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首家上会企业博隆技术主板IPO遭否:实控人认定再遭追问

作者: 郑敏芳
那些无法回答的问题

2022年首家受审的IPO项目被否了。

1月6日晚间,据证监会官网,上海博隆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隆技术)未获通过。

发审委员围绕博隆技术成立之初原始股东原价退出是否存在利益安排、第一大股东未被认定为实控人、跨期调节收入以及存货风险等共四大问题展开问询。

事实上,其中多个问题早在反馈环节之时便遭到证监会多番问询。

比如,博隆技术的实控人由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的7名创始自然人担任,而作为发起股东,同时也是第一大股东的博实股份(002698.SZ)却并不在实控人范围以内,而这一举动的目的也在发审会上遭到证监会的多番质疑。

“发行人代表说明双方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是否存在通过实际控制人认定规避同业竞争或潜在竞争的情形。”证监会指出。

对于同业竞争问题,大股东博实股份曾出具一份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而博隆技术也曾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博实股份在公司决策及实际经营中不具有控制权。”

但事实是博实股份的董事长邓喜军从2001年11月至2009 年12月曾担任博隆技术的执行董事和董事长。

种种迹象皆表明未担任实控人的博实股份与博隆技术之间并不只是简单的参投关系。

事实上,在此次发审会上,证监会也再次就邓喜军与博隆技术的关系发问。

“邓喜军及博实股份参与发行人经营管理决策情况,是否曾实际控制发行人”。证监会指出。

不仅如此,博隆技术实控人之一陈俊与邓喜军配偶间的资金往来也引起证监会的关注。

“陈俊与邓喜军配偶间存在大额资金往来的原因及合理性。”证监会指出。

再如,发起股东周浜村村委会曾在上海博隆粉体工程有限公司(博隆技术的前身)设立之初出资255万元用于支持其发展,但是却在2年后按原投资额退出。这一情况也引起证监会关注。

“周浜村村委会2001年入股时是否对退股事项进行了约定,是否有相关支持性政策文件。”证监会指出。

而这一问题早在反馈环节便引起证监会关注。

彼时博隆技术在招股书中对于周浜村村委会“原价退出,分文未取”的问题解释称:周浜村村委会对发行人的投资作为招商引资项目扶持,约定到期退股。

而从此次发审会上这一问题再次遭到问询的情况来看,证监会显然并未采信这一说法。

博隆技术的问题也远不止于此,其自身还存在存货高企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博隆技术从2018年至2020年的存货分别为3.76亿元、5.80亿元和9.87亿元,占同期总资产比例为 38.20%、37.69%和47.79%。

对于这一风险,发审委员也要求其进一步说明存货情况。

“发行人代表说明在产品的存放地以及期末盘点情况”、“说明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亏损合同”。证监会指出。

面对种种无法解答的问题,博隆技术的被否似乎也并“不冤”。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