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板块、换行业的鹿山新材9年后再闯IPO:低负债率下过半募资用于“补流”合理性存疑

作者: 郑敏芳
假装换了赛道

广州鹿山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鹿山新材)终于在10年后叩响了A股大门。

据证监会官网,鹿山新材的上交所主板IPO申报将于1月27日接受发审委的上会审核。

从2012年向创业板递交申报材料而后终止,到此次终于迎来主板上会之机,鹿山新材IPO之路走得十分漫长。

此次再度闯关,鹿山新材业绩基本面也有了较大的改善。

招股书显示,鹿山新材的营收规模已从2011年的3.62亿元增至2020年的10.12亿元,而归母净利润也已从0.40亿元增至1.16亿元。

有了稳定业绩的支撑,鹿山新材也“底气十足”地从将其上市板块定在了主板。

鹿山新材此次预计将5.93亿元的募资额投向“功能性聚烯烃热熔胶扩产项目”、“TOCF光学膜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用途,其中将有3.00亿元的募投资金被计划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系上述募投用途中耗资最大的环节。

但是在偿债能力、流动性都并不差的情况下,鹿山新材将3.00亿元的募资额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的合理性或许也要画上一个问号。

值得注意的是,鹿山新材此次除了换板块,还变更了从属的行业分类,而这一调增是否与其尝试规避环保部门在相关环节的“重点管理”,或许也存在争议。

换行业二度闯关

作为一家高分子热熔粘接材料生产商,鹿山新材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复合建材、能源管道、高阻隔包装、光伏新能源、平板显示等多个领域。

此次申报主板IPO,鹿山新材也将其行业划定为“橡胶和塑料制品业”。

2020年版本招股书显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国民经济行业分类(GB/T4754-2017)》,公司所属行业为橡胶和塑料制品业(C29)中的塑料制品业(C292)”,“根据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2012年修订)》,公司所属行业为橡胶和塑料制品业(行业代码C29)”。

但是在2012年鹿山新材首次递交招股书之时,其所属行业却是“精细化工行业中的胶粘剂子行业”,对应证监会行业分类则是“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值得注意的是,行业变更的同时,鹿山新材的主营业务并未发生变化。

“公司自设立以来一直从事高分子热熔粘接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营业务及主要产品未发生过重大变化。”鹿山新材表示。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行业认定的不同所带来的是排污管理标准的变化。

据生态环保部2019年发布的11号文《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分类管理名录(2019年版)》(下称排污名录)显示,对塑料制品业(C292)将实施简化管理;若被认定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中的与其业务相似的“合成材料制造”子行业,则其排污管理标准将转为重点管理。

这其中究竟是鹿山新材的行业真的更符合“塑料制品业”的定义,还是为了排污标准能够获得简化管理而做出的“战术规避动作”,有待其进一步解释。

除了行业分类的变化外,鹿山新材前次IPO的保荐机构也由招商证券变更为中信证券(600030.SH)。

彼时招商证券的全资子公司招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资本)还持有鹿山新材6.50%的股权,而在前次IPO终止后的2015年,招商资本也通过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方式,将其持有股权分别转让给西藏聚兰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和广州美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合计0.20亿元。

进口依赖型犹存

营收规模已破10亿元大关的鹿山新材自然也有将上市板块从创业板变更为主板的底气。

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鹿山新材的营收分别为7.66亿元、7.95亿元和10.12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0.48亿元、0.72亿元和1.1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鹿山新材营收规模的扩大离不开光伏行业的景气度。

以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为例,从2018年至2020年该产品为鹿山新材带来的营收分别为2.09亿元、2.01亿元和3.37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7.40%、25.35%和33.45%。

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也是前五大客户采购的主要产品。

以2020年为例,松下电器全球采购(中国)有限公司、阳光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和晶科能源(688223.SH)等在内的前五大客户一共从鹿山新材处采购1.72亿元的太阳能电池封装胶膜。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鹿山新材超6成的原材料来自境内,但是其核心原材料采购主要集中于境外的几家大型企业,其中包括LG集团、韩华集团、ExxonMobil Chemical Asia Pacific(埃克森美孚)等。

仍以2021年上半年为例,鹿山新材境外所采购的价值0.68亿元的EVA、POE和茂金属主要来自LG集团、台塑集团和埃克森美孚等前五大供应商,占当期进口采购金额比例为96.35%。

这也引发监管层对鹿山新材是否严重依赖境外供应商的担忧。

“补充披露发行人进口材料是否存在严重依赖供应商,与供应商合作关系是否稳定”。证监会指出。

鹿山新材却以原材料分布较为分散对这一进口担忧予以了否认。

“发行人与进口供应商合作情况良好,对进口原材料不构成重大依赖”,鹿山新材进一步表示:“发行人主要进口原材料的境外厂商数量较多,且供应商所在地及产品生产装置所在地分布较为广泛、分散,发行人进口地不存在对单个地区的严重依赖”。

鹿山新材虽然承认POE材料确实目前主要依靠进口,但其同时表示已有部分厂商开始投建产能。

“POE方面,虽然国内市场目前主要依靠进口,但国内万华化学、京博石化、燕山石化、茂名石化、扬子巴斯夫等多个厂商已投建相关产能,未来实现投产后,将打破境外厂商垄断局面。”鹿山新材表示。

过半募资额“补流”待估

此次鹿山新材颇受市场关注的还有其募投项目的用途。

招股书显示,鹿山新材将约3.00亿元的募资额用于补充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

对于“补流”这一做法的合理性,鹿山新材称:“公司面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压力加大,对补充流动资金需求有所加强”。

2018年至2020年底,鹿山新材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分别为6.43亿元、5.99亿元和8.67亿元,其中主要用于支付“购买商品、接受劳务”。

尽管如此,但是从偿债能力来看,鹿山新材的财务状况并不如其所言般紧张。

截至2020年12月底,鹿山新材的资产负债率仅为33.53%,而福斯特(603806.SH)、上海天洋(603330.SH)等五家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则为42.86%。

对于自身较低的负债率,鹿山新材解释称;“作为未上市公司,融资渠道受限,采取较为稳健的经营策略,控制负债规模所致。”

但是,鹿山新材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与行业平均值差距并不大。

截至2020年12月底,鹿山新材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2.21和1.79,而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值分别为2.84、2.47。

鹿山新材则以其“催收”为由进解释:“公司制定了相对严格的应收款项管理制度,加强对客户回款的催收;亦重视存货等其他经营性资产的周转效率,有效地控制流动资产的规模”。

事实上,将过半募资额用于资金周转的IPO企业不在少数,比如已于1月25日顺利拿到证监会发行批文的金徽矿业曾在其募投项目中明确提出将4亿元募资额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而此次募资额过半用于补充营运资金的鹿山新材,并未强调其募资用于偿还贷款,因此其在资金投向上也将拥有更大的自由度,而这里背后的合理性或许仍要接受市场的检验。

换了板块,也换了行业,这次鹿山新材能顺利过会吗?市场正在等待答案。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