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官宣Taper稳了?多位美联储高官今日又齐呼吁:缩减购债很快就要来了

作者: 杜玉
美联储“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等数位今明两年的FOMC票委都称,taper“很快”到来并于明年中旬完成。更多人支持明年开始加息,相对最鹰派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称明年底接近充分就业,明年加息一次后,2023年可加息三次。

9月30日周四,除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参加国会听证外,包括美联储“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在内的五位地区联储主席齐发声,他们均暗示“缩减购债taper很快就要来了”。

美联储“三把手”本周预期通胀将在明年回落至2%,距离加息还很遥远

威廉姆斯是FOMC永久票委,他今日在纽约联储举办的网络研讨会上就“美联储应对疫情行动的影响”为题发表开幕辞。纽约联储官网称,开幕辞的文本和问答环节均不提供文稿,威廉姆斯将于10月1日周五美东时间中午12点45分发表活动闭幕致辞。

按照惯例推测,作为鲍威尔坚定盟友、与美联储主席立场一贯一致的威廉姆斯,很有可能重申其在周一的观点,即如果经济持续符合预期发展,减码QE可能很快就会开启,到明年中旬逐步完成;预计明年通胀将“显著回落”回落至2%,美国距离加息和实现充分就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周他还称,劳动力和供应持续短缺是今年美国通胀急剧上升的一个重要原因,由于企业不得不为工资和材料支付更多费用,导致各种产品的价格上涨。与疫情有关的供需失衡将逐渐消退,但“调整过程可能还需要一年左右才能完成”。同时,他被“稳定的通胀预期”所鼓舞。

分析称,威廉姆斯是在暗示近期美国通胀飙升不会长久持续,他不支持着急加息,他也指出担心疫情造成的干扰仍在影响美国经济,而且短期内这些不确定性不会完全消除。

纵观鲍威尔、克拉里达和威廉姆斯这美联储“三巨头”的本周发言,他们并不担心高通胀成为新常态,更大的担忧是美国劳动力市场健康状况,例如就业人数比疫情前减少了500万,8月的非农失业率5.2%也远高于去年初疫情前的3.5%。

明年票委、费城联储哈克支持11月开启taper,最早2022年晚些时候开始加息

费城联储主席哈克在今日的另一场活动中讲话,媒体对他的演讲内容报道也很少,仅有“财政政策是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最佳方式”,以及“当前问题出在供应方面,而不是需求方面”。

哈克昨日曾公开发言,应与今日讲话内容雷同。他当时称,现在是开始缩减购债的时候了,相信缓慢、有条不紊、甚至是乏味的taper“会很快开始”,他个人支持最早11月开启taper,并于明年中旬完成这一进程,随后取决于经济表现,可以考虑在2022年底或2023年初开始加息。

他预计美国明年经济增速放缓至约3.5%,今年通胀率走高至4%左右,明年则降至略高于2%,“随着二手车价格终于稳定下来,我们已经看到一些通胀放缓的迹象。”

哈克将暂时填补波士顿联储主席的FOMC明年票委一席,直到有人接替今日起离职的原波士顿联储主席罗森格伦。哈克称,不认为后增补上的几位地区联储主席会改变货币政策进程。

最鹰派的今年票委博斯蒂克:明年底接近充分就业,支持2022年加息一次、2023年加息三次

今年FOMC票委、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博斯蒂克今日同样支持尽早减码QE,并援引“美国经济已经强劲到足以让美联储逐步撤销抗疫紧急量宽措施”为由,支持2022年下半年将加息一次,随后在2023年加息三次(华尔街见闻注:每次加息默认为25个基点)。分析称这是相当鹰派的言论。

博斯蒂克表示,美联储在迈向充分就业和维持物价稳定这两方面都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也就是符合开启taper的先决条件:

“复苏的速度比我预期要快,我认为美国经济将在2022年底接近充分就业,令2023年加快加息步伐的正常化进程不会受到阻碍。但政策将至少在2024年结束之前保持宽松,届时利率将低于预期的中性值2.5%。”

他称,尽管劳动力市场总体上仍然动荡,美国企业不认为当前的工资上行压力会成为新常态,过去几个月的供应中断可能会持续,引发对通胀预期的质疑。同时,劳动力短缺也给通胀带来上行压力,不确定疫情引发的育儿需求和提前退休潮是否会半永久或者永久改变劳动力规模。

他将密切关注通胀预期指标,以确保通胀不会开始渗透到更广泛的经济中。当前美国长期通胀虽有所上升,但还不至于失控,通胀预期也没有产生挪移,衡量通胀预期的短期和长期指标均偏低。一旦短缺消退,通胀也会回落,美国正经历的高通胀或因零部件和供应短缺的加剧而延长。

博斯蒂克还称,他相信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美债收益率曲线将重新陡峭化,代表市场对长期经济前景更为乐观,五年/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息差本周重返100个基点关口上方,但仍保持相对低位。

有分析指出,结合本周鲍威尔警告“供应瓶颈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在边际上恶化了一些”,可以看出,美联储开始担心供应链和工资问题了。

今年票委、芝加哥联储埃文斯:担心通胀预期低于2%,对减码QE开启时间相对鸽派

同为今年FOMC票委的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今日称,美国可能会“很快”开始减码QE,但他的时间段预估有些“鸽派”的倾向,即taper将于今年年底或者明年1月开始,并在明年中旬或者秋季结束。相比之下,此前曾有鹰派联储官员称,taper应该于明年一季度末完成。

埃文斯指出,如果通胀升至2.6%或3%,“政策制定者可能认为他们不再需要宽松的措施,而应转向更中性的方法”,也就是说可以加息。

但他反而担心通胀预期仍将低于2%的目标,“我看到更低的通胀数据紧接着当前的价格暴涨”,援引的事例是二手车价格暂时高涨后势必回落,所以现在的物价飙升反而是未来通货紧缩的信号。同时,美联储自2012年确立2%目标以来,通胀就一直无法达标。

他也认为,当前是供应瓶颈问题传导至物价领域、抬高通胀。尽管他承认“最新的价格飙升令人瞠目结舌”,但预计供应瓶颈会在明年有所缓解,通胀预期目前既没跃升、也未失控。

今日还有今年FOMC票委、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以及明年FOMC票委、已“由鸽转鹰”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分别发表讲话。他们都支持今年开始缩减购债,不过布拉德一直称“宜早不宜迟”,戴利则不太着急,昨日称“taper门槛应在今年底可以满足”,而且“美联储远未到可以讨论移除宽松的时候”。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