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克莱:一切都是暂时的,只有低利率不是

作者: 赵颖
美联储“放鹰”,加息预期提前,美债利率又将何去何从?

在美联储“大放水”之后,随之而来的高通胀引人担忧,美联储频频“放鹰”,美债利率何去何从?

面对高企的通胀,鲍威尔“放鹰”,放弃通胀“暂时”这个词,美联储高官也接连响应,市场纷纷押注货币政策收紧。华尔街见闻稍早前文章也提及,美联储最新的点阵图预测预计,到2024年底将有7次加息。

巴克莱在近日一份报告中表示,即使美联储发出加速Taper的信号,长期利率仍保持在较低水平。随着美联储即将开启一个加息周期,或引发大规模的债券抛售,预计短端收益率将在明年上行60个基点。但到2022年底,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将温和上涨至1.75%。

巴克莱分析师Anshul Pradhan指出,2022年底两年期美债收益率将涨至1.25%,远端收益率趋于稳定。若奥密克戎变异毒株重症率和致死率较高,短端收益率或将低于预期值。

美债利率为何长期保持在低水平?

巴克莱报告指出,从预期的美联储政策利率路径来看,加息即将到来,短端收益率对加息较为敏感,而10年期和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则能更好诠释政策中性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将稳定在何种水平。Anshul从三方面分析指出,为何长期利率将保持在低水平。

首先,疫情爆发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为1.75%,美债收益率曲线较为平坦,核心PCE低于2%。尽管投资者今年早些时候将利率提高至2.25%左右,但是财政扩张产生的效用已经逐渐消退。巴克莱报告表示,在结构性财政政策没有实质性变化的情况下,加息后的最终利率将会回归到疫情前的利率水平。

其次,巴克莱表示即使美国核心PCE同比增4.1%,远高于疫情前水平,但时间的推移,通胀回落至2%的目标区间。当前通胀主要是由于供应链瓶颈,问题逐渐缓解时,便会转变成通货紧缩趋势。

同时,长期通胀预期牢牢锚定在2%,给通胀造成一定的下行压力。虽然短期消费者通胀预期确实大幅上升,但长期预期仅从低点小幅上升。例如,5y5y通胀掉期仅略高于2%,美联储共同通胀预期指数(CIE)为2.06%。此外,随着通胀下降至2%,美联储货币政策会恢复正常化,继续收紧的可能性较低。

最后,市场会对各种可能的结果定价,在一些情境下美联储可能会加息到2%以上,但也存在通胀降到2%以下的情况,美联储终止加息周期甚至是重新回到零利率都有可能发生。而后两种情况会拉低中期利率预期。而即使中期利率存在显著变化,加权平均利率和联邦基金利率并无较大差异,短端、中期利率可能面临压力,但远端利率仍然较为合理。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