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的代价:英国通胀失控

作者: 侯秋芸
缺电、缺劳动力。

2021年11月英国CPI同比上涨5.1%,为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5.2%),远高于英国央行设定的2%通胀目标,该通胀水平在欧洲国家中的排名也相对靠前,欧元区为4.9%。

图:欧洲部分国家11月CPI(%)

数据来源:wind

从分项来看,通胀上行最大的贡献来自交通运输(1.34个百分点),源于汽车燃料和二手车价格的上涨,其次是住房和家庭服务(1.28个百分点),居住成本的上升主要是受能源价格上限上调后天然气和电力价格相应上涨的推动。

(注:作为能源监管机构,Ofgem每年在2月和8月更新能源价格上限,4月和10月生效,以确保反映能源供应成本的变化,保护家庭免受价格大幅波动的影响。2021年10月,Ofgem将能源价格上限定为1277英镑,较4月份上限提高了139 英镑。)

为了应对通胀,英国央行于去年12月将基准利率从0.1%的历史低位上调至0.25%,使其成为疫情期间首个加息的主要央行。此外英国央行预计,2022年春季通胀将升至6%水平,此前的预测为4%。

英国目前所面临的通胀压力与欧洲其他国家类似,皆源自于疫情背景下全球供应链瓶颈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但其中脱欧带来的冲击也不容忽视,给通胀又添了“一把火”。

能源供给方面,跨国电网建设被放缓甚至搁置造成“孤立无援”的局面,移民政策收紧导致劳动力短缺雪上加霜。

进入2022年,还要面临新的贸易问题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举报

学习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