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中介、调股本、改道主板 可川科技IPO“卷土重来”

作者: 郑敏芳
作为2020年创业板改革时放弃“平移”申报的八家发行人之一,可川科技再次向主板上市发起冲刺。

作为2020年创业板改革时放弃“平移”申报的八家发行人之一,苏州可川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可川科技”)终止上轮IPO后仅一年多时间,再次向主板上市发起冲刺。

9月13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可川科技的IPO申请材料。

据招股书显示,此次可川科技不但将上市目标地由创业板切换为主板,其保荐商也由东吴证券(601555.SH)变更为中信证券(600030.SH)。

此次申报中,可川科技先前被反馈的问题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不过大客户集中度较高、已退出公司仍然使用发行人“字号”等现象仍然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与可川科技同为竞争对手的深圳市鸿富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已经成功拿到创业板的发行批文,而另一家竞争对手东莞六淳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虽然于今年申报上市,但由于资产评估机构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尚未结案,其IPO审核进度遭遇了中止。

宁德时代跻身头号客户

作为消费电子、动力电池领域功能性器件研产销一体的公司,可川科技的产品主要包括电池类功能性器件(下称电池类)、结构类功能性器件和光学类功能性器件,其中收入占比最高的是电池类功能性器件。

据招股书显示,电池类从2018年至2020年底在营收中的占比超过50%,在此期间,该部分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5亿元、2.82亿元和3.12亿元。

据可川科技介绍,电池功能性器件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电池和新能源动力电池领域,新能源汽车近两年的快速发展无疑助推了可川科技的业绩成长。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内,可川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1亿元、4.79亿元、5.60亿元、3.25亿元,而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0.76亿元、0.83亿元、0.82亿元和0.46亿元。

从前五大客户的名单来看,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TL”)2018年内至2020年内连续三年均为可川科技第一大客户。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底,可川科技对ATL的销售收入分别为6827.84万元、1.16亿元和1.41亿元,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已经从17.11%提升至25.34%。

2021年上半年,已是动力电池“一哥”的宁德时代(300750.SZ)一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客户,可川科技对宁德时代的销售金额达到7125.32万元。

虽然如此,但可川科技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也在逐年攀升,从2018年的43.86%提升至2021年上半年的67.31%,两年半时间提升了23.45个百分点。

虽然客户集中度不断提高,但可川科技的应收账款比重却在持续下降。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底,其应收账款的余额分别为2.11亿元、2.31亿元和2.68亿元,占当期收入比例分别为52.63%、48.14%和47.95%。

相比于两年前冲刺创业板时饱受质疑的关联交易,可川科技此次披露的前五大客户均无关联关系。

例如在两年前冲刺创业板IPO时,可川科技曾通过作为关联方的苏州平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现已更名为“苏州诚泽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苏州诚泽”)对ATL进行销售,此举一度遭到监管层问询,质疑其是否存在向关联方利益输送的情形。

此次申报稿中,苏州诚泽已从前五大客户的名单中消失,且已无实际经营,不过可川科技的实控人施惠庆仍是苏州诚泽的执行董事。

此外,可川科技已退股的武汉可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可川”)也曾被问询退股后武汉可川继续使用“可川”字号的原因,但在此次申报中,可川科技似乎尚未给出解释。据天眼查显示,武汉可川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目前还在使用“可川”的名称,两家主体在天眼查体现的企业LOGO也基本一致。

股本、募资方案重调

招股书显示,此次可川科技计划发行不超过1720万股,预计募集6.05亿元,募集项目主要是指向功能性元器件生产基地建设、研发中心和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有4.05亿元用于功能性元器件生产基地建设项目。

与第一次冲刺上市相比,可川科技此次主要是取消了消费类电子功能性元器件及相关产品升级改造项目,而募投资金则增加了1.02亿元。

而在此次的募投项目中,可川科技已先以自筹资金启动——其总投资达4.45亿的“功能性元器件生产基地建设”,募投金额为4.05亿元,剩余部分均为发行人自筹。

“公司功能性元器件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已根据项目实际情况使用自筹资金进行了投入,在募集资金到位后将对先前投入的自筹资金进行置换。”可川科技表示。

与上一轮申报创业板上市不同的是,可川科技还将保荐机构从原来的东吴证券更换为中信证券。

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头部保荐机构有利于提升发行人IPO的闯关成功率,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5日,2021年年内的中信证券首发承销项目为70家,而东吴证券仅为11家。

与两年前申报创业板不同的是,此次可川科技的上市前总股本也发生了变化,从此前的6364万股减少至5160 万股。

原因在于,上一轮创业板上市终止后,其出现了部分股东减资退出的现象。

2020年9月,包括共青城壹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壹翊投资)、共青城壹翔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壹翔投资)两家发起股东,以及长江晨道(湖北)新能源产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内的3家外部股东进行了减资,合计注销约1354.00 万股,其中三家外部股东退出了可川科技的股东阵容。

其中,壹翊投资、壹翔投资为员工持股平台。

不过,同样在两次IPO申报之间空档期,可川科技还设立了新的员工持股平台进行增资。在上述减资完成后不久,便引入新股东上海泓珅精豫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泓珅精豫),新增股本150万股,增资价格为6.93元/股。

按2020年可川科技1.40元的每股收益和主板23倍市盈率天花板估算,可川科技的发行价约将为32.2元,而针对这一增资定价来源,可川科技解释为参考其他股东的同期减资价格而来。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9月壹翊投资、壹翔投资两家员工持股平台减资的股本合计为110万股,而泓珅精豫增资的股本为150万股。

“泓珅精豫本次增资的价格为6.93元/股,系参考同期壹翊投资、壹翔投资减资价(6.9261 元/股)并经各方协商一致确定。”可川科技表示,“泓珅精豫作为员工持股平台,通过增资方式 取得可川科技股权,以实现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之目的。”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