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泰山压顶”!欧元区通胀居高难下

作者: 卜淑情
能源短缺、HICP权重更新、工资复苏缓慢,真是emo了...

尽管11月通胀率创25年新高,欧央行还是坚持将目标维持在2%不变。然而,要想将通胀降至目标水平以下,欧元区还面临着三重“泰山压顶”。

投行巴克莱于12月21日发布报告,称能源短缺、HICP(调和CPI)权重变化以及薪资复苏延迟可能给欧元区通胀水平带来上行压力。

能源短缺或对通胀产生持久的溢出效应

欧洲能源短缺可能会对2022年的欧元区通胀产生更持久的溢出效应,能源价格持续飙升可能在未来6-9个月给欧元区通胀带来上行压力。

首先,欧洲天然气短缺将批发价推升至历史高位,而且没有出现下降的迹象。天然气库存仍然紧张,导致现货价格可能受到天气、地缘政治波动的严重影响。

巴克莱称,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边境问题恶化,可能导致北溪2号天然气输送管道不能及时投入运营。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管理局也曾表示,对北溪2号项目的认证工作尚未重启,因此该管道的正式运营时间还将推迟至少数月。

冷冬、供应中断以及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增加量低都可能导致欧洲天然气价格短期内飙升。

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数据显示,如果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保持目前水平,到明年3月底,欧洲天然气库存可能降至不足库容的15%,创下历史最低水平,这还是在正常天气条件的情况下。

此外,当前的市场定价显示,能源期货价格在冬季之后仍保持高位,这表明,市场可能会面临更持久的供应和库存短缺。

据洲际交易所(ICE)官网数据,被视为"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的TTF基准荷兰天然气期货在当地时间12月21日涨超20%至近181欧元的历史高位。截至目前,该价格小幅回调,但是仍处于历史高位水平。

电力方面,今年可再生能源发电仍不稳定,市场对天然气和煤炭的依赖增加,而核能发电可能会因法国两座核反应堆在短期内停工而受到进一步影响。

目前,在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大多数国家,天然气价格激增已经传导至批发和零售电价。

值得一提的是,德、法、意三国(欧元区三大经济体)可能并不能阻止天然气市场价格往下游传导,明年能源价格或继续上涨,推高通胀水平。

以德国为例,大多数德国家庭采用的是12个月期固定能源费率,供应商通常会在每年1月重新定价。其中,电力的购置成本占了23%,可再生能源附加费(EEG)占了24%。

德国已经宣布将EEG下调40%,因此,德国家庭在明年年初将在很大程度上免受电力购买价格上涨的影响。然而,据路透社此前报道,德国很可能提高明年的家用天然气价格,1 月份天然气价格仍可能以两位数的速度上涨。

假设1月份天然气价格按月上涨18.7%,德国的总体通胀率可能会在明年Q1从能源中获得额外约0.5个百分点的增长。

对于风险更高的欧元区小国来说,巴克莱表示,假设在明年Q1期间能源价格的冲击仍然很大,上半年能源对整体通胀的贡献将保持在高水平。

HICP权重变化或带来不确定性

欧元区HICP权重的变化可能会继续影响2022年通胀水平。

此前,根据欧盟统计局的要求,欧洲大多数统计机构在2021年1月改变了HICP权重,以应对疫情导致的消费模式的变化。权重的变化促进了欧元区通胀的回升。

为了解释HICP权重变化对2022年整体和核心通胀的潜在影响,巴克莱假设了三种权重变化情况:采用2020年权重,采用2021年权重,居家消费回弹填补疫情相关消费权重下降的50%。

结果显示,在采用居家消费回弹权重的情况下,核心通胀率在2022年Q2至Q3期间,将比采用2021年权重下的核心通胀率高出0.4个基点。

如果采用2020年的权重,核心通胀率将2022年Q2至Q3期间(旅游高峰期间)被推高,年同比核心通胀率甚至可能超过今年11月份2.6%的水平。

11月下旬,欧盟统计局确认,由于疫情期间消费模式的变化,年度HICP权重更新将再次遵循非标准程序。

巴克莱预计,2022年的程序应该与2021年类似,不过,权重的不确定性对明年欧元区通胀的影响很大,尤其是核心通胀率。

工资或在2022年下半年才开始复苏

巴克莱重申了其工资预测,称一旦现有的集体劳资谈判协议开始到期,德国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欧元区工资应该会在2022年下半年开始复苏。

作为欧洲的最大经济体,德国很可能在2022年年末一次性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25%。此前,德国三个政党已经就新的联合政府达成协议,计划将德国最低工资标准从目前的每小时9.60欧元提高到12欧元,但遭到央行与雇主协会的强烈反对。

巴克莱的初步估计表明,德国未来两年工资可能增长3-4%,这与德国央行12月的预测基本一致。

然而,同样作为欧盟三大经济体之一的意大利由于疫情后复苏疲软,工资增长可能会出现停滞,数据显示该国10月份失业率高达9.5%,环比增加了0.4个基点。

巴克莱表示,2023至2024年欧元区工资年增长率将反弹至2.5-3%,工资增长可能会在2024年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并不足以令工资发生螺旋式上涨。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