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前夕,美联储高官“讲了真话”:疫情后的“大放水”开了危险的先例

作者: 赵颖
美联储正在从一个技术官僚、非政治机构转变成政治组织。

当美联储越过“向企业和市政当局提供贷款”这一政治雷区,开始涉足高风险资产,可能产生较大的政治后果。

周四,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主席Randy Quarles在“右倾智囊团”美国企业研究所举办的会议中表示,美联储在疫情爆发之初的“大放水”给财政部施加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要求其为各种政府项目提供资金,甚至是“火星移民”,这种行为可能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在新冠疫情爆发时,美国央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资金支持,实施了一系列计划,以确保信贷顺利流向家庭、企业和地方政府。

值得一提的是,Randy Quarles曾在2017年被特朗普任命其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主席,将于本月底离任。美国总统拜登正在考虑让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的首任局长Richard Cordray来接替Randal Quarles。

美联储越权,进入政治雷区

Quarles表示,疫情一系列财政支持措施开创了“美联储向企业和市政当局提供贷款”的先例,而这长期以来视为一个政治雷区,同时那些计划宏大、对民主缺乏耐心的人未来可能会采取更多行动。Quarles说:

这种情况是不可避免的,有人会提出,为什么美联储不能为修复老化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呢?为什么不能提供资金修建边境墙,或购买数万亿美元的绿色债券,又或是为火星移民项目提供担保呢?

Quarles指出,美联储除了将利率降至零并推出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外,还推出13项紧急贷款工具,在美国财政部的支持下美联储能够在“异常和紧急情况下”购买资产并弥补损失。

Quarles进一步指出,这些计划的总体使用率很低,因为美联储仅仅承诺采取行动就能安抚市场情绪。

Quarles认为,美联储对公司债的支持已经降至垃圾级的公司,并涉足市政债券等高风险资产,打破了向非金融企业提供贷款的这堵墙。如果美联储滥用权力,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Quarles表示他支持美联储积极应对疫情,但警告称,一个不受国会拨款控制的机构,或产生较大的政治后果,对其政治控制也会带来较大利益。Quarles补充道:

这助长了对财政不负责的风气,随之而来的压力将使美联储从一个技术官僚、非政治机构转变成政治组织。

如果美联储被迫提供以上几类贷款,央行和国会应该立即将治理和借贷相关问题转移到“非美联储机构”,由其负责管理和做出最终决定。

放松监管,发展稳定币业务

此外,负责监督美国银行系统的Quarles还提出一些与银行监管相关的建议,指出应该改进指导金融机构的规章制度,包括改变银行压力测试的方式,调整规定放贷机构必须持有多少资本的杠杆要求。

他还敦促决策者在监管稳定币等数字资产时进行“合理的限制”,Quarles表示,稳定币是一种数字货币,其价值与美元等传统资产挂钩。人们对其透明度、稳定性和消费者保护的担忧相对缓解时,应该允许银行与数字货币接触。他说:

很明显,银行客户对这些资产有着强烈的需求,应该允许监管良好的银行从事有关的活动。

Quarles批评了其中一项提议,即任何稳定币发行商或“钱包提供商”对其他商业实体的访问都受到限制,称其比非数字资产的规定更为严格。

然而,民主党进步派人士认为这是对全球金融危机后监管机构的权利稀释。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SingleLine
举报

因全球疫情关系, 原本在背景运作良好的全球供应链受伤, 使美国经济本来互动的总体需求和总体供应变得相对独立, 总体供应弹性减弱, 不能迅速满足由政府派钱引致的过急上升的总体需求. 劳工供应减少, 服务部门大多停摆, 太多钱追逐太少的商品供应, 形成通胀压力上升. --- 现代货币理论不能包打天下, 要在总体供应能够对总体需求作出灵活反应, 才可行. 也可说, 美元世界霸权的唯一死穴, 是其他大多数国家的经济不再长期倚赖美国的庞大市场, 对美国 "断供". ---

2
回复
wyu0813
举报

不负责的发钱,只为了取悦选民。米帝这个毕竟是标杆,你都这么没有底线,那跟风者就可想而知。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