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不死——英特尔激荡五十年

作者: 高智谋
在“老男孩军团”带领下“踩爆牙膏”的蓝色巨人,还有希望重回巅峰吗?

在2006年凭借酷睿处理器击垮AMD后,英特尔逐渐体验到“躺着”就能把钱给赚了的快感。

没了竞争对手,“一家独大”的英特尔也就没有了辛苦研发的动力。到了2015-2020期间,隔代酷睿主流核心性能提升大多不足10%,“牙膏厂”的“美名”逐渐传开。

然而,在英特尔一家独大、止步不前时,看似平静的半导体行业,实则暗流涌动。

卧薪尝胆十年之久的AMD在“苏妈”苏姿丰博士与“硅仙人” Jim Keller 的带领下,开发出了性能强劲的Zen架构并大获成功,将曾经的“x86之王”英特尔拉下神坛;苹果也在转向自研处理器的道路上平步青云,有了放弃英特尔核心的底气;英伟达、高通在实现弯道超车后更有意杀入英特尔的主营业务,与“蓝色巨人”硬碰硬。

从2020年开始,在各方的夹击下,英特尔愈发举步维艰,CPU总市占率从一年前的近80%跌至不足65%,股价也下跌至两年前水平。

感受到危机的英特尔意识到,是时候采取自救行动了。

2021年春天,一个传奇的男人——第八任英特尔CEO、首任英特尔CTO、80486架构师、30年英特尔老兵——帕特·基尔辛格,在60岁这年重回已阔别12年之久的老东家。当天,英特尔的股价一度大涨超7%。

帕特·基尔辛格带来的改变也是立竿见影的,一众声名显赫的半导体大牛们放下了手中的保温杯,在知天命之年追随他加入了英特尔。

半年后,这个如今略显落魄的“蓝色巨人”,再现了一年发布两代高性能cpu的盛况,仿佛重获新生。

就近期解密的性能表现上看,采用 Intel7 (10nm) 工艺与新架构打造的12代酷睿,在性能和功耗表现上较前作均有了明显的提升。2015-2020期间,英特尔隔代CPU大多不足10%的“挤牙膏”式性能提升相比,2021年的英特尔可谓彻底将“牙膏”踩爆。

这一切,自然离不开帕特·基尔辛格的化腐朽为神奇。而这个男人与英特尔的故事,还要从50年前说起。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1968年8月,因不满仙童的股权激励方案,“集成电路”之父诺伊斯、“摩尔定律”的提出者戈登·摩尔,带着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开发专家安迪·格罗夫一起,从仙童半导体出走。

随后,这三位既充满才华又充满抱负的青年才俊,在加州维尔山的一幢旧楼中自立门户,创立了后来举世闻名的英特尔(Intel)公司。

由于创始人都是执业界牛耳的技术大拿,英特尔仿佛出生自带“主角光环”,毫不费力便能拿到巨额融资。据风投之王阿瑟·罗克后来回忆,诺伊斯一行三人带着仅有一页半的简介资料来拜访自己,然而,不到五分钟,自己就被这三位才华横溢的科学家征服。旋即,高达25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便被打进了英特尔的账户。

对此,同样出自仙童这一“半导体西点军校”的AMD创始人杰里·桑德斯,就曾不无艳羡地调侃到:

“英特尔花了5分钟就能筹集到500万美元,而AMD却要花500万分钟来想办法筹集5万美元资金。”

成立之后,“主角光环”加身的英特尔不负众望,在诺伊斯的领导下主攻半导体存储器技术,并在70年代初期逐渐成长为半导体存储器行业的龙头。

与此同时,目光锐利的诺伊斯和摩尔将目光瞄向了微型处理器,并成功于1971年发布了“一件划时代的作品” —— 人类历史上首款商用计算机微处理器 Intel 4004。随后,英特尔再接再厉,于1978年研发出了日后大名鼎鼎的x86架构鼻祖,Intel 8086。一步一个脚印,英特尔逐渐建立起了计算器微处理器的先发优势。

一年后,从小生活在农场的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在18岁这年抓住了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了英特尔的面试。没有丝毫犹豫,他立即从母校林肯技术学院动身,心潮澎湃地登上了去硅谷的班机,前往英特尔担任电子技师。由此,帕特·基尔辛格完成了从农场到硅谷的人生第一跳。

到了80年代,日本厂商大举进入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市场。在日本厂商的大举冲击之下,英特尔节节落败,主营的DRAM业务市占率从1974年的80%以上迅速掉到了5%以下。1984年,这一数字仅剩下1.3%。痛定思痛,此时已经成为公司CEO的戈登·摩尔,在与安迪·格罗夫商议后,决心壮士断腕,实行战略转型。此后,英特尔逐渐放弃了起家的存储器业务,转而攻坚微型计算机的“心脏”部件—CPU。不破不立,正是这一大胆的决策,确立了英特尔此后数十年全球芯片霸主的地位。

在此期间,给质检团队打杂的帕特·基尔辛格,在英特尔最基层的岗位上辛勤劳作,他的每周工作时间长达80-90个小时。彼时的英特尔,出台了鼓励员工学习的政策,只要员工能获取B的平均成绩,那么英特尔就会为员工报销学费。在这项政策的激励下,梦想成为工程师的帕特·基尔辛格在辛苦工作之余,也不忘发奋学习。经不懈努力,帕特·基尔辛格考上了圣克拉拉大学电子工程系,这一段从质检员到电子系高材生的华丽转变,拉开了帕特·基尔辛格在半导体行业“开挂”般职业生涯的序幕。

1987年,管理风格以严苛著称的安迪·格罗夫,正式接棒英特尔。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是这位强人的商业信条,他还认为:

“成功的商业模式必然包含毁灭自身的种子。”

因此,在他执掌英特尔期间,他敦促员工们不停测试新技术、新产品、挖掘新销售渠道和新客户,为业务或技术的意外转变时刻做好准备。同时,他在公司内建立了一种“建设性对抗”的公司文化:他坚持员工互相要求,同时在员工之间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鼓励人们说出自己的想法,鼓励员工大声辩论等等。这一系列举措给英特尔营造了一种“冷酷无情”的氛围,彻底激发出了员工的“狼性”。

对于安迪·格罗夫的严厉程度,帕特·基尔辛格在30多年后依然记忆犹新。2018年,已经成为 VMware CEO 的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回忆到:

“安迪当了我30年的导师,与他见面就像去看没有麻醉剂的牙医。”

在安迪·格罗夫的疯狂鞭策下,英特尔迅速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一举从存储芯片厂商成功转型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营收从19亿美元上升至260亿美元,增长幅度超过1300%,成为了为数不多在核心业务大幅调整后仍能继续快速增长的公司之一。凭借这一辉煌成就,格罗夫成为了包括乔布斯在内的无数硅谷企业家的偶像。

业绩大幅向好,股价自然也不会令人失望。在这位强人安迪·格罗夫执掌英特尔的1987~1998年间,英特尔股价的最高涨幅超过了5000%。

这一时期,帕特·基尔辛格在圣克拉拉大学电子工程系与电路“日夜斗争”。在上学的同时,他也从原先的质检部门转到了CPU设计团队,并在从事80286项目期间,顺利地取得了电气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在半导体领域天赋初现的帕特·基尔辛格又成功地考上了斯坦福大学的电气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并在硕士阶段参与到了作为 iAXP432 处理器“备胎项目”的80386项目的研发中。

出人意料的是,大多数英特尔的顶尖人才都参与研发的 iAXP432 惨遭滑铁卢。机缘巧合之下,帕特·基尔辛格在晚上下课期间参与研制的80386成为了英特尔的救命稻草。所幸,得益于帕特·基尔辛格等人的成果,80386为英特尔保住了领先的市场地位,有此功绩,帕特·基尔辛格成为了安迪·格罗夫眼中的“非卖品”。

在帕特·基尔辛格在斯坦福结束硕士生涯后,为防止他全职攻读博士、离开英特尔,安迪·格罗夫向他发出了极富个人魅力的邀请:

"你可以在斯坦福大学驾驶模拟器,或者你可以来英特尔驾驶真正的飞机。"

没有人能够抵挡的住传奇的号召,25岁的帕特·基尔辛格果断选择回归英特尔。随后,帕特·基尔辛格加入了英特尔芯片设计团队,并成功地领导了80486处理器的开发。在完成该项目后,帕特·基尔辛格也成功晋升到了管理层,并在安迪·格罗夫的带领下继续创造着英特尔的光辉岁月。

到了1999年,危机再一次降临。与80年代那次不同的是,这次的危机来自美国国内,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瞄准的正是英特尔引以为傲的CPU产品线。

这一年,蛰伏多年的AMD在CPU奇才“硅仙人” Jim Keller 的带领下,发布了K7架构。在强大的K7架构的加持下,AMD推出的速龙处理器完爆了英特尔的奔腾核心,成为世界上最快的x86芯片。从此,赢得了市场和声望的AMD正式跃居台前,与Intel展开正面角逐,并一步一步地开启了自己的辉煌年代。

此时,拿不出竞品的英特尔,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市场被对手一点一点蚕食。痛定思痛,英特尔决心加大科研力度,早日研发出新架构,与AMD的锐龙CPU一较高下。

2001年,在英特尔第四任CEO克瑞格·贝瑞特的召唤下,帕特·基尔辛格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出任英特尔史上首位CTO,领导包括Wifi、USB、酷睿、至强在内的多项关键技术的发展。

同时,为了尽快走出颓势,从2005年开始,英特尔事实上采用了著名的“钟摆计划”(Tick-Tock)来进行产品迭代。在2007年正式提出后,该策略也被各大半导体公司效仿并沿用至今

将约两年作为一个周期,一个周期内,第一年更新制程工艺(Tick),第二年更新架构(Tock),像钟摆一样不断更替。

在以帕特·基尔辛格为首的技术团队的不懈努力下,性能和功耗均暴打AMD的酷睿2系列CPU终于在2006年7月横空出世,先进的制程工艺与大幅增加的效率让Intel实现了绝地反击。这一时期,市场上甚至出现了“i3默秒全”的论调(最低端的i3几乎可以吊打AMD全系)。

这一年,幸运女神也站到了英特尔这边。此时全球x86之王AMD,因在7月24日斥54亿美元巨资“吃下”ATI(当年全球两大图形芯片厂商之一)而深陷财务危机。在英特尔的酷睿核心的奇袭下,拿不出研发经费的AMD毫无招架之力,从巅峰迅速跌落,陷入了长达十年的低谷期之中。

击垮AMD后,英特尔一举成为x86之王,进入了“一家独大”时期。在随后长达十年的时间里,英特尔在PC处理器业务上保持了绝对领先,市场上再无对手可与之匹敌。不管是PC还是数据中心,不管是苹果还是微软的电脑,优先考虑的只会是英特尔的酷睿核心。

这辉煌的十年中,英特尔的指挥棒有六年握在了保罗·欧德宁手中作为英特尔的第五任CEO,他是英特尔历史上首位非技术出身的高管。

在掌舵英特尔的7年中,保罗·欧德宁通过调整业务和成本机构、引导半导体创新、多元化投资等方式,为英特尔注入了更多的商业化元素。在此期间,英特尔的总营收从2005年的388.26亿美元增长到2012年的533.41亿美元,净利润也从86.64亿美元增长至110.05亿美元,稳坐半导体行业头把交椅。

在强劲业务表现的驱动下,英特尔的股价在这一时期也迎来了上升趋势。金融危机前,英特尔的股价比起06年的低谷时期已有了超过70%的反弹;金融危机之后,Intel的股价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在09-12年初,公司股价最高接近翻倍。

然而,辉煌中危机也在悄悄酝酿。这一时期,英特尔尽管在营收数据上光彩夺目,但在技术上仍然靠“吃老本”度日。大部分营收和利润依旧由PC处理器业务贡献,保罗·欧德宁在新业务上的尝试近乎全军覆没,这使得公司股价从2012年中开始渐露疲态。

同时,在保罗·欧德宁担任CEO期间,他还因一念之差做出了一个让他终生后悔的决定——在乔布斯找上门时,拒绝为苹果即将推出的 iPhone 生产芯片。这个后来被称为“英特尔历史上最大的误判”的决定,使得这位x86王者错失了在移动互联网大潮中抢占先机的机会,并在尝试进军移动设备芯片市场时屡屡受挫。

在保罗·欧德宁担任CEO的2009年,帕特·基尔辛格在为英特尔服役近三十年后选择了离开。在给英特尔打好10nm工艺基础后,帕特·基尔辛格转投存储制造商EMC,继续自己在半导体行业辉煌的职业生涯。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英特尔创始人之一、第三任CEO安迪·格罗夫写过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叫做《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书中提到,对于一个公司或者个体来说,在多方面领先,比在一个方面领先要难很多。对于坚守IDM模式的英特尔来说,在半导体全产业链上每一环都保持领先更是难上加难。正因深谙此理,安迪·格罗夫才在英特尔建立了疯狂的工作文化,并带领着英特尔创下辉煌的十年。

然而,在2006年击垮AMD以后,没有了竞争对手的英特尔“高处不胜寒”,在安逸中逐渐丢掉了自己的“狼性”。

到了第六任首CEO布莱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掌舵的时候,英特尔花了三年时间才推出14nm工艺,这使得大名鼎鼎的“钟摆计划”彻底流产。同时,这一阶段英特尔不论在手机芯片业务上还是在服务器芯片业务上均未取得较大突破。2018年,布莱恩·科再奇因职场丑闻匆匆辞职。

接替科再奇管理英特尔的下一任CEO,是公司的CFO鲍勃·斯旺(Bob Swan)。与前六位CEO不同的是,2016年才加入英特尔的鲍勃·斯旺在半导体业务上并没有深厚的积淀。在鲍勃·斯旺担任CEO的18-21年间,虽然他能把英特尔的财务管理地井井有条,但在技术领域却表现却堪称灾难。举例来说,直到鲍勃·斯旺离任,intel的CPU仍由14nm工艺打造,反观另一位半导体巨头台积电,此时7nm工艺都已十分成熟。

这一时期,对英特尔挤牙膏和低效不满的消费者愤怒地给其冠上了“牙膏厂”的“美名”。同时,这一时期英特尔的人才流失情况也非常严重。例如,曾带领AMD开发出K7架构干翻英特尔、带领苹果开发出A4、A5芯片的“硅仙人” Jim Keller,在加入公司仅仅两年后便选择了离开。

此外,Bob Swan 对资本的使用也颇受股东诟病。由于市占率已达天花板,新技术发展受阻,市场一直不愿给英特尔较高的估值。因此,从2018年6月开始,英特尔的PE值一直维持在10左右

由于PE值一直在低位徘徊,且无望在短期获得明显提升,Bob Swan 便只能考虑通过拉高 EPS 的方法提振股价。由于未能取得明显的技术进步,净利润短期提升无望。为了快速拉高EPS,Bob Swan 动用了股票回购这一大杀器。在他执掌英特尔期间,该公司多次投入巨资进行股票回购。然而,由于工艺延期、产品延期、竞争对手AMD崛起等一系列问题,英特尔的股价只是陷入了大幅波动,并无明显上涨,这使得此前投入的大把美元灰飞烟灭。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英特尔的停滞不前促使嗅到了反超机遇的竞争对手们加班加点搞研发。当 Bob Swan 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无力回天。

2021年2月,英特尔如救世主般地迎回了帕特·基尔辛格来接替 Bob Swan,出任公司的第八任CEO。与2001年一样,再次临危受命的帕特·基尔辛格,再一次被股东们寄予了“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厚望。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从英特尔的营收结构上看,PC相关业务一直是英特尔的基石。从前文英特尔的历史上看,PC相关业务与英特尔的股价表现也是休戚相关。

同时,近年来相对高利润的数据中心业务占比已接近三成,成为了分析师们最为关注的指标;物联网、可编程部门及其他业务则成为了英特尔新的增长点。

与12年前高枕无忧的情况不同,如今,被拉下王座的英特尔,在包括PC、数据中心、物联网的众多主营业务条线,都遭遇到了众多“后起之秀”的联合围剿。

(1)AMD YES!

如前文所述,在2006年斥巨资收购ATI后,AMD不仅账上空空,还倒欠了银行数十亿美元。因没有资金投入研发,AMD长时间未能推出可与酷睿系列CPU抗衡的竞品,从此便一蹶不振,陷入了黑暗的十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是,因收购ATI引发财务危机,在CPU市场全面落败之后,却也因ATI而得以续命。在吃透ATI后,AMD同时赢得了微软和苹果的青睐,不仅得到了苹果电脑的GPU定制订单,还赢得了微软游戏主机Xbox的十年长单。靠着这些订单,AMD得以苟延残喘。

到了2012年,营收拉胯的AMD,股价跌到了5美元下方。这一时期,网友们对AMD常发出这样的调侃:

“AMD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防止英特尔遭受反垄断处罚。”

当众人对AMD都不抱有任何期待时,“苏妈”苏姿丰博士看到了成就伟大的机会,在2012年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濒临破产的AMD。

在她杰出的战略领导下,AMD一转颓势,在组织和管理上变得井井有条,在技术上也成功研发出先进的Zen架构。在与格罗方德合作,成功推出初代Zen后,AMD在Zen2时期转向了拥有更先进制程的台积电寻求代工。

在台积电7nm先进制程的加持下,AMD的Zen2处理器锋芒初现。

到了Zen3时期,AMD芯片的各项性能指标几乎都大幅超越同期的英特尔产品,饱受英特尔“挤牙膏”之苦的广大电脑发烧友们,爆发出“AMD YES!”的响亮口号,为CPU市场垄断局面的打破而欢呼雀跃。随后,拿得出过硬产品的AMD势如破竹,在CPU市场上的市占率一路攀升至40%左右,大有重现十五年前的全盛之势。

反应到股价中,资本市场也高呼起了“AMD YES!”的口号。在苏姿丰博士到来之后,AMD的股价也拉起了一波“指数级行情”。

2015年,刚从濒临破产的状况中走出的AMD,股价最低仅为1.61美元;而今,强势归来的AMD股价已高达157.8美元。在短短的6年时间里,AMD的股价上涨了超过90倍,总市值高达1906亿美元,与其老对手英特尔2024亿美元的市值已不相上下。

值得一提的是,消化完ATI的AMD今年在在GPU领域也开始大放异彩。其新推出的RX 6000系列显卡,无论是性能表现还是市场反响,均与英伟达的RTX 3000系列打的有来有回。

此外,AMD在数据中心业务、物联网等一众领域的表现也相当出色,一步一步地蚕食着英特尔的市场份额。

(2)苹果报仇,十年不晚

在今年的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苹果用两款“超高性能”芯片,狠狠地打了英特尔的脸;用二次阳极氧化工艺染黑了键盘,复活了“经典”。

故事要从三十年前说起。20世纪90年代,微软与英特尔达成了联盟。在微软与英特尔的共同努力下,Wintel PC兼容机茁壮发展并逐渐占领市场。为了遏制这一趋势,苹果与IBM、摩托罗拉在1991年共同组建了AIM联盟,致力于在IBM提出的POWER架构上研制高性能处理器,以抗衡Wintel PC阵营。

经历了数年的高速发展之后,AIM联盟的矛盾逐渐显露了出来。90年代末期,IBM认为苹果的软硬件一体策略影响了PowerPC的推广,极大地影响到了PowerPC芯片的销量,建议苹果放弃该策略。然而,此时已回归苹果的乔布斯无情地拒绝了这一提议。随后,AIM联盟逐渐走向瓦解。进入21世纪,失望的摩托罗拉和IBM再也不愿全力支持PowerPC系列芯片的研发,使得PowerPC性能危机出现。到了2005年,与当时性能优异的AMD、Intel芯片相比,使用在设计优异的Powerbook G4系列中的PowerPC芯片已显得过于拉胯。

在用户的敦促下,乔布斯不得不放弃苹果的自研芯片,转而投向英特尔阵营。从此,苹果呕心沥血打造的 Powerbook G4 系列正式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搭载英特尔处理器的Macbook系列笔电。于是,在2006年的 WWDC 上,便有了乔布斯从身着超净间工作服的保罗·欧德宁手中接入英特尔晶圆的经典一幕。

天才计算机大师 Alan Kay 在1970年代曾有如下名言:

“真正认真写软件的人应该自己做硬件。”

乔布斯也是这一想法的忠实拥趸,因此,在笔记本芯片上的暂时失利当然不能阻挡住他的自研芯片之路。在移动端大潮来临之际,做好充分准备的苹果成功地为iphone研发出了A系列芯片,并大获成功,再一次成为时代的弄潮儿。从此,A系列芯片一直是手机移动端处理器性能的标杆。然而,由于此时ARM的天生缺陷,在高性能领域苹果的A系列芯片还是远无法与英特尔的x86架构相提并论。

所以,在第一代iphone面世后的十余年的时间里,尽管A系列芯片不断进步,但苹果在其“生产力工具”—— Mac 产品线上仍然老老实实地使用了Intel的酷睿处理器。就在人们在反感中逐渐习惯了英特尔的“挤牙膏”行为,并认为 Mac 系列仍将继续采用酷睿核心来保证其平稳运行的时候,在ARM架构上积累了足够多经验的苹果,在曾被人诟病“创新不足,库存克星”的蒂姆·库克的带领下,出人意料地带来了M1系列芯片,以ARM架构来反攻英特尔的x86架构,将英特尔打的措手不及。

在今年10月18日举行的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上,被拉来做对比的各型号英特尔CPU更是被苹果用 M1 Pro/Max 虐的体无完肤。根据苹果的测试数据,就CPU性能来看,30w功耗便已达峰的 M1 PRO 和 M1 MAX 的CPU性能,是同功耗下i7-11800H的1.7倍,i7-1185G7的两倍多;从GPU性能来看,堪比英伟达30系显卡的图形性能更是把英特尔酷睿核心的图形处理性能秒成了渣。

在发布完性能吊打同时代英特尔核心的 M1 Pro/Max 芯片后,苹果在新款 Macbook Pro 上一改以往“轻薄、简洁、曲线”的设计风格,用更硬朗的直线线条,更丰富的接口以及纯黑的键盘区域“复活了”那款曾因自研芯片拉胯不得不遗憾退场的 Powerbook G4。

值得一提的是,表现如此强劲的苹果处理器,也提振了全球市场对ARM架构处理器的信心,也冲击到了英特尔的基本盘——x86处理器的销售。Mercury Research 的首席分析师 Dean McCarron 此前就曾表示:

“苹果自研基于Arm架构的芯片提供了所需的推动力,开始迅速抢占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处理器的市场份额。”

从数据上看,今年第三季度,Arm架构芯片占有PC 芯片约8%的市场份额,与第二季度的7%相比稳步攀升;在 M1 Mac 上市之前的2020年第三季度,这一数据仅为2%。

对此,帕特·基尔辛格也只能黯然地表示:

“我的工作就是推出更好的产品,把他们(苹果)的业务重新赢回来。”

(3)英伟达的伟大之路

因激进收购ATI,AMD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危机,进入了黑暗的十年;因自己的图形处理器合作伙伴ATI被对手AMD收购,英特尔在GPU领域多年未能取得建树。

这项收购也使得显卡市场的竞争烈度突然降低,英伟达也成功地抓住了这一机遇。在“皮衣客”黄仁勋的带领下,英伟达领先于整个行业将最初垂直应用与游戏领域的GPU业务进行全面商业化。后来,在AI行业发展初期皆不被市场看好的情况下,“绿厂”又前瞻性地预见了GPU在AI市场的应用,并果断进行研发投资。

这些独具慧眼的技术路线选择,不仅使得英伟达在Intel、AMD等半导体巨头们的夹缝中求得了生存,更为英伟达后来的爆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就其股票上看,在图形处理器领域独占鳌头的英伟达,股价从2015年开始也迎来了爆发。在2015年-2021年这短短6年间,英伟达的股价最高涨超70倍。

如今的英伟达,已经将业务拓宽至数据中心、专业可视化、智能汽车、加密数字货币挖矿等规模和利润更可观的领域,搭建出了强大的护城河。特别的,在“车联网”方面,英伟达今年表现的十分出色,大有彻底赶超英特尔 Mobileye 之势。

同时,受到苹果在ARM架构上制作的M1系列芯片取得巨大成功的鼓舞,英伟达也计划于今年进入CPU核心领地,并基于Arm构建了三款新处理器。其中,Grace是基于Arm架构,具有革命性的数据中心CPU。主要面向大型数据密集型 HPC 和 AI 应用,将推动AI、云和高性能计算提升至新高度。

这些业务,几乎都是英特尔的“核心阵地”。同时,计划于明年正式进军显卡市场的英特尔,也将受到显卡老玩家英伟达的“热烈欢迎”。

(4)intel向左,其他厂商向?台积电!

细心的读者朋友们或许注意到了,AMD、苹果、英伟达的成功中都有着台积电的影子

在半导体行业,可根据生产设计以及制造能力的不同将各公司分为三类,分别为:IDMFablessFoundry

  • IDM 公司以英特尔和三星为代表,既有芯片设计又有芯片制造,拥有芯片设计制造领域的完整产业链。
  • Fabless 指的只从事芯片设计与销售,不从事生产的公司,这种业务模式又被称为“无晶圆厂模式”,以苹果、华为、AMD、英伟达等厂商为代表。
  • Foundry 是能够自行完成芯片制造,但是没有设计能力的厂商,即通常所说的“代工厂”,这一模式里,台积电目前表现最为出色。

在台积电,张忠谋开创了“半导体代工”这种商业模式,只专注于纯粹的芯片制造功能,将设计留给客户。因此,台积电与客户不存在竞争关系,这一点也得到了众多 Fabless 公司的青睐。

在与苹果、华为、AMD、英伟达、高通深度合作多年后,原本在工艺制程上落后英特尔多年的台积电,在率先攻克了7nm制程工艺后,又实现了5nm制程的量产,实现了对英特尔的全面领先。

在张忠谋的带领下,台积电从一个寂寂无名的半导体小厂成功发展成了半导体领域的一方巨擘,也成为了英特尔目前在制造方面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有意打入物联网、数据中心和PC市场的高通、在服务器芯片等专业领域开始发力的阿里、腾讯等公司,也都是英特尔在未来的麻烦。

老兵不死,Intel将何去何从

2021年2月,60岁的帕特·基尔辛格再次临危受命,重回了阔别12年的intel。或许是市场相信这位传奇半导体老兵能够再一次化腐朽为神奇,在帕特·基尔辛格回归阔别12年之久的消息传出后,英特尔的股价当天一度大涨超过7%。

在帕特·基尔辛格回归之后,一大批叱咤风云的半导体老兵响应他的号召,共聚英特尔,一改此前多年英特尔人才外流的常态。

举例来说,原英特尔第一代酷睿CPU首席架构师,曾在英特尔服役34年的 Glenn Hinton 在退休三年后重新归来,负责高性能CPU的设计开发;SDN 领域的传奇人物,58岁的斯坦福大学教授 Nick McKeown 加入英特尔负责边缘计算;VMware 的前CTO,前花旗资深高管 Greg Lavender 出任公司CTO等等。在帕特·基辛格的带领下,年龄上已不再年轻的“老男孩军团”们“重返二十岁”,充满激情地投入到了英特尔的复兴进程中。

作为传奇CEO安迪·格罗夫的得意门徒,在帕特·基尔辛格出任英特尔CEO近十个月的时间里,他做出了很多“不英特尔”,但是却又“很英特尔”的事情,让人们仿佛感受到了安迪·格罗夫时代英特尔的荣耀与骄傲。

比如,帕特·基尔辛格力排众议,强势推出了IDM2.0新战略,使用第三方芯片代工厂为自身工艺进行补充,并特意成立了英特尔制造服务部以期更好地融入全球化的芯片供应链中;重新定义了未来工艺节点的名称,推进工艺制程进展;采用更开放的姿态,甚至准备给客户提供x86的授权,以期与客户共建新生态。这些策略也得到了包括亚马逊AWS、高通等一众半导体客户的支持。

同时,在资本的使用上,帕特·基尔辛格与前任的思路完全不一样。

前文提及,在前任CEO Bob Swan执掌英特尔期间,该公司多次投入巨资进行股票回购。然而,由于工艺延期、产品延期、竞争对手AMD崛起等一系列问题,英特尔的股价并无明显上涨,投入的大把美元灰飞烟灭。然而,在帕特·基尔辛格执掌英特尔的这十个月里,英特尔几乎没有进行任何股票回购,而是转而增加了研发投入。加码研发的效果也在近期初步显现:10nm工艺制程有序推进、性能大幅跃升的12代酷睿处理器。

从英特尔最新发布的三季度财报上看,帕特·基尔辛格的努力也初见成效。对于最新发布的财报,华尔街见闻提及

  • PC相关的业务 CCG 部门营收97亿美元,同比下降2%,略高于预期的96.4亿美元。

  • 在二季度改组的泛数据中心业务部门 DCG 营收65亿美元,同比增长10%,重返两位数增长。
  • 物联网部门 IOT 营收13.7亿美元,同比增长50%,超出预期的9.795亿美元。其中,IOTG 部门营收9.84亿美元;基于人工智能的自动驾驶业务 Mobileye 营收3.26亿美元,同比增长39%,续创纪录。
  • 可编程解决方案事业部 PSG 营收4.78亿美元,同比增长16%,低于预期的4.934亿美元。
  • 非易失性存储解决方案事业部 NSG 营收11.1亿美元,同比下降4.2%,但超过市场预期的10.2亿美元。

尽管从数据上看,英特尔在三季度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或因认为英特尔再难翻身,或因认为IDM2.0的高额投入难获回报,市场并没有给重视技术研发,不追求短期资本市场表现的帕特·基尔辛格以好脸色。在这份财报发布后,英特尔当日股价遭遇重挫,盘后一度下跌超过9%

在《监守自盗》中,第54任纽约州州长 Eliot Spitzer 就曾清晰地指明了高科技企业的价值所在:

“高科技企业是一种创造性的企业,他们的价值和收入均来自于实际去创造产品。

回顾这家半导体巨头五十年以来的荣辱兴衰、后起新秀们你追我赶的故事,我们亦可发现这一点。若简单粗暴一点,借用姜文在《让子弹飞》中的经典台词来概括,高科技企业的精髓就是“科技,科技,还是科技!”

或许,正因深谙此理,帕特·基尔辛格才敢力排众议地提出IDM2.0战略,才敢冒着巨大的财务风险以及业绩下滑带来的股东压力,也要为英特尔保留下芯片设计、制造领域的完整创造能力。

或许,几十年后回顾当下,正得益于帕特·基尔辛格坚守科研,不向资本市场短期利益折腰,英特尔才重新走上了正轨,日后翻盘的火种才得以存续。

——————————————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如下,在此一并对原作者表示感谢:

1.《平衡的智慧》,Pat Gelsinger

3. J.P.Morgan 2011-2021年间 Intel 研报

3.《英特尔新任CEO的“开挂”人生》,老石谈芯

4.《1997 Technology Leader of the Year: Andy Grove - Building An Information Age Legacy》,John H. Sheridan

5.《Programming the 80386》,Crawford, John H.、Gelsinger, Patrick P.

6.《GPU的技术壁垒有多高?——强如Intel,可望不可即》,东吴证券分析师王紫敬、王世杰

7.《ARM行业重点跟踪》,太平洋证券分析师曹佩团队

8.《X86中央处理器安全问题综述》,魏强,李锡星,武泽慧,曹琰

9.《Intel处理器中国市场营销战略研究》,徐明清

10.《英特尔历任CEO谱系:谁做的最好?哪位最差?》,汤之上隆

11.《基于ARM的嵌入式管理系统在X86服务器系统中的研究和设计》,王志德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2 条评论
MobileUser9761
举报

好文👍

12
回复
似皂而淡
举报

非常棒的文章!!很期待以后还有这样的文章!

1
回复
见闻用户
举报

好棒的文章,讲透了芯片厂商的发展历程和来龙去脉

2
回复
见闻用户
举报

建议写这样长文的时候尽量少用网络用语,什么完爆之类的。

2
回复
KMGGGG
举报
回复 见闻用户:

有道理,我正好认识写这篇的小编,我一会跟他说下哈哈哈。

1
回复
我业治驼
举报

神仙打架,凡人沾光😂

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