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蚂蚁战配”基金锁定期将满,5个产品三盈两亏,命运难料

作者: 陈嘉懿
最终答案将在三月底四月初陆续揭晓。

曾经别称为“蚂蚁战配”基金的五只创新未来基金,现在显的有些命运有些尴尬。

根据最新的基金净值显示,这批于2020年三四季度陆续成立的创新未来18个月基金,截至1月13日,呈现两亏三微盈的结果。

考虑到上述基金的产品的成立日大致是在2020年9月29日至2020年10月13日之间,所以,它们也将于2021年3月末到4月初陆续到期。

还有至多三个月,首批创新未来基金的基民就将获得申赎机会,不知道投资者到时是否能够满意?

曾经盛大亮相

“创新未来18个月”基金曾经是“闪亮登场”的。

这批产品曾经创下数个业内“第一”。

业内第一个线上、线下大规模“联动”营销推广的基金品种。

业内首批同时联手六家顶级基金公司的王牌基金经理共同发起募集的基金。

业内首批只在线上平台和基金公司直销渠道销售的创新产品

2020年的9月末10月初,创新未来基金的营销广告“铺天盖地”,基金圈第一次见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刷屏”。车站上、地铁里,微博开屏、支付宝首页,甚至还有电话营销。

在这样的营销阵势下,首批5只创新未来基金募集全数募集到了份额“上限”,合计“吸金”约600亿元,认购户数近1360万户。

随后经历波折起伏

但随后基金遭遇一系列变数,先是预定参与的大型互联网集团IPO战略配售成空。

几天后,蚂蚁和基金公司联手作出罕见安排:

安排一个月的退出选择期,让投资者按基金份额净值退出。

从后续的年报数据看,5只创新未来基金持有人户数减少了近259万户左右,份额减少了近195亿份。

这批退出的基金投资者,日后看,未必是“吃亏”的。

之后是,A股基金迅速进入市场表现的巅峰状态,随后在2021年春季突然出现风格转换。

一场大的投资考验,在随后的十多个月展开,并延绵至今。

五只基金净值“分化”

截至1月14日,所有的创新未来基金,还有至多三个月的封闭期,后续的三个月对于所有基金经理都是重大考验。

从目前看,所有的创新未来基金都没有创出特别高的收益率,其中尤其是两只基金还在“水面”之下,压力尤其大。

从最初的情况看,各家基金公司都派出了比较知名的基金经理。

其中除华夏基金的周克平相对年轻以外,中欧基金派出了当时的事业部负责人周应波、鹏华基金派出了投资业务负责人之一王宗合、汇添富基金派出了研究总监劳杰男,易方达基金派出了投资一部总经理陈皓。

但各家基金公司的王牌显然风格不同。

汇添富的劳杰男是偏价值风格的基金经理,而且在公司内部承担研究团队的管理工作,可谓研究资源集于一身,当时被投资人寄予厚望。

中欧基金排出了当时公司两大IP之一的周应波(另一位是葛兰),周应波本人是典型的成长风格,且灵活多变,事后看这个风格特点在基金管理者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此外,易方达的陈皓,是当时易方达几个风格团队之一的负责人,也是权益投决会委员;鹏华基金的王宗合是其时的国民基金经理,都有很大的关注度。

最有趣的是周克平,算是当时的“小字辈”,在当时的路演中表现还比较稚嫩。但事后看,年轻敢博的他倒是持续扭转乾坤,把管理初期的负收益成功克服,表现比较出色。

总体看,在市场的高估值区位,接手了大规模基金的管理,几个王牌基金经理都是拿到了“高难度”的考卷。

整体结局如何?

值得关注的是,首批创新未来基金未来的命运会如何?

从历史上,其他有持有期要求的基金看,无论创下怎样的净值表现,只要有正收益,相当部分基金的持有人都会选择赎回。

这在兴全合宜、中欧恒利等身上都有发生。

但这种赎回可能对于基金经理的品牌不无好处。

无论是谢治宇还是曹名长,在把持有人送到“盈利出局”,都为后续的再募集打下基础。

尤其是谢治宇,基本上在管理兴全合宜中:“一战封神”,昂首进入一流基金经理的行列。

而对那些没有扳平的基金而言,短期内基金持有人很有可能会长期在册,等待解套。但后续,扳平后,可能会集中流出,某种程度上这才是真正有考验的事情。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