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量化“股权门”结局“爆冷”,袁宇全面“收复”控股权,李硕回归小股东

来源: 郑孝杰
量化圈大事件落锤

一场股权大戏突兀发生又戛然而止。

鸣石“股权门”之争落锤,袁宇取得大股东地位。

资事堂查询发现,上海鸣石投资的股权比例日前发生变更,上海松盟变更为控股85%的大股东,法人代表变更为袁宇。

穿透股权后,袁宇名义控制鸣石投资超61%股份。

鸣石投资是股票量化私募,受托规模超百亿元。截至三季度末,鸣石的产品年内收益位居百亿量化私募首位。

一周前,这家私募核心人物袁宇主动“爆料”控制权纠纷,并引发了另一位高管李硕的反击,双方随后各自“抛料引战”。

这家争议随后将股权代持协议公之于众,如今的工商协议与当初的代持协议表述基本一致。

袁宇取得控股权

据工商变更资料,目前最大股东变更为上海松盟投资有限公司,此前大股东是李硕,他是鸣石投资市场体系负责人,也是本次纠纷的另一个主角。

资料显示,李硕与袁宇在2010年共同创立鸣石投资,二人是中学同学。袁宇则负责策略技术部。

目前鸣石投资股权格局为上海松盟持85%(穿透后股东为鸣石内部人士),以及两位外部股东王洋和周晟,二者合计持股15%。

变更股权后的结果,与袁宇最初爆料时的说法基本一致。

当时袁宇声称:他本人控制的上海松盟投资持有鸣石50%及35%共计85%股权,他是鸣石真正的实际控制人。李硕名下的50%鸣石股权,为松盟委托其代持。

工商变更后,目前袁宇持有上海松盟72.5%的股份,李硕为10%,王晓晗持股7.5%。

上海松盟相当于鸣石投资内部人的持股平台。

其中,王晓晗是鸣石对外发行产品时标注的基金经理,他也是最早期创始合伙人。

复盘鸣石控制权争夺

10月13日早间,一张对话截图流传:袁宇对李硕宣布解除他职务表示“震惊”,并称此举可能引发“关键人条款”,造成投资者巨量赎回。

10月13日傍晚,鸣石投资官方公众号发布相关“说明”,把这件事情推向了高潮。其中指出,确认袁宇策略技术部负责人的职务已被暂停,并强调鸣石投资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稳定清晰,从未发生变化。

10月13日深夜,袁宇发布《告全体员工书》,曝光了他与李硕的股权代持细节,而中基协明确禁止私募实控人的代持。

10月15日凌晨,鸣石投资发表李硕、袁宇二人亲笔签字的声明,双方承诺将“积极处理分歧”,并将于10月18日向各方公布协商结果。同时,鸣石旗下部分处于封闭期的产品安排紧急开放“赎回”,供投资者自主决策。

10月18日凌晨,鸣石投资声明袁宇和李硕已解决好分歧,公司股权明晰确定,并将立即办理工商登记手续。

可以看出,这场控制权争夺过程中,触及了谁是“私募核心”的问题。

股权变更前,鸣石投资官方一方发布的信息是,该机构一直在淡化投资核心人物的影响,鸣石的量化投资是由团队集体驱动的。而袁宇此前认为,终止其本人在策略组负责人职位,即是违法“关键人条款”,会造成投资者赎回。

整个双方僵持的过程中,还把股权代持问题抛出,出现了“自杀式”爆料。

但最后,整场事件迅速的风平浪静。

渠道推动开放赎回

在鸣石投资事情持续发酵后,不少销售机构也在积极行动。

它们除了和鸣石投资协商暂停产品申购外,鸣石旗下部分尚在封闭期的产品也已启动紧急开放赎回机制,给已有的投资者提供退出的选择机会。

此前,在一些私募机构的核心基金经理离职前,也有类似的封闭期产品提前开放赎回的安排。

来自渠道的信息显示,此次赎回不意味着触发“关键人条款”,也不意味着合同发生改变,仅仅是相应于目前事态的一次性赎回安排。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张春妍
举报

想要封面+1

0
回复
jennie
举报

封面图很好看 私发我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