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电困局

来源: 中国能源报
气价暴涨背景下,即使上调气电上网电价,对于天然气电厂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而且长远来看,反而会进一步降低气电竞争力。

在气价暴涨的当下,天然气电厂面临成本升高的空前压力,盈利空间进一步被压缩。然而,即使上调气电上网电价,对于天然气电厂来说仍是“杯水车薪”,而且长远来看,反而会进一步降低气电竞争力。

10月18日,广东省发改委发布《关于提高我省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除使用澳大利亚进口合约天然气的LNG电厂外,广东其他天然气发电机组的上网电价在现行基础上每千瓦时统一提高0.05元(含增值税)。调价后,9F及以上机组的上网电价为0.655元/千瓦时,9E型机组为0.68元/千瓦时,6F型及以下机组为0.69元/千瓦时。

目前, 受天然气价格居高与上网电价偏低等因素影响, 天然气发电缺乏足够竞争力。此次广东省上调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对于困境中的气电企业来说究竟有多大提振作用?未来天然气发电又将走向何方?

成本高企 艰难涨价

此前,广东天然气发电行业就面临上网电价连续下调、基数电量不断缩减及现货价格持续走低等困境和挑战。据记者了解,部分成本较高的天然气发电企业已经处于亏损状态。

以将天然气发电作为主营业务的深圳南山热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山热电”)为例,其在前三季度业绩预报中指出,今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为亏损4500万元,较去年的1.28亿净利润盈利骤减。

究其原因,主要源于天然气采购成本比上年同期大幅上升。7月末以来,天然气期货价格一路上行,几乎每天都在刷新历史新高。10月6日,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重要指标JKM的价格达到56.326美元,较前一日上涨42%,为12年来最大涨幅。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显示,截至10月11日,中国LNG出厂价格全国指数达5964元/吨,近一年增幅超过110%。

同时,天然气发电上网价格也 “起伏不定”。2017 年,广东省发改委发布《关于降低我省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的通知,确定天然气发电上网电价在当时每千瓦时0.745元的基础上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3元(含税);2018年8月31日,再次将上网电价高于每千瓦时0.665元(含税)的天然气发电机组的上网电价统一降至每千瓦时0.665元。两次电价下调幅度累计达每千瓦时0.08元(含税),压缩了天然气发电企业的利润空间。

“若不是因为今年气价上涨过快,也很难提升上网电价,但气价增幅带来的成本上涨压力明显高于上网电价增幅带来的影响。如此看来,此次调价对气电厂家的支撑作用并不十分明显,可谓杯水车薪。但有总比没有强。” 市场分析机构LESS BETTER天然气事业部总监刘广彬说。

竞争力不足 痛点待解

业内人士指出,在当前的能源体制和市场模式下,面对上游少数天然气供应商和下游电力购买者,天然气发电处于十分特殊的地位,加之目前受增值税率调整、管道运输费降低以及国家相关政策的影响,非居民用气价不断下调,但发电用气价格依然较高,天然气发电竞争力明显较弱。

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赵岩撰文指出,2021年经营性发用电计划将全面放开,我国东部和南方燃机将率先进入市场与其他电源同台竞争,在电力市场整体价格让利和天然气发电成本偏高的情况下,天然气发电效益受到挑战。长期来看,优先发电计划主要与优先用电计划相匹配,留给燃机的保量保价计划将逐年缩小。如果广东仍采取价差传导模式,基本能够保障燃机效益,但一旦全部采取顺价模式参与市场竞争,单一制电价的燃机将无法参与电能量市场的竞争。

不仅在广东,浙江等部分省市的天然气发电公司也面临业绩压力和“高气价、低电价”的发展瓶颈,成本压力极大、盈利空间不足。

在当前的电力现货市场中,成本较低的煤电企业长期占据主导地位。“天然气消费的季节性峰谷差明显,燃气电厂在一定程度上还承担着天然气管网的调峰任务,在气量供应紧张的季节,尤其是冬季,需优先保障民生用气,燃气电厂受到供气限制。”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国建说。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天然气发电只能作为调峰、调频机组适时参与电力现货市场中的高峰负荷及高价时段,维持电力市场的稳定运行。如何在现货市场中还原天然气发电企业的调峰、调频以及环保优势,还需扩大高峰负荷时段价格上限、提高辅助服务市场收入,并择机开征碳税,同时需要天然气发电自身主动探索、转型谋求发展出路。

明确定位 完善政策

资料显示,在发售一体化之外,不少电力集团为应对经营风险,纷纷整合资源,向着产业链一体化经营方向转型:从上游天然气资源的获取,到终端天然气的消纳,再延伸至电力用户,形成了产业链一体化经营的整体优势,有效规避了“两头”市场波动的风险, 给天然气发电产业健康发展提供了新模式。

然而,当前天然气发电政策体系仍不健全,产业定位尚不清晰。天然气发电涉及天然气、电力、环保等多个领域,但专门针对天然气发电产业的政策文件较少,虽在天然气利用、环保政策、电力及能源发展规划等文件中多有涉及,但产业却尚无相应的税收、投融资、财政补贴等实质性落地措施。

由此,业内人士呼吁,应加快制定财政、税收、价格和市场政策,统筹自主核心技术财政补贴、市场价格机制、税收优惠政策,重点支持国产化项目的运营,为技术攻关提供试验场地和经验积累,这一系列政策的实施将为天然气发电行业健康发展提供必要的保障,这成为行业内的共识。

受访人士均表示,应调整完善电力市场和天然气市场机制,促进天然气市场直接交易、消除管网输送瓶颈。同时,加快规划建设LNG接收站、进一步向第三方放开现有接收站,打通国家管网、省级管网、城市管网壁垒,引入多种气源,实现天然气销售体制深化改革,实现供给侧竞争,保障气源供应。

本文作者:渠沛然,文章来源:中国能源报;原文标题:《气电困局》。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