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纪要】淡化周期,有色金属的核心驱动力在哪?| 见智研究

作者: 吴悠
嘉宾:邱祖学·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金属与材料首席分析师

嘉宾:邱祖学·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金属与材料首席分析师

摘要

1、回顾2021年有色行业的行情演绎

2021年有色行业主要围绕两大块内容——双碳和新能源,由于整个双碳政策的影响,从今年二季度开始,整个高耗能行业的供给端是得到了明显的受限,部分品种的供需缺口是在持续扩大。而整体经济相对来讲是处在比较平缓的经济过程当中,所以整个产业链德库存是在持续往下,特别是像铜、铅、锌、铜、电解铝这种工业品种,所以相应的价格也有支撑。

而随着新能源整个下游需求的爆发,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需求拉伸,使得整个2021年基本上都是新能源对商品的发散的过程。而由于供给这端又因为能耗双控的影响,部分产能并没有得到实现,所以整个能源金属行业的商品价格涨幅也是非常高。

最后,贵金属方面,因为经济的复苏,同时带来货币政策的调整,使得全球的货币政策趋势效更加的收紧,包括后面taper的预期,整个大环境对贵金属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压制,所以整个黄金的价格相对来讲较弱。

2、2022年双碳仍是工业金属的核心驱动因素

整个2021年只是围绕在双碳政策进行预路演,2022年才是真正全面推进能源结构方式变革,以及建设多元清洁能源供应体系的时间点,所以双碳对整个产业的影响其实还是在初始阶段。双碳政策实际上是在改变行业供需,2022年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新的产能被限制,同时高耗能的产品一定会受到旧能源价格的上行影响,所以整个有色行业成本仍会提高。

同时,整个新兴的领域如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光伏域,对铜,铝这种作为优良的导体和轻量化材料的需求是在明显上升。所以对工业金属品种来讲,碳中和的约束和新能源领域的加快需求,都会使得这一轮周期商品高价位的持续度远远超预期。

3、2022年能源金属价格会维持高位

2021年整个电动汽车产业链的需求是远超预期,这也带来了全球电动化的趋势,甚至在未来的10年都有望进入一个快速渗透的阶段,特别是今年很多国家的渗透率水平已经超过10%,未来还会开展进一步的快速放量。在全球电动化非常明确的情况下,能源金属未来的行业供需的核心的矛盾其实并不是在需求端,而是在供给阶段,如果是以非常陡峭的需求曲线推演,实际上整个能源金属的供需应该是一直会存在比较明显的缺口。

那么在这种高速成长的情况下,锂方面因为在供给端,整个矿山的扩产有一个时间的滞后,会使得整个行业处于一个极度的供需不平衡的状态,所以价格应该还会持续的向上;

钴的核心驱动还是在于疫情的干扰,疫情使得整个刚果金的钴资源无法进入到需求消费的领域,而钴的下游需求60%左右用在电池,其中65%是在3C消费,所以需要关注2022年的消费能否崛起。同时全球的高镍化的产业趋势降本和提高能量密度的趋势仍是大方向,所以钴的需求相对锂会稍弱。

最后,镍的湿法冶炼会越来越成熟,展现出越来越大规模的一个扩展技术工艺,已经在逐渐影响镍的定价体系,因为湿法项目的成本具备很强的竞争优势,所以湿法项目大规模投产以后,有望加速整个锂电尤其是三元动力电池的替代和渗透。

4、2022年贵金属有望进入新的周期

2022年随着整个通胀的上行,贵金属应该会迎来新的机会,一方面,全球货币的宽松基础可能会动摇,也就是全球国家可能会进入加息的周期,每一次taper以及货币收紧的预期,都会对贵金属会产生一定的扰动,但是真正加息落地以后,整个黄金的抗通胀属性会在商品价格的驱动上面得到逐渐的体现。

另一方面,全球央行进入了货币的紧缩,其实蕴含在背后的因素是通胀的上行和经济的修复,复盘1970年同样的阶段可以看到商品当中贵金属还是有非常不错的表现。 所以随着通胀的加速,整个贵金属商品价格应该会进入新的周期。

5、稀土这一轮的超预期在于需求端

以前稀土的核心驱动称之为三把斧——收储,打黑和整顿。这三把斧的核心落脚点都在供给阶段。即使初期做了政策整顿,一旦商品价格上涨过多,供给端的问题如黑稀土等依旧会反复出现,从而使得商品价格出现回落。但是今年这一轮稀土周期有很多超预期的地方,不仅仅是在供给阶段,因为整个供给端经过了多年的政策加码和整顿后,整个供给端已经进入良性状态。真正超预期的还是在需求阶段,一方面在于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电机的稀土单位用量会达到2.5公斤-3公斤的量级,比传统汽车要高出很多。

另一方面在于风电,海上风电的发展和陆上风电的进展加深了永磁电机的使用,最后一方面在于工业的节能电机,国内的电机当中,节能电机的占比是非常低的,不超过5%,国家今年开始加大节能电机的推广力度,这会带来整个工业电机领域对稀土需求的拉动。

对于2022年的稀土价格还是保持比较乐观的,因为过去几年实际上整个稀土并没有像监管层提到的,反映出其本身的价值,未来稀土有望实现行业供需格局的反转和对自身价值的认可。

正文:

邱祖学:
我们这个报告题目叫做双碳改变行业的供需,整个商品的周期依然是在途的,也就是说对2021年-2022年整个商品的周期,我们依然非常看好。

实际上其实过去两年时间,市场投资者其实对于整个周期的判断和维度的一个判断上面来讲,其实还是出现一些预期差的。那么今年年初也不乏一些看空的声音,我们觉得其实核心的因素不外乎两点,第一,过去几年周期维度来看,整个行业的资本性开支是在一路往下走的。那么对于市场化的品种,比如说像铜铅锌这种品种,过去10年左右维度来看,整个行业的资本金扩张周期其实是已经进入到尾声

第二,全球的碳减排能源结构的转型,使得一些高耗的产业,比如说电解铝钢铁这种高耗能的产业,实际上供给阶段是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这也同时改变了整个行业的供需的曲线。在此之前,如果商品价格到一定高位以后,供给这端其实还是会有比较市场化的供给能够出来的。

但是随着整个双碳,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落实以后,供给曲线是越来越陡峭了,在整个供给曲线变得越加陡峭的时候,整个供给阶段对于行业需求阶段边界变化,其实是没办法及时的反应,这也会使得整个行业会由于需求这端边界的变化,导致整个商品价格弹性会很高。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两年的时间,在全球的经济不温不火的情况下,整个有色行业的商品价格却迎来一个波澜壮阔的行情。

那么站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依然认为整个双碳改变整个行业的供需曲线的观点没有变化。这一轮周期实际上比大家想象会更加长,也就是整个商品价格我们维持非常乐观的判断,这是我们的核心结论。

今天给大家聊的内容的话大概会分几个方面,第一,稍微回望一下过去一年的整个行情的演绎。第二,2022年怎么看待整个商品的一个供需。第三,会特别涉及到一些工业贵金属、能源、金属和新材料等,分别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首先给大家进行过去一年行业板块的回顾,主要围绕两大块,第一块应该是双碳,第二块我们觉得新能源其实可以合二为一,本质上来讲是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全球的能源结构转型的大趋势是非常明确的,那么这种明确的话可能对商品的影响实际上应该会有两个方面影响。

第一,整个供给端的变化会使得供给曲线越发的陡峭,而且是供给曲线向左上方进行移动。第二,是我们对需求最多的领域的影响,实际上是包括以电动汽车为代表的整个新能源,当然包括光伏和风电,那么这种旺盛的需求带动了整个商品的需求,从而推动了整个商品价格持续快速的上涨。

当然从各个品种来看的话,其实还是略有一些分化的,供给曲线更加陡峭的那种品种,无论是因为双碳,还是因为整个行业自然的演变,在越发陡峭的过程当中,商品的价格弹性是会更大的。

第二,整个需求端没有受未来产业发展趋势的影响,需求处于快速爆发阶段的品种,相对来讲它的商品的价格弹性应该是会更大的,所以从品种的结构来看,实际上工业金属品种当中电解铝,铜相对来讲价格表现应该是会更好的,铅的价格表现这稍微弱一些。

而由于整个双碳政策的影响,从今年的二季度开始,整个高耗能行业供给端是得到了明显的受限,部分品种的供需缺口是在持续扩大的。经济相对来讲是处在比较平缓的经济过程当中,所以整个产业链库存是在持续往下的,特别是像铜、铅、锌、铜、电解铝还有锡这种品种。

在贵金属方面,因为整个经济的复苏,同时带来货币政策的调整,那么全球的货币政策趋势效应该是更加的收紧,包括后来taper的预期,整个对贵金属的压制还是比较明显的,所以整个黄金价格相对来讲应该是比较弱的。

那么从小金属品种来看,整个商品是全面开花的,能源金属的表现应该是更加亮眼。随着整个下游需求,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为代表的新能源领域需求的拉伸,使得整个2021年新能源对商品的影响其实都是在发散的过程。比如像锰这种品种,其实也都是受益于整个新能源的发展,所带来需求的扩张,同时供给这端又因为能耗双控的影响,实际上部分产能没有得到实现,那么整个行业的商品价格涨幅还是非常可观的。

今年还有个最亮点的品种,小金属品种当中除了碳酸锂之外,稀土今年也迎来供需的双击,稀土的价格的话也是持续的大幅的上行。那么一方面是供给端,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整个供给端是受到了比较大的限制,因为疫情还有这个行业本身的出清因素,那么整个供给侧端应该是更加的紧张,同时受益于整个新能源下游的需求旺盛,整个稀土的价格其实也是持续在往上走的

截止到我们路演的时间点,氧化硼的价格是接近了90万的价格,所以价格的话基本上是在一直在涨的。那么从板块的情况来看的话,相对来讲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板块还是比较亮眼的。

那么这是我们做一个简单的回顾总结,就是过去一年的时间,基本上整个板块是围绕在整个能源结构的转型。

那么展望一下2022年,那么整个行业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变化,特别是在商品价格处于绝对的高位当中。实际上以前大家看待周期这种行业变化的时候,大家都是比较担心的,就是这种行业景气度的周期到底能够维持多长的时间。实际上商品价格一旦在高位的话,二级市场股票的表现相对来讲应该会差一些,因为整个商品价格涨上去以后,整个供给端对需求端或者供给端对整个供需平衡表的修复其实是在发力的。

那么随着商品价格的上行,那么整个供给阶段应该是慢慢会有量能的释放,使得整个行业重新进入供需平衡的状态当中。那么展望2022年,到底这种状态是不是能够维持,还是说商品价格会有比较明显的回调?我们觉得整个需求端还是平稳,然后供给曲线的这种陡峭程度其实依然在的,所以商品这个价格大概率还是会维持一个非常高的位置。

实际上我觉得站在这个时间点来讲,对2022年的整个商品的价格应该是更加的乐观,从2020年到2021年,如果你从全球的市场来考虑,实际上其核心的驱动因子还是在供给端,因为无论是疫情因素,还是说能源结构转型过程当中的能耗双控,还是说整个行业的自然出清的过程,其实整个供给这端是驱动过去两年商品价格绝对表现好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那么对于明年来讲,我觉得实际上核心的驱动因子有可能是会有一些变化,那么这种变化的话其实反而是体现在需求这端。

过去两个季度,就是2021年的三季度和四季度,整个需求端从上游的感受程度来看其实是比较弱的,比如以电解铝这种产品为例,过去两个季度,整个行业的产能是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但是我们看得到整个行业产品的库存是在持续往上的状态,就是需求这端进入到三季度以后,它是比较疲软的,但是我觉得在政策表明稳增长,以及明确未来经济和逆周期的调控会进行发力的情况下,我们觉得其实市场很有可能是严重低估了明年需求的韧性。

所以对明年的商品价格,我觉得其实比我们写这个报告的时候会更加的乐观,也就是需求端其实是在提供商品向上的弹性,同时由于供给侧的约束,供给曲线的陡峭程度依然是在的,所以我们觉得对明年来讲,商品价格可能不仅仅是说维持在高位,还有可能会进一步的上行空间,我觉得应该也是比较明确。那么从各个品种的一个选择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分为几大类给各位投资者去做去做解析。

第一个从工业金属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其实整个双碳还是最为核心的因素,在整个2021年,我们觉得还是围绕在双碳的政策在进行预路演。那么到明年2022年,我们觉得是各个政策在对整个供需的真正大发力的这时间阶段,那么各个产业的节能减排的路径图也基本上是确立的,同时明年会有更多的这种高耗能的产业会进入到全国性的二氧化碳的交易的过程当中。

所以实际上整个双碳在2021年,我们觉得其实还是预路演的阶段,那么到2022年是真正全面推进能源结构方式的变革,还有建设多元清洁能源供应体系的时候,所以我们觉得对整个产业的影响其实还是在刚刚开始阶段。

对于具体的政策我就不多说,主要还是从双碳的政策来看,实际上是改变行业供需的,对明年来讲,高耗的产品一定会受到能源,或者说旧能源价格的上行影响,整个成本的增速是在往上抬的,我们以电解铝为例,单吨的电解铝的耗电量其实是非常大的,因为整个电解铝产业行业自备炼厂的比例是比较高的,这也带来了整个行业的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占比是非常大的。

如果按照2020年电解铝3700万吨的产量来看,整个电解铝行业对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大概在4.36亿吨左右,也就说占了整个社会的二氧化碳大概5%不到的水平,这种占比看上去比值倒并不是特别大,但是实际上电解铝属于比较小众的商品,而钢铁那种其实应该是会更大的,因为它的产量可能是上10亿吨这种水平,所以整个行业在双碳影响下是非常大的。

那么对高耗能产业的影响,我们觉得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限制新的产能,而对于像铜这种品种,我们觉得还是从行业的供需基本面当中来看。那么过去8年时间是整个资本金开支的高峰时间,最近一轮的资本性开支时间应该是在2013年。那么2013年以后的时间,行业的资本金开支也是一路往下掉的。那么从全球矿山的平均开发周期来看,基本上是要到5年到7年左右的周期,也就是一个矿山真正投出来可能要5~7年的周期。

同时整个新兴的领域比如说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光伏这种领域影响,对铜这种作为优良的导体的需求是在明显的上升的。我们测算新兴领域对铜的需求,今年的量大概在150万吨左右,那么明年会在170万,2023年达到203万的量,到2030年,那么这个量级会突破371万吨,对行业的占比应该是在大幅提升的。

对工业金属品种来讲,碳中和的约束和资本性扩张的约束,都会使得这一轮的商品价格的持续度是远远超预期,我觉得这是过去一年多的时间,整个行业存在的最大的一个预期差。

第二,能源结构转型过程中,部分旧能源部分的商品会受制于能源结构的转型,部分行业供给端会受到非常大的冲击,而新能源金属的行业反而是会受益需求的这种贡献。

我们相信在过去5年的周期,就是2015年开始,电动汽车产业得到了国家的扶持和良性的发展,慢慢的进入自发的驱动。实际上过去一年的时间,整个电动汽车产业链需求端是非常超预期的,这也是带来了全球的电动化的趋势。

而在未来的10年应该是进入快速渗透的阶段。特别是今年很多的国家的渗透率水平已经超过10%的,我们觉得未来是进入快速放量的时间。所以我们觉得在全球电动化非常明确的情况下,能源金属未来的行业供需的核心的矛盾其实并不是在需求这端,而是在供给阶段,也就是说如果是以非常陡峭的需求曲线推演的话,实际上整个能源金属的供需应该是一直会存在比较明显的缺口。今年来看的话,镍钴锂这三个商品其实都体现出这个特征。

2020年8月的时候,碳酸锂的价格也就是在4万块钱左右,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商品的价格直接上涨突破20万的价格,而且同时在这种价格下,依然没有看得到行业的供需格局和行业供需的反转。

就是这种旺盛需求拉动了对上游原材料的需求,从而带动了商品的价格,也改变了或者说逆转了商品供需曲线。那么从未来的情况来看,我们觉得拉动的因子可能还是会非常大的。电新团队的预测是2022年整个国内的电动汽车的产销量可能就会突破500万辆,达到500~520万辆的水平。

同时美国也在加大整个电动汽车的补贴力度,明年其实也是处于高速发展期,应该说今年2021年是中欧的电动汽车产业链的爆发期,而明年可能是中美产业链的爆发期,我们觉得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那么在这种高速成长的情况下,我们觉得其实锂的供需还是非常优良的,整个商品的价格应该还在持续的往上走。钴受三元高镍化趋势的影响,使得钴的单位盈利量确实是出现了非常明显的下降。因为随着高镍化的驱动,对钴的依赖或者对钴的需求的拉动作用应该是更加小的。但这不意味着整个钴价会跌,比如说近期的看得到南非受疫情的影响,整个刚果金其实是没办法充分地释放产能到市场当中去,所以使得整个估价的话现在已经上涨到接近50万的价格。

我们觉得从稍微长远的趋势来看,钴的需求应该还是比较稳,毕竟电动汽车需求增长应该还是比较快的,但是我觉得钴往上弹性基础相对锂来讲会弱一些。那么从镍来看,今年镍价表现的也非常不错,那么这种是明显的受益于整个电动汽车的产业链的需求,我们称之为整个电车开启了行业的新一轮的周期。

新的周期不仅仅体现在需求这端,也体现在非常多的技术上面的创新,比如说以前红土镍矿示范冶炼项目在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都是比较少的,但是随着整个电动汽车对硫酸镍的需求增长和硫化镍矿的枯竭,那么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其实越来越成为未来放量的新方向,或者说未来主流。

另外就是黄金,以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我们觉得虽然到目前为止,我相信大家可能预期上面来讲其实还是比较低的,但是我们觉得其实随着整个通胀的上行,我们觉得贵金属其实应该会迎来新的投资的机会,无论是今年全球央行的放水,还是说上游原材料价格的上行,包括能源价格,比如说煤炭、天然气的价格,还有国外的通胀的压力都是逐渐在上升的。

当然这种上升带来一方面的影响是全球的货币的宽松基础可能会动摇,也就是全球国家可能会进入加息的周期,可能每一次taper或者说收紧的预期,会对商品价格产生一定的扰动,也就是对贵金属会产生一定的扰动,但是实际上等真正加息落地以后,整个黄金的抗通胀属性会在对商品的价格驱动上面得到逐渐的体现。

其实全球的央行进入了货币的紧缩,其实蕴含在背后的因素是通胀的上行和经济的修复,我们复盘了1970年的同样的阶段,商品当中贵金属还是有非常不错的表现。 所以我们觉得随着通胀的加速,那么整个贵金属商品的价格应该会进入新周期。

接下里详细讲讲各个分类的情况,首先铜方面,2021年,整个铜矿的供给的增速,是这几年以来最高的,一方面是得益于整个疫情的控制,第二方面在于全球化下,大的龙头企业的扩张,从5年左右的周期的情况来看,正好进入了扩张的周期。过去5年一直在矿山投资和开发阶段,随着投资的结束,逐渐形成产量的贡献。

从未来几年的情况来看,整个铜矿的供应今明两年的增速还是能够达到5%~6%。但是从2023年开始,那么整个铜矿的供应增速会掉到3%以内,也就是略持平需求阶段的增速,所以我们觉得从长一点的维度来看的话,行业的供需还是非常不错的。

从需求来看,整个新兴的领域,我们觉得对它的拉动应该还是非常的明显,如果看长远的维度,到2030年新兴领域当中对铜的需求量会达到360多万吨。

同时铜作为工业金属当,大家也要关注明年的需求韧性,其实就是新基建和老基建正好处于共振的时间窗口,会提供未来稳经济和稳增长。整个国内的基建和电网的投资其实都是在加速的,所以会驱动整个新老基建带出共振的时间窗口,对同类需求拉动和对商品价格的影响应该是最大的。

对于电解铝,我们复盘过2020年至今的铝价,整体上我们觉得还是一个持续往上走,虽然9月份以后,电解铝整个板块还迎来了一个比较大级别的调整,但实际上随着整个行业产能的促进和控制,整个供给端的约束其实是非常明显的。

电解铝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依然还是一个供给侧改革所带来的行业红利。行业的天花板并不是因为双碳政策带来的,其实是因为2017年左右的供给侧改革。在此之前可能大家对电解铝的供给侧改革还是有比较多的担心,但确实2017年供给侧改革决定了整个行业的产能天花板,就是在4500万吨,所以在过去几年整个行业新增的、已投产的、在建的项目是越来越少的。

明年虽然煤炭和预焙阳极的价格有可能会有所回暖,但明年实际上也是电解铝碳排放进入全国交易的时间点,整个电解铝的成本还是会有所上升。另外,未来新增产能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包括像云南这种水电铝搬迁的问题,到目前为止这些进展应该都是在低于预期的。

接下里看看能源金属,碳排放的倒逼全球都在加速电动化的转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全球的电动产业化的趋势应该是非常明确的。现在美国也在加大政策力度了,在此之前,美国相对来讲政策的干扰因素还是比较少,而为了加大整个美国电动汽车的发展,近期美国两会通过了对新能源汽车的新的补贴的方案,所以我们觉得今年电动汽车领域当中是处于中欧的共振,那么明年会不会成为中美的共振,我觉得还是有非常高的概率。

那么对于具体的品种来看,我们觉得随着下游需求大幅的放量,锂钴镍这种品种需求还是保持非常高的,而在供给端,因为整个矿山的扩产有一个时间的滞后,会使得整个行业处于一个极度的供需不平衡的状态,从而整个商品价格处于大幅的上涨趋势。

从商品的价格上涨的情况来看,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整个资源端其实不仅仅享受到整个行业发展的阿尔法,同时的话享受到整个产业链中处于最上游过程当中的贝塔。

中游无论是正极材料厂商,还是说锂盐加工厂商,他们扩产的力度和节奏都是更快的,这其实是加重整个资源端的一个紧张程度,所以从价格的演绎的情况来看,其实商品价格会涨的更厉害。

那么从资源的新增供给的情况来看,短期内供给依然是受限的,真正要出现这个行业的供需的逆转,还是要等到2023年。

这一轮的价格,和以往相比也有不一样的因素,主要来自于需求端,实际上我们回顾过去两年左右的时间,整个行业的反转最重要的一个因子其实来自于磷酸铁锂的需求爆发。这个需求爆发是以铁锂应该以高配电池技术和CTP的技术的发展为由,从而带动了对碳酸锂的需求,同时也带动了整个行业,特别是磷酸铁锂、磷酸铁这种板块的持续的放量,甚至带动了整个上游的需求。

目前皮尔巴拉的这种小规格的拍卖的锂矿价格已经拍到了2300-2350美元一吨的价格。在上一轮周期中,碳酸锂的最高价格也是达到了20万左右中,而锂矿的价格也只有1000美元,所以这一轮周期整个锂矿是在持续的享受非常高的溢价的。

我觉得只要需求还依然维持非常高速的增长的情况下,整个锂价应该不会出现像上一轮周期当中大幅的下跌情况,反而商品的价格会维持非常高的位置当中,而维持这种高位是为了刺激更多的产业资本的进入,从而满足下游爆发性需求的增长。所以我觉得这是对未来锂的判断。

对于钴相对来讲会偏谨慎一些,它在过去的一年当中其实表现也是非常不错的,大概从20万涨到接近50万的价格。当然过去一年时间,我们觉得钴的核心的驱动肯定还是在于疫情的干扰,疫情使得整个刚果金的钴资源没办法进入到需求消费的领域,所以使得整个估价相对来讲也表现的是非常不错的。但是从需求这端来讲,全球的高镍化产业的趋势降本和提高能量密度应该还是大的方向,所以整个需求会表现的稍微弱一些。

最后,镍方面来看,红土镍矿的湿法冶炼项目的大规模扩产,对整个供给侧的冲击应该是会越来越加显著的。在此之前,国内的红土镍矿冶炼也只有中国中冶有技术和有现成的项目,但是从明年开始,包括华友等在刚果金的项目逐渐获得了技术的成熟和项目的投产,对整个行业供应的压力应该是在加大的。

另外,其实整个钴的下游的需求其实还是60%左右用在电池,14%左右用在高温合金和6%用在硬质合金分辨率,但是在电池的领域当中,大概是在35%是动力电池,65%是在非动力电池,也就是以3C为代表的消费电子的一个领域,所以我们觉得其实从钴的核心的驱动因子来看的话,还是要看3C消费。

从商品的供需情况来看,实际上整个行业还是会有比较充足的供应,特别是从产能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应该还是比较充足的供应,所以我觉得无钴化应该是低于预期的。那么从镍的情况来看,随着湿法冶炼越来越成熟,展现出越来越大规模的扩产技术工艺,固定的投资应该都是在优化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整个湿法我们觉得应该是在逐渐的影响镍的定价体系,因为湿法项目的成本应该还是具备很强的竞争的优势。那么湿法项目大规模投产以后,其实是有望加速整个电动汽车,特别是三元动力电池的替代和渗透的,那么这部分具体的内容,因为涉及到一些工艺的问题,我这里就不多重复。

最后有关新材料,我们是看好的是内循环的基石,而且国产材料的替代空间应该是非常大的石英和靶材,以及高温合金,其中石英是半导体材料,靶材也是半导体核心的一个国产化的材料。至于高温合金,我们觉得高温合金应该是整个工业材料塔尖上的东西,同时也在国产替代当中,未来空间应该是会非常大的,同时工艺的技术壁垒也是最强的,随着国产大飞机也好,国产发动机突破也好,实际上都是高温合成的需求。

见智研究:
非常感谢邱老师细心,全面的讲解,我们借着宝贵的机会,也是有一些问题想向邱老师请教。

首先,过往的稀土价格基本上都是在政策驱动下,所以价格呈现暴涨暴跌这么一个特征。然后今年的政策在推一些高效节能电机,您觉得明年稀土价格还会这样波动吗?另外,稀土的供需结构是否会有变化?

邱祖学:

以前,整个稀土的核心驱动我们称之为三把斧,那么第一把斧是收储,第二把斧是打黑,第三把斧是整顿。其实这三把斧的核心落脚点的都是在供给阶段,也就是供给驱动型。那么一旦商品价格涨上去以后,这些供给端的问题其实是会有反复的,也就是说商品价格涨上去以后,供给端像黑稀土这些东西也开始出现,从而又使得整个商品价格又进一步的回落。

那么今年的这一轮,我们觉得非常超预期的地方,其实不仅仅是在供给阶段,因为整个供给端经过了那么多年政策加码和整顿以后,其实整个供给端是进入一个比较良性的状态当中去了。那么真正超预期的地方还是在需求阶段,一方面,在于电动汽车,新能源汽车电机的稀土单位用量会达到2.5公斤-3公斤的量级,是比传统的车要高很多的。

另一方面在于风电这一块,海上风电的发展和陆上风电的进展加深了电机使用,最后一方面在于您讲到的工业节能电机,以前我们觉得在能耗结构的转型过程当中,大家其实都是做减法,产量也的确在减了,但是实际上没有看到一些存量的这个产业当中是能够直接实现减排的。

这一大块中最重要的就是在电机领域,那么我们在国内的电机当中,实际上节能电机的占比是非常低的,应该不超过5%,那么国家是在驱动和加大节能电机的推广力度,这个会带来整个工业电机领域对需求的拉动。所以我们觉得整个新能源或者能耗结构的转型过程当中,以前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镍钴锂这种品种,但在电动汽车达到500万辆级别以后,对一些以前相对来讲边际影响没那么大的品种,也开始产生大的影响。

所以整个行业其实是在发散的状态当中,那么对于明年的稀土价格我们还是保持比较乐观的,因为过去几年,整个稀土并没有像监管层提到的,反映出它本身的价值。所以我们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是要实现这个行业供需格局的反转和对自身价值的认可。

见智研究:感谢邱老师的分析。第二个问题是今年这种双碳政策下,就是您刚才也提到了电解铝,然后我想了解有关一些能耗比较低的像再生铝这些的话是不是也有一定的机会?

邱祖学:
您说的是非常好的,实际上参照国外的这种能源结构的转型,特别是在城镇化到达一定的高度以后,那么循环经济或者循环的这种商品再生的产业应该是要得到大家的重视。实际上在需求依然是在扩的情况下,如果供给端的瓶颈却出现的话,一定是会推高整个商品的价格,那么在整个产业发展来说其实是不太利的,因为过高的商品价格一定会抑制需求,那么如何满足未来的需求?

除了新建产能外,其实还能依靠的就是再生金属或者再循环,包括再生铝也好,再生铜也好,还有包括其他的甚至包括电池的回收也好,其实都已经在进入到快速或者高速的发展过程当中了。实际上我们在国内的再生铝产能的占比其实已经接近20%左右了,每年大概会有500万吨左右的再生铝的量级。

一旦整个电力的产能或者天花板限制住,那么谁去满足未来的旺盛的需求和轻量化的需求,我们觉得其实在这里再生铝应该是一个最佳的途径。那么如果从二氧化碳减排量的情况来看,实际上其实整个单吨的再生铝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仅仅只有原生铝或者说电解铝的10%不到的水平,所以实际上这个也是符合未来的大的发展趋势的。

见智研究:
好的,感谢邱老师的解析。那么有关锂,它这一轮的涨价周期不管是时间的长度,还是说价格的高度,都远远超过了上一轮。您觉得从明年来看的话,高景气度还是会这样继续维持吗?

邱祖学:

刚才主持人也提到了类比上一轮的2015年到2017年左右的周期,那么那一轮的周期其实跟这一轮周期是有不一样的因素。那么第一个不一样的因素是什么?就是上一轮的时候其实是以商用车的爆发为核心的一个驱动,上一轮是以政策为导向的,那么随着整个政策的减弱和商用车本身的景气度回落,因为整个商用车的市场相对来讲没有太大,所以使得商品的价格一旦突破18万以后需求又跟不上,然后政策上面又在进行调整,导致后期供需就在减弱。那么第二个是什么呢?其实上一轮的价格涨到18万以后,供给端也有一些边际的变化,整个供给阶段也开始慢慢的释放出量来了,那么把整个供需平衡表给打破了。

但这一轮不一样了,首先需求的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轮的结构来看,其实政策扰动是非常小的,因为以造车新势力为代表的这些车,比如特斯拉都是在激发大家对产业的认识,和对电动汽车的认可。那么实际上其实是驱动了 To c端或者说居民自发性消费的需求,而这种消费需求是更具有可持续性的。

其次,这一轮中电动汽车其实是进入了拐点,也就是10%左右的渗透率。那么一旦商品进入了10%的渗透盈利以后,它是会能够形成非常好的正循环,是在加速需求的爆发,这也会使得整个需求曲线越发的陡峭。

最后,我们觉得明年下半年开始,也会有一些供给的释放,也就是新建的产能和扩产的项目也会慢慢的出来,但是在整个陡峭的需求曲线面前,实际上整个行业的商品价格依然应该会维持在高位的,所以锂价我们依然是保持比较乐观的判断。

见智研究:

我们也观察到青山开始做镍铁到高冰镍,再到硫酸镍这么一个产线,您觉得工艺益相比之前会不会是一个突破或者形成竞争?

邱祖学:
实际上镍的研究应该来讲在整个商品的当中属于比较难的话题,因为镍的整个工艺路径处于一个不稳态的状态当中,它不断涌现出新的工艺,新的形态,所以它其实研究起来其实属于比较难的。刚才您提到的一个问题最重要的是什么?镍铁,做成高冰镍,再做成硫酸镍工艺,到底会不会是成为未来的主流?我有的时候给大家做类比的时候,其实类比的是碳酸锂跟氢氧化锂,如果氢氧化锂的价格很高,那么锂盐加工厂是更加愿意去生产氢氧化锂的。

今年整个三元的需求确实很好,带动了硫酸镍的价格,镍铁对应的是不锈钢的需求,那么不锈钢相对来讲是比较稳态过程中,所以就会产生价差,也就是硫酸镍折到金属镍镍价和镍铁得到金属镍的镍价是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价差。

那么这个价差一旦超过镍铁到硫酸镍的成本也就意味着用镍铁去做硫酸镍是可有利可图的,所以我的理解是对青山来讲,如果硫酸镍的溢价太高了,他一定会用镍铁去做硫酸镍,但是如果是说硫酸镍相对来讲没有太大的溢价,实际上这种产业线应该是无利可图的,自然不会有人去干这个事。

第二,对这种产业的影响是什么?这个工艺路径没有打通之前,其实大部分的投资者都会认为硫酸镍跟镍铁的定价是二元化的定价,就是硫酸镍的价格受益于三元的需求,跟传统的镍和传统的不锈钢的需求是没有关系的。这会产生一个问题就是同样的镍盐,但是折到的镍价是不一样,也就是其实二元化定价的体系。

镍铁转做高冰镍再到硫酸镍,其实就是把二元化的定价体系给打破。那么后面无论是以硫酸镍的形式,还是说以镍铁的形式存在,最终的定价的方式都是以金属镍价去定价的,要不然中间会产生套利的机会。

见智研究:

我们最后一个问题就放在贵金属上,美国现在通胀的数据有点持续超预期,然后它升息预期也有提升,您觉得明年贵金属的走势波动是不是会和今年一样?还是说略有不同?

邱祖学:

明年我们对贵金属其实还是保持比较乐观的,那么这种乐观其实主要基于在疫情期间,全球央行处于大放水的阶段,那么黄金作为我们称之为终极货币,也就是属于现金等价物购买力的形式存在,那么现有的1800美金左右的黄金价格应该还是处于低估的,对于它到底明年怎么个走法,我们觉得还是会有一些分歧,那么这种分歧其实就是在通胀和加息面前到底谁做主导

在真正加息没有落地之前,整个商品价格还是会受制于加息落地的预期,在这里面也就是货币政策进入周期的预期在这里面,所以商品价格相对来讲会走的比较纠结一些。

一旦第一次加息落地,我们觉得基本上就是靴子落地,同时也验证了整个全球的通胀是处于加速状态当中,这也意味着未来整个贵金属的价格应该会进入主升浪当中,这是我们对贵金属明年的一个判断。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相互•﹏•
举报

一看就像实习生写的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