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亚精工IPO临考上市委:技术替代风险高悬 参股暧昧关联方信披“轻描淡写”另有玄机?

作者: 郑敏芳
若此番成功上市,乐清勇21年前50万的投资或将换来上亿的身价。

递交IPO申报稿近一年的问询和等待后,在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12月10日即将召开的2021年第70次审议会议上,乐清勇21年前创办的南京腾亚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腾亚精工)的IPO申请将正式上会待审。

募资额虽然不大,但是要成功闯关上市委,腾亚精工恐怕还有许多疑问待解。

此次,腾亚精工预计募集3.75亿元用于气动工具厂区、五金件等项目的建设。

作为射钉领域集研产销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腾亚精工所在的行业并不“高大上”,但这并不妨碍其业绩的发展,尤其是2021年上半年其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3.17%、27.94%。

业绩的欣欣向荣背后其产品先进性却备受质疑,在国际同业已实现量产射钉枪“电动化”的背景下,腾亚精工仍徘徊在燃气射钉枪环节,其业务特征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一度遭到监管质疑。

此外,腾亚精工与成立不到一年的多家经销商合作,这是否会对其财务规范性带来隐患;而控股股东与其所与参股的一家关联公司又仿佛存在着招股书披露以外的暧昧关系,以上因素或许都给腾亚精工的IPO蒙上了一层神秘感。

技术迭代风险高悬

作为一家聚焦于射钉、建筑五金行业的高新技术企业,腾亚精工的主要产品包括燃气射钉枪和其他五金件。其中,燃气射钉枪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燃气射钉枪为其创造0.58亿元、0.84亿元和1.07亿元和0.75亿元的营收,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20.86%、26.33%、29.16%和33.04%。

随着燃气射钉枪在腾亚精工营收中的比重逐年上升,其所隐含的风险也在加大。

目前国际上包括HILTI、DEWALT、HIKOKI 等企业已实现高动能电动射钉枪的量产,而未来腾亚精工的产品是否会被取代,其技术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这一问题曾遭到交易所不少于两次问询。

“电动紧固工具行业的发展是否对发行人产品造成替代风险,以及发行人的具体应对措施,进一步论证发行人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监管层指出。

对此,腾亚精工解释称,燃气射钉枪经过多年发展,技术成熟可靠,短期内仍将是市场主要的射钉紧固工具。腾亚精工同时也表示,将持续对现有燃气射钉枪产品升级改进、紧跟电动射钉枪行业技术发展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腾亚精工并未获得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而是2020年才又重新取得该认定。

事实上,从整体情况来看,腾亚精工的业绩获得了持续增长。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腾亚精工的营收分别为2.78亿元、3.19亿元和3.67亿元,2.27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42亿元、0.49亿元、0.55亿元和0.26亿元。

其中2021年上半年的增长较为突出,腾亚精工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了43.17%、27.94%。

对于这一激增的原因,腾亚精工表示,射钉紧固器材主要面向国内和欧洲为主的海外市场,受疫情转好,该固件的需求增长较快;这一解释的合理性似乎有待考证——即便在疫情爆发的2020年,腾亚精工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仍然实现了两位数以上增长,同增力度不弱于2019年。

疫情爆发时并未影响业绩增长,而疫情好转反而进一步刺激业绩,其中逻辑似乎存在矛盾之处。

经销商的突击成立与合作

腾亚精工的销售模式主要分为经销和直销,其中国内市场主要采用的是经销商的销售模式,而经销商销售在其当期营收中的占比均超过60%。

据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经销商为其带来的收入分别为2.08亿元、2.15亿元、2.37亿元和1.41亿元。

信风(ID:TradeWind01)发现,在腾亚精工披露的报告期前30名经销商中收入快速增长的经销商或是成立不久便开始合作,或公司规模极小。

比如,参保人数为0的南通豪诺五金工具有限公司(下称南通豪诺)成立于2017年12月,而成立当月南通豪诺便与腾亚精工合作,2020年为发行人贡献237.46万元的营收,同比增长81.74%。

再如,成立不过3个月的佛山市嘉煜丰五金贸易有限公司、深圳市恒马设备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永康市金仕堡工具有限公司均为腾亚精工贡献上百万的订单。

不仅如此,部分贡献上百万营收的经销商工商信息显示参保人数为个位数,公司规模极小。

天眼查显示,在2019为腾亚精工贡献588.89万元营收的经销商-上海恒矜达五金建材有限公司的参保人数为0;再如在2019年为发行人贡献168.93万元的经销商-成都君达远弘商贸有限公司参保人数为3。

据腾亚精工的统计,从2018年至2020年,其与成立一年内的经销商合作的家数分别为33家、10家和27家,同期这部分经销商在营收中的比重分别为1.37%、0.06%和1.03%。

对于经销商的规模较小的现象,腾亚精工也解释称其经销商主要为面对小型施工队和个人消费者的五金门店。除了经销商的问题外,腾亚精工在供应商数据的披露上则是出现前后数据“打架”的情况。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采购额在500万元以上的供应商为4家,但是在前五大供应商的披露中,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均超500万元。

前后数据出现矛盾,究竟是统计口径差异所致,还是披露失误有待腾亚精工进一步的解答。

关联方信披迷雾待解

作为持有腾亚精工27.62%股份的控股股东,南京腾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腾亚实业)旗下具有多家企业。

但信风(ID:TradeWind01)调查发现,腾亚实业对外披露的旗下公司与招股书之间存在一定出入。

据腾亚实业官网披露,除腾亚精工外,腾亚实业旗下还坐拥腾森仪器、腾亚投资、宇洁环控、茵蓝环境、腾亚生物6大子板块。

腾亚投资为腾亚实业投资部门,腾森仪器、茵蓝环境、腾亚生物三家子板块均能够找招股书中找到对应主体——南京腾森分析仪器有限公司、茵蓝(南京)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南京腾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腾亚生物、茵蓝环境均被披露为“控股股东控制的其他企业”,腾森仪器则被确定为“实际控制人能够施加重大影响的企业”。

然而,其所罗列的“宇洁环控”却未能从招股书中找到对应实体,不但如此,点击官网查看宇洁环控信息时,链接仍然会跳转回腾亚精工的官网。

信风(ID:TradeWind01)进一步对照发现,宇洁环控实际所指主体正是南京宇洁环境系统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宇洁)。

工商资料显示,腾亚实业对南京宇洁是参股关系,持有后者股权比例为33.77%,系第二大股东。

但在腾亚精工招股书中,这家被滕亚实业列为旗下六大子板块之一的南京宇洁被提到的笔墨少之又少,总共仅有三处,主要披露内容是腾亚精工的监事会主席邹同光、副总经理孙德斌在南京宇洁兼任董事的情况,并由此将南京宇洁列为报告期内新增关联方。

除此之外,包括滕亚实业直接持有南京宇洁33.77%股份、南京宇洁历史沿革等多重信息均未被招股书所涉及。

由于滕亚实业对南京宇洁只是参股,因此没有被认定为“控股股东腾亚实业所控制的其他企业”,而仅表述为“监事、高管任董事的其他企业”。

但多重迹象表明二者关系并不简单。

如果腾亚实业与南京宇洁之间没有实控关系,腾亚实业何以将宇洁环控作为子有业务版块对外展示?这或许有待腾亚精工及腾亚实业进一步解释合理性。

另据信风(ID:TradeWind01)调查发现,在工商信息中,南京宇洁2018年、2019年年报预留的联系电话指向了腾亚实业及旗下的多家关联公司,但这些关联伴随着2020年年报的号码变更悉数消失;而截至目前,南京宇洁的两个联系邮箱分别为chensx@tengya.com和plj@tengya.com,均指向了腾亚实业的官网域名。

祸不单行的是,南京宇洁近年来还遭遇多起司法纠纷,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南京宇洁2021年10月份先后两次因借款合同纠纷等已被列入被执行名单,执行金额合计达256万元,此外南京宇洁卷入了部分民间借贷纠纷。

2020年6月,南京宇洁还因合同纠纷遭到了东莞市超荣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下称超荣五金)等公司的起诉,而超荣五金与腾亚精工都属于五金行业领域。

至此,腾亚实业与南京宇洁究竟是何种关联仍然成迷,背后究竟是其滕亚实业官网对外宣传时的夸大陈述,还是工商信息的预留差错,亦或是其对关联方披露说明的不够充分,这些问题又是否会对腾亚精工的IPO带来不确定性,显然都有待市场的进一步验证。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