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瑞科创板IPO二度闯关上市委:科创属性争议悬而未决 收入、应收款又与客户数据诡异“打架”

作者: 郑敏芳
财务数据“打架”之谜待解

两月前遭到暂缓审核的成都思科瑞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科瑞)将在11月29日迎来再度上会。

思科瑞若能闯关顺利,将成为实控人张亚继推动国光电气(688776.SH)上市之后的又一家将旗下公司送上科创板的力作,其也将成为A股首位同时控制两家科创板公司的自然人。

然而摆在思科瑞面前的诸多问题仍然待解,例如其科创属性是否与科创板定位相符、报告期内出现突击申报专利等现象,仍然备受监管层及市场的质疑。

不但如此,思科瑞的招股书中似乎还出现了一些与已上市客户财报数据存在“明显矛盾”之处——报告期部分年度中的前五大客户及应收账款项,在对应的客户财报中却未能得到有效印证。

财务数据的两相矛盾,究竟是不同财务主体的会计口径差异所致,还是思科瑞或客户方的财务质控存在一定瑕疵,市场尚未等到答案,而这是否也将对思科瑞的二度上会带来冲击,显然也埋藏着一定的不确定性。

科创属性之谜仍悬

作为一家聚焦于国防科技工业半导体的企业,思科瑞主要是提供军用电子元器件可靠性检测服务,具体分为可靠性检测筛选、DPA及其他服务。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的报告期内,思科瑞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66亿元、1.05亿元和1.66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亿元、0.42亿元和0.71亿元。

其中,可靠性检测筛选是占比最大的业务板块,占比维持在85%以上。从2018年至2020年,这部分业务分别为其带来0.64亿元、0.92亿元和1.62亿元的营收。

但是,可靠性检测服务的科创属性却屡遭监管质疑。

“请发行人结合其业务实质,进一步说明行业定位是否准确”,监管层指出,“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

对此,思科瑞向工信部直属事业单位-中国电子学会征求意见,该行业协会以专家论证会就思科瑞的可靠性检测技术先进性进行评估,并表示其处于技术先进地位。

然而,能否使用论证会这一形式来判断技术先进性,进而对其是否具有科创属性并符合科创板要求,也存在一定的争议。

“为了解决一些技术论证问题,科创板本身是有专业咨询委员会的机构设置的,这也是科创板来确认科创属性的一个组织安排,通常在判断不了技术先进性的时候也会通过咨询委来出一些意见。”上海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如果每家发行人都依托自身所在行业组织研讨会来论证先进性的话,那科创板就会很难对科创属性有一个比较稳定且统一的标准。”

事实上,思科瑞所持有的一些专利,也暴露出了一定的“临时拼凑”嫌疑。

截至报告期末,思科瑞及其子公司一共拥有10项发明专利,其中,芯片用多工位卡脚方法专利的申请时间是2018年,获批时间为2020年,其余的9项发明专利申请时间均在2020年;即其全部发明专利的申请及获批时间均在报告期内。

这种异常也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

“是否存在拼凑科创属性评价指标的情形。”交易所问询称。

对此,思科瑞对此解释称上述专利仍然是长期积累的结果。“基于军工业务涉密性以及市场竞争方面的考虑,发行人过往对专有技术采取技术秘密的保护策略。”,思科瑞表示,“该等发明专利技术是利用公司自身的工作条件和设备形成的,是长期技术研发积累的体现,也从侧面印证了发行人的技术能力与水平。”

离奇“打架”客户财报

在科创属性是否达标的同时,思科瑞在财务方面似乎也存在着亟待解释的谜题。

招股书显示,思科瑞2018年至2020年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0.36亿元、0.61亿元和1.01亿元,在营收中的比例分别为55.34%、58.49%和61.13%。

对于应收账款的不断走高,思科瑞解释称所服务的企业具有特殊性,其回款速度相对较慢。

这一解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在其所披露的部分年度的上市客户应收账款余额情况,却与客户方的财务数据存在“打架”的尴尬。

例如据今年4月份才上市,同样也是思科瑞客户的科创板公司智明达(688636.SH)的招股书显示,智明达2019年底对思科瑞存在408.29万元的应付账款余额,是其当期的第四大应付账款供应商。

但在思科瑞的招股书中,其2019年底的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中,最小一笔来自“深圳市鑫中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仅为268.45万元。

按照金额排序,408.29万元本可在当年思科瑞的应收账款中排至第四位,但信风(ID:TradeWind01)却发现,无法在思科瑞的招股书中找到智明达该笔408.29万元应付账款的对应记载。

而蹊跷的财务数据差异不止一处,思科瑞的前五大客户收入也出现了与客户披露数据不符的情形。

在思科瑞2019年可靠性检测服务的前五大客户中,欧比特(300053.SZ)以941.51万元居第四名。

作为一家创业板上市的芯片设计公司,思科瑞为其芯片封装方式的可靠性控制提供系统解决方案服务,但是在欧比特的同年年报中,只有研发费用中包含“检测、测试等服务费”这一科目,且该项总额仅为527万元,远远小于思科瑞所披露的对其产生的941.51万元检测服务收入。

“如果只做芯片设计,不涉及生产环节,所以大比例用到检测的地方也基本就是研发环节。”华南一位芯片设计企业人士表示,“但检测服务差出来这么多还是比较奇怪的。”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与客户数据之间的“打架”现象,亦有可能是不同主体之间采用会计方法不同所带来的误差,但亦不排除思科瑞或其客户智明达、欧比特之中存在一定财务瑕疵的可能性。

“可能是适用不同的会计方法带来的统计差异,但一些科目之间差的比例并不小,这是否说明公司财务或者客户财务的规范性存在一定问题,仍然有待进一步核查或检验。”北京地区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