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不得不面对的大泡沫:美国楼市

作者: 韩旭阳
尽管美国房价问题并没有到达严重的程度,但长期来看足以引发对高通胀的担忧,美联储的持续QE无疑是这场泡沫的催化剂。

今年到目前为止,尽管美国CPI中住房部分的增幅较小,但住房成本还是有明显上升。

数据显示,美国住房租金截止6月份的年增长率为2.6%,而截止2月份的年增长率仅为1.5%。

如果房价继续上涨,即使速度较低且稳定,但由于发生在多个城市,仍表明高通胀持续时间可能比预期更久。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慈善机构住房行动联盟的执行董事Todd David表示,所有迹象都表明,在疫情引发的危机之后,旧金山湾区的租房成本出现了明显回升。

“一年后,如果我们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旧金山的租房成本将再次升至历史高点。”

房地产市场咨询集团Zonda的首席经济学家Ali Wolf表示:

房地产市场在2023年甚至2024年之前预计都不会达到平衡状态,因此我不确定租金上涨是不是暂时的。

假如经济持续复苏,就业情况也会因此反弹,那么租金将继续存在一些上行压力。

楼市问题是一个沉睡的猛兽,它正成为美联储官员、拜登政府以及经济学家们争议的焦点。

虽然到目前为止,住房成本的年增长率甚至还没有反弹到疫情前3%的水平。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甚至加剧,可能给美联储带来困扰。因为住房成本增加一旦体现在租赁合同中,将使其难以逆转。

更高的租金成本还可能影响通胀预期,而通胀预期是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关键因素。

在上周举行的两场国会听证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受到议员关于住房问题的质询。

鲍威尔表示:

我不知道未来的房价会怎么样,但整体需求是很大的。

即使贷款利率上升,我认为市场对楼市仍有强劲的需求。问题是供应状况如何?这确实是我们无法控制的。

住房专家表示,即使房地产商试图最大程度满足需求,供应仍然严重受限。

一些经济学家担心,当今年下半年取消疫情的限制措施时,房东可能会进一步提高租金,以弥补之前损失的收入。

但也有经济学家认为,楼市的通胀不会成为问题。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这种变化是缓慢且具有周期性的。

尽管如此,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上周还是表达了对房地产市场过热的担忧,尤其是这个问题已经影响到了中低收入家庭。

据CNBC报道,耶伦表示,她非常担心房价上涨会给那些购买第一套住房或低收入家庭带来巨大负担。

在美联储内部,楼市问题的争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因为美联储之前的QE在推高房价方面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一些美联储官员呼吁希望加快减少每月40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购买计划,以缓解房地产市场的压力。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wyu0813
举报

学习学习“房价上涨会给那些购买第一套住房或低收入家庭带来巨大负担。”这才叫正常的思维

3
回复
MobileUser0803
举报

呵呵

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