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价格的剧烈波动,让这群对冲基金“赚麻”了

作者: 韩旭阳
今年前11个月,全球对冲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8.7%。

在航运成本动荡的这一年里,对冲基金获取了巨额回报。

今年,干散货航运价格已飙升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在全球需求复苏和港口拥堵的推动下,集装箱运费也大幅上涨。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对冲基金Paralos的负责人Demetris Polemis表示,今年干散货价格的上涨和波动性,“为我们带来了一些自2011年成立Paralos以来最好的交易机会”。

该基金管理着约4.5亿美元的资产,从事构成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Baltic Dry index)的期货交易。截至11月底,该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为110%,是自成立以来回报率最高的一年。

他补充称,奥密克戎病毒的出现以及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带来的限制,“表明明年市场将处于高位但波动较大”。

根据发给投资者的数据,由富达(Fidelity)前投资组合经理Darren Maupin管理的Pilgrim Global投资集团今年以来上涨了117%左右,其中约四分之三的收益来自航运。

AHL是全球最大的上市对冲基金英仕曼旗下的量化对冲基金,以量化管理期货CTA策略闻名,资产规模达1395亿美元,其在一系列市场上交易的Evolution基金今年以来已上涨16.9%。

HFR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全球对冲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8.7%。

航运业“转运”了

多年来,航运业一直不受投资者的青睐,因为其回报率较低,且反复出现繁荣与萧条的周期循环。

但近年来,随着部分基金对一些新的、未被开发的市场进行押注,这一行业已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集装箱和干散货价格都在一个固定区间内波动;但今年以来,集装箱和干散货价格大幅上涨,给对冲基金带来了丰厚回报。

跟踪集装箱运价的波罗的海集装箱指数今年以来也已上涨约180%,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今年以来已上涨75%。大宗商品需求强劲,加上边境限制、船员短缺、疫情导致港口运输延误,以及3月份的苏伊士运河堵塞,都推动了该指数的上涨。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及,商品和原材料供不应求的局面使得海运费飙涨,全球航运业收入创2008年以来新高。

波动性成就高收益

而对冲基金恰恰可以从这种波动中获利。

今年秋天,Paralos押注,航运成本的波动率被市场低估了。该公司收购了Capesize指数的期权,由于风暴使港口延误,这类衍生品价格飙升,有些甚至涨了十倍以上。

Cleaves资产管理公司驻挪威的首席执行官Joakim Hannisdahl今年以来已经获得了34%的收益,得益于航运类股票在今年大部分时间里的飙升,之后他开始押注航运价格会随着费率下跌而下跌。

随着奥密克戎感染病例的迅速增加,各国政府开始再次实施各种限制措施。一些基金经理预计,2022年部分航运费率将继续保持在较高水平。

一些交易员表示,即将出台的、限制航运业碳排放的新规定也可能迫使船舶降低航速,因此会降低其运力,推高运输价格。

海洋投资管理公司(Oceanic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Cato Brahde指出,随着航运业向清洁燃料过渡,市场将出现波动。他认为:

这可能会创造一个航运和能源投资的超级周期,类似于20年前中国加入世界经济的行列时所经历的。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