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收益率,冲!私募巨头们打响“规模消化战”

作者: 孙建楠
有的鼓励赎回,有的奔袭另类资产

近三年,私募巨头机构成为A股“新生力量”,但扮演角色众说纷纭。

以高智商“玩家”众多的量化阵营为例,虽然新脑瓜、新品牌越来越多。但超额收益率似乎总是难以伴随管理规模同步扩张、

这使得阶段性“封盘”成为大型机构的常见选择。

如果“封盘”反而激发更多资金汹涌申购,该如何是好?

头部机构们日前搞出了“新花头”。

被动应对还是主动出击?

千亿私募幻方量化日前连续发出两份公告:

先是宣布全线暂停旗下产品线的募资,亦包括现有客户的追加投资;之后又宣布免除所有已发行人民币基金的赎回费用,并称此举降低投资者调整基金配置的成本。

幻方量化采取的策略,之前并没有出现过。

关于这家机构采取的这些措施,业内众说纷纭。

有些意见认为,这是私募龙头机构的“负责任”行为,让投资者的退出成本更低。

但也有人猜测,背后是否有其他持有人或渠道的推动?

毕竟,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在市场相对平静的档口,十天之内做出两次募资政策调整,颇为反常

超额收益“进入深秋”

量化巨头降低赎回门槛的做法,某种程度与今年以来,量化策略收益逐渐面临挑战有关。

资事堂此前曾经撰文,截至前三个季度,幻方年内代表产品(指数增强策略)在百亿量化机构居于后排。

据私募排排网,截至11月19日,幻方的中证500代表产品年内超额收益为9.39%。绝对收益22%以上,与其他量化龙头机构相比有些尴尬。

收费比较可观

而且,上述超额数字是费前收益水平,即还未扣除申购费、管理费、超额业绩提成的收益数字。

由于私募机构收费较高,剔除费率后,相关产品的绝对收益会明显下降。

打个比方:如果投资者去年12月31日买入该产品,持有至今年11月19日,减去认购费(1.00%)、管理费(年费率为1.5%,实际费用约1.25%)、超额提成比例(约1.9%),投资者真正拿到手的超额收益为5.2%左右。

上述费后收益水平与公募利率债基金年内收益相当。(以某公募7-10年国开债指数型产品为例。)

回顾过去三年,幻方在2018-2020年中证500策略超额收益依次为25%、33%、55%,今年是过去四年最低的一年。

一场利润率的追逐

值得提出的是,其他大型量化机构,也有超额收益缩水的现象。

这表明幻方现象并非个案。

某家千亿规模量化管理人今年初也曾讲述了这个场景,以及应对之策。

当时,该位负责人表示:收益率不佳和规模有关,所以希望(规模)收缩一点,如果规模收的回来,收益率会恢复得会快一点。如果基金赎回比例达到30%,恢复速度会变更快一点。

可见,在策略失灵的情况下,投资者赎回则变相对私募管理人是“压力释放”。

此外,另一个重要方法是扩充投资范围和策略,但后者同样难以一朝而成。

这可能导致,在私募收益率的竞争下,“消化规模”还是成为一种私募战略的选择。

想了解更多内容欢迎进入资管读者群内交流,加小编芝士糖好友入群(微信号:cpt20180918)。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