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药”的忧虑:新冠病毒会进化出“耐药性”吗?

作者: 周晓雯
病毒会突变,但药物不会。

随着世界抗疫浪潮进入下半场,新冠口服药开始站上舞台。

2021年12月22日,辉瑞公司新冠小分子口服药PAXLOVID针对高风险轻中度患者的EUA申请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

次日,另一款新冠小分子口服药——默沙东Molnupiravir也获得美国EUA批准,且此前已在英国获批上市。

今年1月21日,药品专利池组织(Medicines PatentPool, MPP)宣布,27家药企获准仿制默沙东新冠口服药,其中包含5家中国企业。

“新冠口服药”无疑成了岁末年初最炙手可热的概念和“风口”

然而,研究人员和监管机构担忧,随着新冠病毒的不断突变,最终可能产生“耐药性”,“绕过”抗病毒药物。

“我们知道这很可能在某个时候发生,所以我们需要战胜它,在它失控之前把它扼杀在萌芽状态。”

FDA要求辉瑞和默沙东监测病毒的耐药性,并每月提交报告,作为批准上市的条件。

FDA还表示,它可能会要求制药商评估他们的药物是否能抵抗任何有可能产生的变种,并必须向政府提供药物样本以供评估。

“与任何病毒一样,SARS-CoV-2也不例外,有可能出现耐药性,从而影响现有的治疗方法。

”“因此,FDA将(耐药性监测)机制作为授权的一部分,以帮助了解变种对这些产品的潜在影响。”

辉瑞口服药可能更易产生耐药性

由于两种药物的抗病毒原理不同,因此产生耐药性的程度也不尽相同。

据华尔街日报称,独立研究机构发现,新冠病毒更有可能对辉瑞旗下Paxlovid产生耐药性,而不是默沙东生产的Molnupiravir。

Paxlovid是一种蛋白酶抑制剂,通过阻断病毒复制所需的一种蛋白酶来阻止病毒的复制;而Molnupiravir是一种聚合酶抑制剂,通过抑制病毒RNA依赖的RNA聚合酶整合进RNA链,阻止病毒RNA的复制。

马里兰大学药物化学教授Katherine Seley-Radtke博士说,Molnupiravir的结构类似于基因分子,因此病毒更难对付

尽管程度不同,但出现耐药性几乎是一个必然的结果。匹兹堡大学传染病专家John Mellors说:

“我已经在抗病毒领域工作了35年,据我所知,还没有一种药物能够抵挡耐药性。”

不过,也有一些研究人员和制药商表示,新冠药物产生耐药性的风险很低,因为它们的服用时间仅为5天,时间太短,病毒不会发生显著变化

联合疗法或是关键

如果以用“不变”的药物,应对“万变”的病毒,那么关键在于覆盖范围尽可能全面。

多种药物联合疗法是防止病毒出现耐药性的重要手段,在联合疗法下,病毒生存的概率更低,突变产生耐药性的风险也更低

这也是为什么治疗艾滋病和乙肝等其他病毒需要多种药物。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艾滋病部门主任Carl Dieffenbach说:

“把它想象成瑞士奶酪。虽然瑞士奶酪上面有洞,如果将奶酪片重叠在一起,任何东西都无法通过。”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2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兔子
举报

😬

0
回复
bol5533
举报

病毒在变异,药💊也要不断创新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