政策调整的讨论在即,随着经济复苏和大量财政支持,“通胀抬升存在一些上行风险”,不过目前没有失控。

在6月15日至16日召开FOMC议息会议之前,美联储多位重量级官员在近期公开讲话,为市场提供了“央妈”内部对经济与通胀看法的绝佳观察窗口。

6月2日周三,2023年才有FOMC投票权、但每次会议参与讨论的费城联储主席哈克再度重申,随着美国经济持续从疫情中复苏、劳动力市场反弹,美联储“可能是时候开始考虑放慢QE量宽买债步伐的最佳方式了”。

他表示,美联储仍计划将联邦基金利率“长期维持在低位”,但现在可能至少应该思考“开始考虑”缩减每月1200亿美元购债的选项了(starts to think about thinking about tapering)。

这句话的意思是,他认为,就算美联储不会马上讨论缩减买债的事宜,但也应该将“开始讨论taper”这个重点话题列入议事日程。两周前他便支持开始讨论缩减购债“宜早不宜迟”。

而他支持讨论缩减购债的一个理由是,资产购买目的之一是帮助市场平稳运行,美联储目前基本达到了目标。

当然,哈克像每一位近期发言的美联储官员一样尝试安抚市场。一方面,他提到美联储不会在可见的未来突然加息,同时他表示,尚未敲定FOMC讨论减码QE的时间框架

“这次必须谨慎行动,做好与市场提前沟通,不希望触发缩减恐慌。美联储不会陡然开始压缩债券购买速度,央行的目标是随着经济继续走强,开始谨慎、有条不紊地撤走宽松措施。”

在市场最关心的通胀评价方面,哈克指出,随着经济复苏和大量财政支持,“通胀抬升存在一些上行风险”,美联储将密切关注通胀,但如果价格飙升后又回落,则不太值得担心

他认为今年的名义通胀率会接近3%,三周前他曾称,其个人能容忍的通胀上限便是3%:

“由于供应和生产问题,短期内价格会上涨。随着更多人重返工作岗位,预计工资将趋于平稳。美联储知道如何应对高于官方预期水平的通胀,目前没有看到通胀失控的迹象。”

此外,他还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增长7%,2022年增速放缓至3%左右;预计未来几个月新创造的就业机会将增加,劳动力市场可能会在明年夏天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美联储今年以来维持当前QE购债速度不变,官员们一致同意需要等到通胀和就业双重目标取得“进一步的实质进展”,才能开始调整货币政策。不过,在两周前发布的4月FOMC会议纪要中,美联储首次明确指出可能会在“未来几次会议上开始讨论减码QE”。

同在周三,今年FOMC的两位票委——芝加哥联储主席伊文斯和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以及2023年与哈克都是票委的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也公开讲话,主题是种族主义对经济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卡普兰上周曾称,房地产市场潜在的过度增长和其他通胀信号表明央行应该开始放缓资产购买步伐,特别是对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每月400亿美元的购买规模“可能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和副作用”。

不过,伊文斯上周称自己“完全支持”宽松货币政策,近期强劲的通胀数据并非持续走高的开端,在改变货币政策之前,通胀和就业数据都需要上行。博斯蒂克则在两周前称,尽管担心通胀,但没有理由改变当前的宽松货币政策,FOMC讨论缩减资产购买的话题“还为时过早”。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