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的“复出”:共享办公巨头WeWork终于成功登陆纽交所,收涨超13%|IPO见闻

来源: 刘茜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周四(10月21日)登陆美国纽交所,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BowX Acquisition Corp业务合并,交易代码为“WE”,一度涨幅达到14.45%,最高触及11.88美元。最终,WeWork收涨13.5%,收于11.78美元。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周四(10月21日)登陆美国纽交所,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BowX Acquisition Corp业务合并,交易代码为“WE”,一度涨幅达到14.45%,最高触及11.88美元。最终,WeWork收涨13.5%,收于11.78美元。

BowX周二表示,其股东批准了此前宣布的与WeWork的业务合并交易。该交易预计将为WeWork提供约13亿美元的资金。合并交易于10月20日左右完成,合并后的公司名为WeWork,其股票于10月21日在纽约证交所开始交易。这项交易得到了富达、喜达屋资本和其他一些主要机构投资者的私人融资支持。

WeWork市场最新估值约为90亿美元。与2019年初的470亿美元的估值峰值相比,90亿美元仅仅是个零头。当年,在软银的支持下,WeWork是最受瞩目的独角兽公司之一。据路透社此前报道,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软银保留了该公司的多数股份,也同意对其股份进行为期一年的禁售。

2017年,软银通过其“千亿美元愿景基金”对WeWork进行了首次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该基金也曾投资过Uber等硅谷初创企业。在WeWork上市失败之前,软银总共投资了185亿美元。

在为首次流产的IPO做准备时,WeWork发布了有史以来最“滑稽”的招股说明书,遭到了华尔街的反对。最初的WeWork招股书(是被迅速进行了修改后的版本,不然看起来会过于荒唐)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它声称公司的目标是“提升世界的意识”,同时通过一张荒谬的图表来说明,创始人兼CEO Adam Neumann希望他、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家族拥有WeWork的永久控制权。

该公司的估值在几周内骤降至100亿美元。Adam Neumann最终被迫取消上市,之后他被解雇并被迫把救赎计划的数十亿美元的掌控权交给软银集团。

2019年10月,软银同意花费100亿美元购买WeWork的80%股份。作为交易的一部分,软银还表示将从投资者和员工手中购买30亿美元的股份,但它在2020年4月取消了这些计划,部分原因是WeWork受到政府的调查。

过去两年间,软银在接手之后和WeWork低调的改进公司,关闭了最不盈利的业务,削减其他开支,包括削减共享办公地点的数量,并专注于核心业务。虽然公司在2020年损失了30多亿美元,首席执行官Sandeep Mathrani仍试图对前景保持乐观态度。

不过近来WeWork亏损有增加态势:2020年,该公司亏损了32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了21亿美元,其中包括与Neumann达成的5亿美元非现金和解。目前该公司营收预期也低于2021年预期的32亿美元。WeWork在最新的报告中表示,今年上半年总营收略低于12亿美元,预计下半年营收将达到15亿美元。

当前,WeWork正在重新调整增长战略,着重于办公空间的“弹性”市场。软银集团预计该市场将在疫情之后蓬勃发展。因为疫情的特殊原因,更加灵活的工作地点会越来越多主导就业市场,越来越多的员工会转向混合方式或永久性的远程工作,使WeWork处于有利地位。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师兄
举报

打卡

0
回复
暮冬小生
举报

👍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