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宿华:全球短视频市场仍有巨大增长空间

来源: 快手

快手CEO宿华近期接受Bloomberg专访,在近4年来的首次采访中,描绘了对于快手未来发展的见解。在短视频日趋白热化的竞争格局之下,快手有哪些独特的竞争优势?采访中,宿华给出了他的答案。我们对Bloomberg本次采访内容做了部分编译,以下为主要内容:

2017 年,中国初创公司快手科技的创始人宿华即将完成他职业生涯中最大的一笔交易——收购一个刚刚起步的视频服务公司,而这个公司即是后来的 TikTok。但劲敌字节跳动以更高的报价强势介入,使宿华与这个业已全球轰动的产品失之交臂。

如今,这位 38 岁的企业家也在收获了回报。今年2月,快手在香港上市,凭借其蓬勃发展的视频和商业化业务筹集了逾50亿美元。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与美国政府纠缠,很可能推迟首次公开募股。

这次宿华没有浪费时间。受益于IPO带来的充裕现金流,快手正在加大支出,缩小与字节跳动的差距。快手计划在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拓展业务,而非拘泥于与 TikTok的大本营美国,并打算在年底前将快手全球团队规模增加一倍至 2000 人,以加快其国际产品的海外发展进程。

快手在这些市场上可能比竞争对手更具优势。虽然TikTok上往往充斥着上镜的、能歌善舞的青少年们,但宿华和快手拥有的是一群背景多元化的表演者,他们通常来自农村地区,包括在网络上走红的一名热爱豪饮的农民和一名长途卡车司机。

(宿华)

“TikTok 是当今全球市场的领跑者,但这个市场仍有巨大的增长空间。”宿华在四年来的第一次采访中说道。“快手的理念与我们的同行截然不同,这是建立在我的个人经历和价值观的基础上的。”

为了推动快手的扩张,这位企业家正在部署一项久经考验的策略,即创建一个面向普通人的视频社区,以人工智能驱动的算法推荐与人工审核相结合,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个性化体验。在过去六个月内,快手海外月活数增加了两倍,在此基础上,该公司今年在海外市场的月活目标是 2.5 亿。

快手的海外应用程序包括Kwai、Snack Video和Zynn。Kwai是快手最成功的海外产品,也是快手国内产品的复刻。2021年上半年,Kwai在巴西和墨西哥等国家的下载量已超过 7600 万次,而SnackVideo在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等市场开始吸引用户。

快手1.5亿海外用户中约有一半来自拉丁美洲,这同样也是TikTok的主要市场之一。今年早些时候,宿华的公司与2021年美洲杯达成赞助协议 ,这是拉美地区的一项重大赛事。公司还承诺在未来一年中投入1000万美元来激励体育内容创作者。

负责该公司海外业务的是宿华的副手仇广宇(Tony Qiu),他曾是贝恩资本的投资人和滴滴高管,曾帮助这家中国打车巨头在巴西建立业务。自去年 8 月加入快手以来,他利用自己对当地市场的了解,领导一支从谷歌、奈飞和 TikTok聘请来的团队。今年4月,快手还引来了前Facebook高级工程师王美宏的加入,负责其全球产品的技术。

“我们平台不仅仅有那些有创意的、时尚的用户对着口型唱歌和跳舞。”仇广宇说。“快手是更普惠的。”

以居住在巴西东北部帕拉伊巴州的22岁Kwai创作者 João Paulo Venancios 为例。自 2020 年 3 月登陆快手以来,Venancios和他 70 岁的奶奶主要展示日常生活和重演电影片段,并收获了 260 万粉丝。当地商户雇佣他在商店里露脸和招揽顾客,他每个月能赚到大约 6,000 巴西雷亚尔(1,149 美元)——足以使他能够租一所房子,追求成为一名职业歌手的梦想。这样的名气是他无法在 TikTok 或 Instagram达成的,它们的算法使相对不知名的创作者更难走红。

“我的奶奶很有趣,同时我们与观众建立了联系,”他说。“Kwai上的人觉得我的视频更能引起共鸣。”

快手平台脚踏实地的特质反映了其创始人白手起家的出身。虽然宿华现在已是拥有近90亿美元的净资产,但他在中国中部湖南省的一个小村庄出生和长大。宿华在竞争残酷的高考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并进入了著名的清华大学,在那里,他学习了软件编程,后来在谷歌和百度公司担任开发人员。

“随着我的成长,我看到了更多像我一样难以获得机会的人,”宿华说。“所以我希望快手能为他们提供另一种方式,让他们与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互动。”

这份成长经历驱使宿华开始创业。在快手之前,他涉足了 30 多个项目,涉及视频广告、移动搜索和电子商务等领域,但都以失败告终。DCM Ventures的风险投资人卢蓉早期就投资了快手,她注意到了宿华的才华。

“他给人的印象是一个超级极客,”她说。“在我的眼里,这是一种优点。”

2013年,宿华遇到了同是软件工程师的程一笑,那次的晚餐会面持续到半夜2点。他们一起将程一笑两年前推出的动图GIF制作软件开发成了一个内容丰富的视频共享平台,其中的内容包括农村生活的小插曲等。

根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到 2016 年年中,快手已经获得了 5000 万月活用户。微博和腾讯等较大的竞争对手也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但它们都无法建立一个用户忠诚度高的社区,直到字节跳动和抖音的出现,吸引了更年轻——而且很可能有更大商业潜力的人群。

2017 年,Musical.ly 应用程序的创始人 Alex Zhu 和 Louis Yang打算兜售他们创立了三年的这个业务,Musical.ly在美国拥有 1000 万用户,其中大部分是儿童和青少年。他们见了 Facebook 和 YouTube 的高管,但与他们交谈最深入的是宿华。据知情人士透露,随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从他的热门新闻应用今日头条中获得的充足资金,并提出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这家初创公司。

“我们当时没有多少钱,”宿华回忆道。“这是具有重大影响的一个事件,但不是决定一切的事件。”

如今,快手在全球所有产品的月活跃用户数为 10 亿,而字节跳动为 19 亿。在线广告已超越礼物打赏成为快手最大的收入来源,占其第一季度 170 亿元人民币(26 亿美元)收入的一半。宿华说,到年底这一部分收入占比可能会达到 60%,尽管增加了电子商务和游戏等新业务,但目前快手仍处于亏损状态。

宿华认为,快手不会成为另一个抖音或TikTok。尽管快手现在更多地依靠顶级网红和名人来推动广告和电子商务销售,但它仍是一个聚集了街头艺人、科普作者、工厂工人等普通创作者的平台,宿华一直在匿名关注这些用户并给他们打赏。

宿华表示:“我们正在努力在效率和公平之间取得平衡,我们仍然是行业内最重视公平的人。”

(报道原文刊载于Bloomberg7月22日上午报道《Billionaire Who Missed Out on TikTok Is Trying to Beat It》,我们对其进行编译传播)

*以上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代表华尔街见闻观点,请独立判断与决策。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收藏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