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新兴市场资金净流入近2年来首现负值

作者: 韩旭阳
受疫情和奥密克戎毒株的影响,新兴市场经济增长乏力,而美联储的加息信号更是让投资者失去了对新兴市场的热情。

出于对美联储加息和奥密克戎病毒的担忧,投资者“进入新兴市场的意愿已经在衰减”。

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数据,11月底,除中国以外,新兴市场的非居民资本流入为负值,这是去年3月疫情爆发引发市场动荡以来的首次。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的股市和债市也十分疲软。

以美元计算,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今年以来已下跌4%,远远低于该指数在发达市场19%的涨幅。

债券也面临压力,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债券指数(J.P.Morgan Global GBI-EM index)追踪以本币发行的新兴市场债券,以总回报率和美元计算,今年以来下跌了4.5%。

IIF的数据还显示,流入新兴市场股票和债券的外国资金在2020年第四季度达到了顶峰。

国际金融协会首席经济学家Robin Brooks表示:

我们看到,投资者进入新兴市场的意愿已经在衰减。

他补充称,这不仅仅是土耳其这样的个例。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压力影响,土耳其央行自去年9月以来已将利率下调了400个基点,考虑到目前土耳其的通胀水平,这意味着土耳其实际利率目前远低于零。

这导致土耳其里拉在最近几周内大幅贬值。Brooks指出:“土耳其的情况反映了一个更为广泛的问题,那就是新兴市场缺乏增长。”

新毒株奥密克戎也给新兴市场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根据标准普尔公司的研究,近几周奥密克戎的出现对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国家产生了更大的影响,而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的疫苗接种率低于70%至80%的群体免疫水平。

许多新兴经济体,特别是巴西、南非和印度等中等收入的国家,从国际和国内市场大量举债,为其应对疫情提供资金。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新兴市场经济学家Luiz Peixoto表示,在过去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债务上升带来的财政影响被人们所忽视,债务比率上升10个百分点好像是“微不足道”的。

Peixoto警告称,包括智利、墨西哥、波兰和印度在内的10个主要新兴国家面临着信用评级下调的风险。

在疫情的前几个月,美元贬值,推动了新兴市场资产的上涨。但随着疫苗接种率的提高以及美国经济的复苏,美元在近期已经升值。

美国加息预期

11月3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现在是时候放弃关于通胀‘暂时性’这个词了”,这句话一度令美股跌幅扩大。

鲍威尔随后提及,随着通胀上升和经济增长,美联储可能会更快地完成缩减购债(taper):

“可能加速taper令其提前几个月结束,我们将在下次会议(即12月FOMC)上讨论这个问题。”

这一更鹰派的立场,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投资者纷纷提前了对美国加息的预期时间,并加大了对高风险资产的抛售。

同时,美联储自11月以来的Taper支撑了美元走强,这可能会破坏土耳其、巴西、南非和印度等国的经济稳定。土耳其大量借入美元,而巴西、南非和印度等国借入本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T Rowe Price的投资组合经理Samy Muaddi指出:

鲍威尔的态度转变使得许多发展中国家本已十分艰难的政策调整变得更加困难。

虽然新兴市场债券的收益率颇具吸引力,但投资者现在可能面临来自美联储加息和新兴国家货币疲软的压力。

“中国除外”

IIF将中国与其它新兴市场的数据区分开来,因为中国的资金流入规模仍然十分庞大。

今年以来,全球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持有量增加了超过1200亿美元。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在截至9月底的12个月里,外资持有的人民币计价债券已超过3.9万亿元人民币,而外资持股已攀升至近3.6万亿元人民币,两个指标均较去年同期增长约30%。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