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志鹏对话周克平:新能源机会堪比上一轮互联网和信息革命,半导体最大的beta阶段可能已经快到尾声

来源: 投资作业本
“半导体所有的股票全部乱涨的阶段过去了,慢慢要进入到真正去选择优质股的时间了”;“军工有点类似于几年前的新能源和半导体,会在我们说的‘认知革命’的过程中。”

“(中国半导体和国外相比)在芯片设计环节,可能用3-5年就可以像过去IT行业一样,实现从追赶到领先的过程。但是设备材料和制造环节,会需要更长的时间,可能是5年甚至以上的周期。其实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反而可能可以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投资机会。”

“我很看好新能源,能源变革堪比上一轮互联网和信息革命,所带来的机会是非常大的。”

“缺芯是个短期问题,目前对新能源影响比较小,因为新能源汽车属于优先级最高的客户。”

“缺芯只是造成小波动,但波动反而是理想投资的好机会,这也给我们国产芯片厂商提供了很多的机会,能够进入到测试环节,有了试错的机会,一些功率半导体的公司也就获得了一些机会。”

“半导体的最大的beta阶段可能已经快到尾声了,所有的股票全部乱涨的阶段过去了,慢慢要进入到真正去选择优质股的时间了。”

“军工这类资产有点类似于几年前的新能源和半导体,会在我们说的‘认知革命’的过程中”。”

“军工里面很多新材料、元器件、零部件,包括一部分整机,如果说在这一波十四五的国防产业大放量的过程中,能够积累足够多的实力和能力,那么未来很有可能在更广阔的民用市场中获得更大的机会。”

“中国半导体和国外的差别有多大?不同环节表现不同,制造产业链的封装测试环节,中国的公司可能已经是全球无论是产能还是规模都非常大的一部分公司,可能技术上面跟国外的公司的差距可能也相对比较小了。

其他的一些环节,比如设计,中国的公司正在处于快速追赶的过程,这一部分公司也是我们投资的重点公司。它在未来的三五年,不仅空间很大,确定性也很高,技术上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但这一类的公司可能集中在中国半导体和国外差距真正大的部分,在一些特种的芯片设计,以及我们的上游的制造和材料、设备类的这一部分里。”

近日,嘉实基金姚志鹏和华夏基金周克平在一场直播中作出了上述判断和分析。


以下是投资作业本(微信ID:touzizuoyeben)整理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新能源和半导体都是“时代资产”

主持人:请两位老师阐述下,为什么新能源和半导体的未来空间很大?

姚志鹏:我讲下能源领域,首先财富500强的前20名基本都为能源企业,未来空间很大。其次能源领域是社会发展的先导性行业,没有充裕的资源供给,其他行业的发展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所以它的空间、节奏我们认为是比较大的。

周克平:IT行业的公司在全世界一直占有非常大的地位,而我们中国半导体更是巨大的进口来源,是几千亿美金级别的,而且能源的发展和转化的控制、调配都是来自于芯片。

新能源和半导体这两个行业,我们叫做“时代资产”,中国到今天,迎来了“时代资产”要爆发的时刻。而新能源无论是“光伏”还是“新能源汽车”,对功率半导体的需求一直在大量增长,其中有很多投资机会。

芯片设计可能3-5年实现从追赶到领先

姚志鹏:中国要走出半导体技术瓶颈需要多长时间?

周克平:分不同的环节。比如在芯片设计环节,可能用3-5年就可以像过去IT行业一样,实现从追赶到领先的过程。但是设备材料和制造环节,会需要更长的时间,可能是5年甚至以上的周期。其实我们没有完成的事情反而可能可以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投资机会。

新能源机会堪比上一轮互联网和信息革命

姚志鹏:克老师怎么看待新能源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

周克平:我很看好新能源。能源变革堪比上一轮互联网和信息革命,所带来的机会是非常大的。今天发生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来自人工智能和能源革命的引领,而人工智能和能源革命的交集是什么?

是新能源汽车,我叫做智能电动车,它的渗透率就像过去的智能手机,云计算,未来三五年可能就会迅速提升。

新能源行业会是全世界的共振,以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这种能源革命可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主旋律。

新能源车渗透率3年左右能达到50%以上

姚志鹏:克老师觉得中国未来新能源车渗透率能到多高?

周克平:我认为最后的渗透率会达到非常高的水平。今年基本已经达到10%了,不同的层级可能不一样,但50%以上是非常确定的事情,不会太久,可能也就是三年左右的时间,但是再往上面可能就需要技术和基础设施的完善了。

缺芯是个短期问题

周克平:想问一下缺芯对于整个新能源的需求、供给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姚志鹏:缺芯肯定是短期问题, 但目前对新能源影响比较小,因为整个芯片下游尤其是一些偏通用的芯片,应用场景是很多的,但大家在产能有限时一定是保战略客户。

目前优先级最高的应该是新能源汽车,第二是传统汽车,接着是消费、电子跟家电。

缺芯只是造成小波动,但波动反而是理想投资的好机会,这也给我们国产芯片厂商提供了很多的机会,能够进入到测试环节,有了试错的机会,一些功率半导体的公司也就获得了一些机会。

“左磷右锂”是早期局部过热的表现

周克平:整个新能源板块,最近包括一些偏上游的一些资源,还有稀土,甚至元素周期表也被拉出来了,您怎么看这种热度?这是不是说明短期有一些风险的积累?

姚志鹏:(风险)肯定是结构性的,行业发展早期的时候一定是这样的,最开始所有人几乎都不看好,只有随着行业开始扩张自己的影响力,扩张出圈,它自然会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

它会先有一波市场过热,但是最终大家看到这个产业趋势起来后,更多要关注中长期的价值。在交易层面,大家照着元素周期表去找标的,以及“左磷右锂”都是大家热情被唤醒的表现。

等行业到尾声的时候,可能最后一波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减速,甚至自己还会有一波加速,那才是真正的过热,大家是因为过去的惯性形成了某种预期,反而进行了加速。所以现在来看,还是早期局部过热。

新能源行业不同阶段的投资

周克平: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分上、中、下、游环节,不同环节的投资如何调整?

姚志鹏:每一个环节特性不同,这就决定了投资周期和投资节奏不同。

下游终端:如果最后被(消费者)选中了,一定是巨大回报,比如说汽车界的苹果,这种能够把大家喜闻乐见的汽车品牌变卖成爆品的公司,一定有巨大的价值。

至于如何判断将来谁是赢家,等渗透率到达30%-50%的时候,大家投票说喜欢什么品牌,用数据说话。

中游:是典型制造业的传统逻辑,要选择那些控盘能力比较强,几轮洗牌后,在自己行业里控盘也很大的企业。但是也可以选择这些企业,经历了几轮市场指标,在3-5年的调整过程中跑出来了的企业。

下游:还在盲目造车阶段,因为没有分出赢家,所以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这个阶段优质供给是稀缺的,而且一些优质供给值得关注。

上游:无非就是资源问题,资源问题在长周期看,是要看品类的稀缺度,有的资源长周期就是稀缺,长期稀缺资源,有稳定长期的中性价格,费用合适就可以买。

互动环节:

Q:最近多个交易日都是万亿成交量,导致市场比较活跃,中小盘股都表现的比较好,光伏新能源却略微差一点,您怎么看待这个行情?

姚志鹏:万亿的成交量,说明整个市场是有增量资金入市,而不是之前一定的成交量时稳定,当时更多是存量博弈,那么资金会优先放在更好的、更战略级别行业。

短期由于增量资金的入市,它会带来整个市场估值再平衡,很多投资人包括一些新资金,在进入证券市场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去找市场上最好的资产,而是从保守偏稳健的角度去寻找资产,就会出现高低配,像500指数,包括800,1000等等,长期没有人交易的股票都开始出现活跃,包括市场上大类指数中表现好的,可能是中线市场关注度低于传统行业周期的资产。

这是增量资金的第一阶段的偏好, 06年底和14年底都出现这种现象,是这个阶段的特点。但是当投资者熟悉这个市场后,就会去做行业比较,引导这个市场。但中线来看,整个市场还是会围绕社会发展主要矛盾去引进,这其中包括像新能源半导体等阶段主导型产业,最终还是要回归。

这种阶段性资金涌入在长周期看,意义不是很大,只是再平衡持续的时间会让整个市场保持活跃,但活跃资产不是之前市场的主导资产,所以这种行为在公募基金中参与意义不是很大,更多是从中线资产的收益空间中配置,虽然可能一直不涨,中期回报率没问题。

半导体最大的beta阶段可能已经快到尾声

Q: 大家都知道半导体的波动比较大,想问老师对半导体的投资建议,以及会不会考虑主投半导体科技这类的持有期内的产品?

周克平:我个人觉得半导体的最大的beta阶段可能已经快到尾声了,所有的股票全部乱涨的阶段过去了,慢慢要进入到真正去选择优质股的时间了。

这个过程中选择主动管理类别的基金会更好。它会有带有持有期或者锁定期的一些产品,让我们能够在波动的环境里面过滤掉一些噪音,之后又可以选到一些真正优秀的公司,不辜负这个时代红利。对于科技类的产品带有一定的持有期会好一些,可以避免追涨杀跌。

中国半导体行业与国外的差距

Q:想问一下我们国家的半导体行业到底跟国外有多大的差距?

周克平:不同环节的差别很大,比如制造产业链的封装测试环节,中国的公司可能已经是全球无论是产能还是规模都非常大的一部分公司,可能技术上面跟国外的公司的差距可能也相对比较小了。

其他的一些环节,比如设计,中国的公司正在处于快速追赶的过程,这一部分公司也是我们投资的重点公司。它在未来的三五年,不仅空间很大,确定性也很高,技术上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但这一类的公司可能集中在中国与国外差距真正大的部分,在一些特种的芯片设计,以及我们的上游的制造和材料、设备类的这一部分里。但这种差距也在不断缩小,而且大量的新技术、研发投入已经产生了一些效果。对于这类公司,我们目前是采取的是组合投资的方式。

军工像几年前的新能源和半导体

Q: 想问一下克老师,您对军工为代表的高端制造怎么看?现在感觉军工在风口上,而且它波动也不小。

周克平:军工这类资产有点类似于几年前的新能源和半导体,会在我们说的“认知革命的过程中”。

为什么叫认知革命?我们常说的几个典型的渣男行业像TMT新能源、半导体、军工都是被归为发展行业,这几年他们都发生了很大的变革,这种变革(认知革命)其实在很多行业已经发生了,我们觉得军工可能是下一个有可能发生这种认知革命的行业。

军工过去长期都是投入前置的过程,之后要进入到放量的阶段了,可能十三五都是我们的投入期,十四五进入放量期了,在放量的过程中就会产生很大的经营杠杆。

所以说这些军工的这一类别的资产,它是有时代背景的,中国现在又富又强的阶段下,要开始补足之前的短板了。很多武器装备要进入放量的阶段,那放量阶段数量的增长可能是5倍、10倍甚至20倍,也会产生很大投资机会,这是整个军工行业的投资背景。

这个背景下面我们其实要优选一些优秀的公司,因为有些公司在高强度投入期的时候,他可能在资本回报上面不是最好的阶段。

一部分军工企业,过去几年的发展跟新能源、半导体甚至医药都非常类似的,大量优秀的民营军工企业上市了,在新的军改之后,大量的治理优秀的、研发能力非常强的一部分民营军工企业上市,这一部分公司可能成为后续持续壮大的部分。

一部分公司也是所谓的高端制造,很多新的技术一开始都是应用在军用领域。

军工里面很多新材料、元器件、零部件,包括一部分整机,如果说在这一波十四五的国防产业大放量的过程中,能够积累足够多的实力和能力,那么未来很有可能在更广阔的民用市场中获得更大的机会。这里面的一部分公司,有点像处在几年前新能源和半导体,处在认知革命的前夜。

更多大佬观点请关注↓↓↓

本文作者:王丽 李宇,文章来源:投资作业本,原文标题:《姚志鹏对话周克平:新能源机会堪比上一轮互联网和信息革命,半导体最大的beta阶段可能已经快到尾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
wscn329151741
举报

算了吧新能源最后也是一地鸡毛,靠补贴产能利用率低

0
回复
见闻用户
举报

机会堪比,泡沫也堪比吧

0
回复
海贝戎王
举报

新源智驾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