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队证券业融资潮方正证券“另类补血”:发债长期停滞转而抛售3机构股权变现

作者: 郑敏芳
面对证券行业日趋激烈的竞争,方正证券该何去何从?

虽然A股连续多日日均成交突破万亿量级,但有些券商日子仍不好过。

12月2日晚间,方正证券(601901.SH)宣布将择时出售广东南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粤银行)、盛京银行(2066.HK)和瑞信证券(中国)有限公司(下称瑞信证券)的部分股权,涉及账面价值总计约24.56亿元。

对此方正证券的解释是“盘活资产”,而市场认为这或与方正证券进一步提高资产流动性,补充运营资金的意图有关,2021年9月9日方正证券的公司债发行申报因主动撤回而终止审查,被视为进一步加大其资金压力的征兆。

当下,多家券商正在通过配股等再融资工具来大力发展资本中介业务,但处于大股东重组、实控人酿变阵痛中的方正证券却不得不采用出售资产这种方式来变现,或许另有苦衷,但这也客观上加剧了方正证券在新一轮证券业资产扩容中进一步掉队的风险。

清仓三机构股权

方正证券此次出售的股权资产,主要为南粤银行、盛京银行和瑞信证券三家机构的股权,方正证券对上述三家机构的持股比例分别为0.17%、3.41%和49%。截至2021年9月30日,该部分股权所对应的账面价值分别为0.18亿元、17.1亿元和7.28亿元,合计24.56亿元。

“为盘活公司资产,合理配置资源,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对于此次交易的目的,方正证券如此解释。

不过方正证券的此次交易还尚未确定交易对手及交易价格等要素,仅表达了单方面的出售意愿。

事实上,上述三家股权待出售的标的机构背后股东也并不顺利。

其中,南粤银行的第二大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第三大股东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均面临破产重组或清算,而当地国资为支持其发展则进行了入股——据天眼查显示,南粤银行11月23日引进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和主要股东。

盛京银行背后的原大股东恒大系也在今年陷入多事之秋,而其股东也在今年9月份刚刚发生变更。

2021年9月29日,盛京银行股东之一的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受让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持有的19.93%的股份,至此,盛京金控成为合计持有盛京银行20.79%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瑞信证券的前身是瑞信方正,此前曾是方正证券旗下与瑞信集团合资设立的投行业务子公司,但外资进入境内证券业获得进一步放行后的2020年6月,瑞信集团实现了对瑞信方正的控股并将其名称更名为瑞信证券,至此方正证券在瑞信证券中所持有的剩余49%股份也变得颇为“鸡肋”。

在业内看来,不排除瑞信集团成为上述剩余股份的受让者,业者也有望促使瑞信证券成为一家外资独资券商,今年以来已先后有摩根大通证券、高盛证券完成外资股东的全资控股。

“原股东有优先受让权,而且目前外资独资券商是趋势,外资想进一步独资,其他境内资本通常也不愿意参股一家外资控股机构,因为文化不一样。”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称,“所以瑞信最后全资控股瑞信证券的概率是很大的。”

何以卖资产变现?

今年以来,多家券商正在通过配股等再融资工具“补充弹药”,加紧对资本中介业务的布局。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年内已有中信证券(600030.SH)、东吴证券(601555.SH)、华安证券(600909.SH)和红塔证券(601236.SH)共计不少于4家券商配股方案获证监会审核通过,总募资额不低于485亿元。

在不少券商都在通过权益工具进行融资“补血”的同时,方正证券却只能通过变卖资产来缓解资金压力。

在A股活跃度日趋提高及注册制改革推动下,方正证券的业绩表现并不差。2021年前三季度,方正证券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4.59亿元、19.2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2.82%、30.08%。

但此次通过出售股权的方式来进行变现对于方正证券来说,或许另有原因。

一方面是上述三家待转让金融机构的资产质量和持有价值正在趋于下降,另一方面,2019年后方正证券发债客观上遭遇了“卡壳”也使得其融资路径变得更为“狭窄”。

据证监会官网显示,方正证券曾尝试过公司债发行,其2019年的公司债发行计划曾进入审查名单,但是2021年9月9日仍然因其主动撤回申报而终止审查。

信风(ID:TradeWind01)统计Wind数据时也发现,自2019年方正证券发行过最后一笔短融后,就再也未能从债券市场获得任何债券融资,这也意味着方正证券2019年底以来其债券融资一直处于停滞状态。

而自方正证券上市以来,除唯一一次发行股份购买民族证券股份外,也从未开展过包括配股、增发、可转债在内的权益或类权益融资。

事实上,在未有其他融资渠道的情况下,方正证券的资本结构似乎难言乐观。

据wind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9月30日,方正证券的负债规模为1063.2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0.6%,这一水平在行业内并不高;截至2021年6月底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为1.72倍,处于上市券商中等水平;同期净资本155.08亿元,仅占净资产比例为56.92%,该指标在申万证券行业中的可比同类公司中排列倒数第一。

而由于大股东方正集团的重整,方正证券的实控人及后续潜在重组还在持续酿变,重整的尚未最终落地也给方正证券的常规融资带来了不确定性。

今年7月,中国平安(601318.SH)主导下的方正集团重整获得司法机构的批准,而根据方案,方正集团及关联方将其持有的全部资产注入新方正集团。

方正证券10月公告称,方正集团等五家公司已根据重整计划完成新方正集团的设立并已取得了《营业执照》。

重组完成后,中国平安将同时成为平安、方正两家券商的实际控制人,受限于参一控一的规则及同业竞争要求,市场普遍预计方正证券最终大概率将被平安证券所收编。

此外,方正证券目前还涉及多起诉讼。

截至今年1月13日,方正证券所涉及的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共计2130件,仍有181件案件在处理过程中。

方正证券股票质押业务也出现“踩雷”的情况。2017年,方正证券向已退市的ST鹏起(600614.SH)股东曹亮发、向敏提供股票质押融资,最终触发达3.46亿元的违约,对此方正证券2021年1月5日宣布对该事项计提减值准备达2.49亿元。

在股东酿变、诉讼不断、融资途径收窄的背景下,出售旗下持有的金融机构股权资产,既有成为了其进一步获得流动性的途径,也有可能成为与平安证券进一步重整的预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