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央行利率决议前瞻:上调通胀目标后的首次决议 ,该关注什么?

作者: 俞涛
北京时间今晚19:45,欧洲央行即将进行7月的利率决议。本篇整理自巴克莱、高盛和ING报告,对包括利率、PEPP、APP和通胀等多个角度进行了前瞻分析。

自去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洲央行的减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已持续16个月,其宣称的购债总金额也由7500亿欧元增至18500亿欧元。

在强有力的货币刺激下,欧元区5月的通胀率自2018年10月以来首次升至2.3%,6月的通胀率为2.2%,稍低于此前一个月。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PEPP是欧洲央行有史以来的最为激进的刺激措施。

上周,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承认对于未来的利率指引存在内部分歧,并称将在下次会议上就该问题进行讨论。

北京时间今晚19:45,欧洲央行即将进行7月的利率决议。下面是关于这次利率决议,整理的来自巴克莱、高盛和ING的前瞻分析,包括利率、PEPP(紧急购债计划)、APP(资产购买计划)和通胀等多个角度,你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前瞻分析主要预测内容为:

  • PEPP仍将以每月200亿欧元的规模持续进行;
  • 新的利率决议将把通胀目标从“低于但接近2%”设定为“2%”;
  • 至少在2023年前,基准利率都将维持在当前水平不变;
  • 欧洲央行大概率会按照此前的声明在2022年3月结束PEPP;
  • 欧洲央行在停止PEPP后,也会以其他形式继续进行支持,例如加大APP力度。

释放鸽派信号,宽松立场不改

尽管包括新西兰、加拿大和挪威在内的全球多家央行已开始缩减购债规模,但欧洲央行应该是最后升息的主要央行之一。

根据目前市场主流预期,欧洲央行应该会在7月利率决议的前瞻性指引上,释放充分的鸽派信号。

巴克莱预计,本次利率决议上欧央行的宽松立场不会有所改变,PEPP仍将以每月200亿欧元的规模持续进行,今年三季度的PEPP购债总金额将显著高于今年上半年的水平。

按照目前情况来看,新冠疫情已趋于稳定和控制之中,欧洲央行大概率会按照此前的声明在2022年3月结束PEPP。

不过货币政策声明或会发生较大改变,将在修订后的内容中纳入价格稳定目标,经济、货币和金融产品等综合性因素,会更侧重于综合叙述,以符合新的分析框架。

ING表示,鉴于欧洲央行的鹰派已经在6月的会议上暗示减少资产购买,欧洲央行将不会加大债券购买力度。由于Delta变异株带来的新一波疫情风险,鹰派或会在9月的利率会议前都保持沉默。

高盛对Delta变异株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并称尽管感染率可能面临上升压力,但目前的疫苗仍对该变体有效,住院率仍然较低。预计欧盟委员会将承认短期风险,但对经济前景保持乐观,因为风险相对可控。

有关未来量化宽松的具体规模,巴克莱认为大概率将不会在7月的利率决议上公布。关于APP和PEPP的相关细节,或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9月甚至12月的的利率会议上再公布。

上调通胀目标,PEPP结束后仍会有政策支持

欧洲央行此前表示,受全球经济逐渐复苏影响,今年下半年欧元区通胀率将继续上升,但这一现象将是暂时性的。此前有迹象表明,欧洲央行预计欧元区通胀将在年底前升至2.5%,然后放缓至2%。

新的利率决议应该会把通胀目标从“低于但接近2%”设定为“2%”。

欧元区要实现2%的通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个灵活的政策框架有助于欧洲央行能够暂时容忍适度和暂时的通胀水平过高,并让他们保持耐心。

高盛预计欧洲央行将开始参考因OHH(房主自有住房)增长的的HICP(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高盛估计,OHH的纳入将会使目前的整体通胀水平上升约20bp(基点)。自有住房增加了欧元区通货膨胀的顺周期性,对货币政策有潜在影响。

要评估欧洲央行的非常宽松措施还会持续多久,关键问题在于2%的通胀目标能否实现以及何时实现。

巴克莱和高盛称,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过渡完成。正如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所指出的,对于进展的判断将基于“总体、核心、以及潜在的通胀指标和通胀预期”。至少从当前的通胀指标来看,还远未达到欧洲央行达到维持通胀稳定的目标。

三家机构均预计,欧洲央行在2022年3月停止PEPP后,仍会以其他形式继续进行支持,例如加大APP力度。

巴克莱认为这一看法的支撑主要来自以下四点:

第一,通胀将会持续,但通胀加速是暂时的。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7月8日时提及,相信当前不断上升的通胀情况是暂时性的,并表示该情况主要是由于一些供应短缺、石油涨价以及增值税相关问题导致。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通胀带来商品价格上涨的同时,人们的工资水平也会提高。

相对于消费品价格的飙升,人们工资上涨的速度只会相当温和。

第三,基于调查的通胀预期指标显示,通胀预期持续走低,目前已显著低于2%。

根据专业调查者的报告,中期的通胀预期正处于欧洲央行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之下。

一方面人们对通胀预期的变化非常缓慢,另一方面,这些来不同的家庭对于通胀的预期又与他们个人的的生活经历息息相关。

如果以通胀预期这一指标来看,目前的通胀水平飙升确实是暂时的。

第四,导致通胀水平低于预期的结构性因素持续存在。

在过去1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由于人口、全球化、数字化等结构性因素,欧洲央行未能将通胀率提升至“接近但低于2%”的目标水平,而这些结构性因素还会持续存在。现在通胀水平或正处于在一个适度高于目标的过渡期。

欧洲央行将对通胀具有较高忍耐度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洲央行一直在实施强有力的宽松货币政策,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通胀水平的超标。

目前的通胀加速水平已经比欧洲央行预测的更加严重,欧元区的基准利率目前锚定水平也比过去低得多。

一直以来,预测未来的通货膨胀水平都十分具有挑战性。一般来说,欧洲央行平均预测的核心通货膨胀率通常高于实际结果。而新的政策框架允许欧洲央行等待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其2%的通货膨胀目标。

巴克莱称,金融市场的稳定是商品价格稳定的先决条件。综合的经济、货币和金融稳定也让欧洲央行对当前通胀水平具有更高的容忍度。

既然财政政策有助于欧洲央行实现通胀目标,那么量化宽松也有助防止市场对高债务国家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它将确保金融市场的稳定,从而保持整体经济稳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MobileUser2630
举报

哪里能看到巴克莱和高盛的报告啊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