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2022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为负,大宗商品价格或回落

来源: 投资作业本
加大金融资产、国际性资产配置

“随着2022年的主要经济体货币超发程度的减轻,大宗商品价格应该会有所回落。”

2022年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应该是稳中求进;出口增速减缓,但是贡献度不会大幅度下滑;固定资产投资中,房地产并不乐观,制造业投资也存在总体需求的收缩,新基建存在结构性机会。”

“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就在房地产投资,2022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是负的。”

“如果预期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可以对中下游企业的投资成本有一个极大的降低,则制造业投资可能带来的机会还是存在的。”

今年要关注的是,如果发生金融危机,我们应该配置避险性的资产。

在整体的资产泡沫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我们对于信用产品的配置比重应该下降,应该降低我们的风险偏好。”

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存在两大的错配:第一大错配,金融资产配置比例过低,所以要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第二大错配,资产结构中的海外资产配置比例过低,多配置国际性的资产。虽然我们不能买美股,但做黄金也是个选择。

近日,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在一场峰会中展望了2022年的经济走势、政策导向与资产配置策略,做出了上述判断与分享。

以下是投资作业本(微信ID:tuozizuoyeben)整理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能源价格持续上涨可能性不大,
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回落

李迅雷:我给大家谈谈今年的经济走势,政治导向,以及在这样一种经济背景之下,我们投资策略应该做哪些。

如果2022年疫情得到了控制,全球经济的复苏还会持续,但这种复苏主要还是靠消费来拉动,复苏的进程也在放缓,毕竟2020年是最严重的一年,近期出现了强劲反弹,那么预期2022年的经济增速比2021年的有所回落。

回顾下,物价的上涨,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有客观疫情的原因,但实际上也跟美国的财政政策给老百姓发放补贴有关,让失业人员拿到的救济金比他在没有失业之前还多。这种过度补贴导致劳动力数量的减少,运输工人、装卸工人的短缺,造成了美国港口的积压非常严重。

所以我们会发现美国的出口和进口已经出现严重的背离,进口大幅增加,出口并没有增加,这使得整个经济的运行运营,尤其是流通领域的供应链的问题显得非常严重。如果2022疫情能够得到控制,由于供应链问题导致的物价上涨,应该慢慢会消减。

另一方面,冬季的到来对于能源的需求也是在大幅增加,但我觉得目前来看还不至于引发能源危机

因为这一轮能源价格的上涨,跟前两年由于能源价格的大幅下跌,使得投资不足有关系。原油价格上涨带动了煤炭、天然气价格的上涨,使得在这些领域里面的投资会加快,意味着未来的供给增加,所以我认为在整个经济上行的基础还不扎实情况下,出现能源价格的持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

随着2022年的主要经济体货币超发程度的减轻,大宗商品价格应该会有所回落

消费稳中有进,出口增速减缓

从本土来讲的话,我们最近确诊病例中高风险地区的数量还是在增加,这对我们的生产活动、经营活动、消费、投资、休闲娱乐等等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这是今年经济一大重要的因素。

中国的消费意愿很强,所以如果疫情好转,对于文教娱乐、交通、通讯、休闲旅游,我觉得都是重大利好,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肯定会出现大幅度的上升。

当然消费是个慢变量,消费主要还是取决于我们居民收入的增长,这两年受疫情影响,居民的收入增长还是相对比较缓慢,所以2022年,我相信国家会采取多种举措来刺激消费,主要是刺激中低收入阶层的消费,刺激农村的消费,比如汽车下乡,家具下乡等等。

另一方面,在消费的热点上面,可能会从实物消费更多的转到服务性消费。同时,如果今年上游的价格回落可以降低中下游的成本,这样对于刺激消费有利,对于中下游企业的生产经营也是有利的。

2022年三驾马车之一的消费应该比较稳定、稳中有进,这是因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国家会出台一系列鼓励消费、扩内需的政策。实际上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提到了,我们现在面临的需求收缩、供给冲击和预期转弱三重压力,所以我们应该进一步的扩内需。

第二驾马车——出口,出口的增速会回落,但对GDP的贡献我想不至于出现大幅萎缩,因为在出口增速回落的同时,进口的成本也在下降,而我们计算GDP用的生产法的时候是算进出口的量。

三驾马车中,消费应该是稳中求进,出口增速减缓,但是贡献度不会大幅度下滑

在通胀的背景之下,中美贸易的冲突也会缓和,因为美国也更希望能够在中国进口更多的商品来对冲它的通胀压力,我想这个应该也是个有利因素。

第三驾马车就是投资,目前固定资产投资主要是分三块,一个是房地产投资,第二个是基建投资,第三个是制造业投资。

房地产或存在短线机会,
但2022年投资可能为负

今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就在房地产投资,因为在房租不炒的背景之下,我们的房地产增速可能会有所回落。当然好的方面是,由于房价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回落,房地产税的试点城市的推出速度有可能放缓,这是一种对冲。但因为人口的老龄化、经济增速的回落,所以购房需求还是在缓慢的下降,对冲改变不了整个房地产行业的大周期拐点的来临。

所以我们从长期来看,房地产并不乐观,房地产这架马车的动力会越来越不足,而我们国家在未来一定要慢慢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

但是从短期来讲,我们现在是一个纠偏的行情。因为前面政策打压的力度过大,所以现在可能会出现一定幅度的反弹,所以今年可能存在的短线的机会

我们在降低居民房贷利率,促销售上都有一些举措,但是由于土地购置的增速下降,所以2022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是负的

过去三年中国的投资拉动主要靠房地产,但长期是不可能持续的。所以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的回落或者负增长、整个销售面积的负增长,可能都是大概率事件。

新基建存在结构性机会

如果房地产的支撑缺乏,我们还要靠基建投资来拉动投资,但基建投资要主要靠政府。

过去中国的基建投资主要靠民间,但现在基建投资的回报率越来越低,所以民间资本的投资意愿在下降,地方政府、国有企业就必须得担当重任。但是由于地方政府的杠杆率水平本身就比较高,所以即便是地方政府有意愿来拉动房地产投资、基建投资,也会出现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我并没有把基建投资放在一个拉动固定资产投资主要的方面。

对于我们资产配置来讲,可以把握住这些结构性机会,比如在新基建方面,我们的信息服务、电力热力、仓储运输、水电建筑等等,这些在过去的增速都比较低,在今后,电力和信息服务两大领域可能形成一个新的基建投资的热点,从而带来相应的结构性的机会

制造业投资总体需求收缩

第三驾马车是制造业投资,制造业投资也存在总体需求的收缩。近日公布的12月份的金融数据,整个房贷的增速都是低于预期的,整个社会融资的增速也是低于预期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要给予制造业投资过高的期望,当然增速还是有抬升的空间的

第一个有利的地方在于如果预期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可以对中下游企业的投资成本有一个极大的降低,这样的话制造业投资可能带来的机会还是存在的

第二个方面,我认为政府也会为了促进投资增长,在十四五的第二年,应该还会有一批全国性项目来落地。地方政府为了稳经济增长,也会加大招商引资和投资的力度。所以2022年的制造业投资,可能比2021年有一定的提升

这是我对于房地产投资、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的一个基本看法。

由于我们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每一个都很难期望它有一个大幅的回升,所以2022年经济增速会在2021年8%的高增长基础上大概回落2~3个百分点左右,这个是个大概率事件

全球货币泛滥,“覆水难收”

最后我给大家来交流一下我对大类资产看法。总体结论,我们要扩大金融资产的配置比例,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一轮的美国12年的牛市,主要还是靠货币超发来推动的

由于美国所建立起来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美元跟黄金脱钩导致了美元的大幅贬值,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经济问题更大,如果说黄金对美元贬值了90%,那么其他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又对美元贬值了90%以上,所以这是一个货币泛滥的世界,很难改变

但是从阶段性来讲,货币超发的速度可能会放缓,虽然我们经常讲“覆水难收“,放出去的水很难再收回来,但是美联储也想多多少少收一点。

2022美股波动性加大,金融风险积累

我想2022年欧美的货币的超发幅度将降低,那么美国的牛市会不会结束?我比较担心,因为我发现美股对于低利率环境的依赖度非常高,今年一旦美国出现极端情况,比如4次加息,这个是超预期了,到年底再来一个缩表,美国股市撑得住吗?尽管现在美国股市表现挺强的,但是加息之后基本面发生逆转了。在低利率环境下,美国的龙头股票加杠杆、发债回购对于EPS的和股价产生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标普500中市值最大的60家公司,在过去10年回购股票的平均比例在30%左右。在利率提高之后,公司可能不会再回购股票,就有可能爆发金融危机

我们寻常思维中,疫情导致我们风险偏好下降,然后股市跌,债券跌。但在去年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我们的风险偏好反而提高了。如果疫情过去了,我们的风险偏好按理说应该进一步提高,但如果发生股市暴跌了,风险偏好可能要减小。所以这个世界我想有很多东西跟我们的寻常思维会不一样,在这个时候,我建议关注黄金变现的属性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之后,通过货币来收缩,但是总体来讲大放水的格局没有发生变化,所以资产价格上涨,其实就是货币超发的对应的逻辑,但是今年要关注的是,如果发生金融危机,我们应该配置避险性的资产。

加大金融资产、国际性资产配置

这是对全球经济来讲,对于中国经济来讲的话,我觉得我们权益类资产的配置比重过低,金融市场的配置比重当然也是低的,房地产的大拐点已经出现了,不管采取什么宽松的、纠偏的政策,都不改变我们整体的大趋势,能够改变的只是斜率。

所以作为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来讲的话,我觉得存在两大的错配。

第一大错配,我们的金融资产配置比例过低了,所以要加大金融资产配置比例;第二大错配,资产结构里面,我们的海外资产配置比例过低了,配置的大部分都是国内的资产。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要多配置国际性的资产。虽然我们不能买美股,但做黄金也是个选择

根据麦肯锡调研,在过去20年当中,中国的资产规模增加了113万亿美元,而美国只增加了50万亿美元,我们的资产大部分都是房地产。所以在整体的资产泡沫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我们更有必要对资产价格做一个配置、调整和修正,对于信用产品的配置比重都应该下降,应该降低我们的风险偏好。

所以尽管我认为2022年我们的疫情有可能得到控制,经济会慢慢恢复正常,但是我提醒大家,今年的资本市场的风险可能还是存在的,当然长期来看的话,我觉得资本市场的机会更多,两者不矛盾。

总体来讲,我国的多城市建设、资本市场繁荣发展的大方向没有变,但我们的权益类资产配置的步伐应该还是要加快,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还是要注意风险。

本文作者:邢若兰 王丽,来源:投资作业本,原文标题:《李迅雷:2022房地产投资可能为负,大宗商品价格或回落》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4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4 条评论
三点记得饮茶
举报

好 慢慢降低对房地产的依赖

0
回复
mosquitoQ
举报

分析师的拿手好戏,啥涨吹啥,啥跌踩啥,老师也是深得其精髓啊。

0
回复
举报

可能 你应该说肯定是 我就相信你

1
回复
见闻用户
举报

那2022看啥拉动gdp呢

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