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美联储高官为明年加息预热,昔日“联储大鸽”狂喊明年加息两次

作者: 杜玉
美联储“二把手”克拉里达认为,明年底将实现充分就业并满足加息的必要条件,他警告称FOMC票委都觉得通胀前景存在上行风险。明年票委布拉德也担心高通胀持续过久,支持明年加息两次,如有必要一季度可提速完成taper。今日还有三位联储官员警惕通胀压力更广泛蔓延。

11月8日周一,多位美联储官员为明年可能加息预热。

美联储“二把手”:明年底满足加息的必要条件,FOMC票委都认为通胀存上行风险

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克拉里达表示,将关注通胀、失业率和美国GDP表现。如果三者持续改善,特别是他预计明年底将实现充分就业,那么明年底将满足加息的必要条件。

他也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观点一致,即“现在离考虑加息还有一段距离”,通胀将随着供需失衡的逐渐缓解而回落。他预言明年美联储首选的PCE消费支出通胀率平均为2.5%,长期仍为2%。

尽管克拉利达认为价格通胀和生产率调整后的工资增长没有“持续的上行压力”,但也承认今年迄今为止的通胀“已远不止‘适度’超过美联储2%长期目标的范畴”,明年若重复出现今年的通胀走势,则不能叫做美联储的政策成功,而且FOMC票委都认为通胀前景面临上行风险。

他预计,美联储首选的通胀指标今年将达到4%,高于FOMC在9月给出的3.7%预期,9月时核心PCE通胀率为3.6%,维持30年来高位。非农失业率或从4.6%降至明年底的3.8%,与美联储对最大就业时的长期失业率预测4%相一致。明年底也将消除与疫情前相比420万的就业缺口。

因此,他认为未来加息将遵循美联储9月会议公布的利率路径点阵图。华尔街见闻曾提到,半数官员预计明年加息,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首次美联储官员对次年是否加息的预期出现五五开。七成以上官员认为到2023年至少加息两次,半数预计至少加息四次,半数以上预计至少加息三次。同时,基准利率预计在2024年继续提高,这代表美联储表态称2023-2024年会持续加息。

素来以报道美联储见长的《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克拉里达今日讲话突显“持续的高通胀将对央行构成问题”,他相信美联储将很快就实现让通胀率超过2%的目标,今年被全球供应瓶颈推高的通胀是美联储始料未及的,如果持续下去会是更严重的问题。

“鸽转鹰”的明年票委布拉德:明年可加息两次,如有必要一季度提速完成taper

2022年FOMC票委、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今日也在呼应克拉里达对加息的观点,甚至看法更为激进,称鉴于美国经济复苏和劳动力市场活跃程度良好,明年可以进行两次加息。

布拉德认为,美联储在明年中旬结束净购新债(即结束taper后)就能开始加息,如有必要,还可以加快步伐在明年第一季度就结束taper,主要理由是担心高通胀持续过久

“我们这里有相当多的通胀。如果通胀比我们现在预期的更持久,那么我认为可能需要更早地采取行动来控制通胀。但明年加息三到四次不是我构想的基本场景。”

布拉德称,美国经济明年可能以超过4%的速度增长,从而在明年一季度就将失业率降至4%的长期目标以下。被视为当前高通胀主因的全球供应链中断可能会持续到明年结束。与此同时,失业率面临下行压力,疫情期间退休的300万美国人不太可能重返职场,从而导致劳动力供应吃紧。

他还表示,美联储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使政策朝着更加鹰派的方向发展”,例如上周FOMC宣布11月开始缩减购债,其开始时间和未来结束的时点都比六个月前预期要提前。无论白宫提名谁担任美联储主席,即如果鲍威尔不能连任美联储主席,他都认为美联储政策具有很大的连续性。

早在9月底接受路透社独家采访时,布拉德就担心美国通胀会更高且更加持久,支持更激进的美联储政策来确保更长时间的经济扩张。他当时支持明年taper一结束就立刻开始缩减8.5万亿美元的美联储负债表(即开启缩表),预计明年通胀保持在2.8%,远高于2%的官方目标。

鲍威尔没提货币政策,还有三位联储官员警惕通胀压力更广泛蔓延

今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活动中谈及就业中的性别差异会影响美国生产力,但没有对经济前景或货币政策表态。上周,他虽然重申taper结束不是加息的直接信号,但仍称可能明年下半年实现充分就业,即满足加息的重要门槛,“如果需要针对通胀采取行动,美联储不会迟疑不决”。

2023年的FOMC票委、费城联储主席哈克发表讲话称,预计在美联储完成缩减资产购买计划(taper)之前,美国不会加息;尽管10月新增非农就业强于预期,但劳动力市场仍存在数百外等待填补的空缺岗位;如果能避免新一轮疫情复燃,明年美国经济应该能暂时增超4%。

与美联储领导层一样,他也认为明年通胀将随着疫情导致的供需失衡得以解决而放缓,但他也不讳言美联储开始担心高通胀持久过久:“我们正密切监控通胀,并准备在情况允许时采取行动。”

在职期间的永久票委、美联储理事鲍曼(Michelle Bowma)警惕美国楼市的通胀信号,认为房地产市场存在构成一系列经济和金融稳定的风险,特别指出需求上升和新屋建设缓慢正给房价带来上行压力,“预计住房供应问题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实质逆转,住房通胀率将在一段时间内上升。”

2023年票委、比较鸽派的芝加哥联储主席伊文斯依旧认为通胀飙升在很大程度上是“暂时的”,会随着供给侧瓶颈的解决而消退,但他现在对这个观点越来越不确定:

“我原以为现在会看到供给侧的更多进展,结果并没有,有迹象表明通胀压力可能正在更广泛地积聚,包括租金上涨。这些事态发展值得仔细监测,通胀前景面临比去年夏天更大的上行风险。”

他称,在实现包容性充分就业作为美联储加息的门槛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国经济仍与疫情密切相关,前景高度不确定,供需平衡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正常化并降低通胀也高度不确定,而“前景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美联储(按计划)推进加息或者推迟加息。”

市场反应:10年期美债收益率反弹3.5个基点仍不足1.50%,等待周三CPI的通胀信息

10年期美债收益率周一升超3.5个基点,上逼1.49%,从上周五所创的9月23日以来一个月低位反弹,但仍不足1.50%关口。

30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1.5个基点,冲破1.90%,上周五曾以1.885%创9月22日以来最低。两年期美债收益率上行3.6个基点,交投0.43%,上周五跌破0.40%并创10月20日以来最低。

分析指出,尽管有迹象表明美联储对缩减购债和加息更为激进,但市场参与者普遍将上周美债收益率的不升反降,归因于外国投资者购买美国国债以及全球其他主流央行的更加鹰派行动。

投资者将重点关注本周三公布的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以获取进一步的通胀信息,经济学家普遍预计10月美国CPI同比增5.8%。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3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
ok1688
举报

😸用嘴加息

0
回复
cedar
举报

只有雷声,不下雨

0
回复
MobileUser5333
举报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