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气煤新,全球能源供需格局有哪些关注点?「油价的逻辑·加餐3.1讲」

作者: 佘建跃
三大化石能源有各自不同的地缘供需格局,这背后就映射出所谓的地缘政治。

3.1 油气煤新,全球能源供需格局有哪些关注点?

佘建跃《油价的逻辑》加餐讲座3.1讲
从疫情冲击到俄乌冲突下的原油市场复盘与展望

本期内容

第三部分是关于后市基本面和价差逻辑的解读。

未来,油价和能源价格可能都不是孤立的点,会相互影响,宏观和微观也会有新的互动。

目前,人类正在共建低碳社会,同时又面临着二战以来最危险的地缘事件,这可能会导致以后石油不再是能源领域的领头羊了。

以前,相对而言,油价是最高的,天然气、煤炭的价格是低的,未来可能不一定是这样,市场变脸的节奏可能也很快。

无论如何,基本面的数据观测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是它需要大量的基础工作。从做市场的人的角度来说,很多价差,包括三大价差——跨区域价差、裂解价差、跨期价差,依然会是观测油价的非常有力的价格工具。

首先,我们看一下能源供给侧的宏观情况。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是处于一种高碳能源消耗的状态。化石能源仍然是权重最大的一次能源,其中石油在2020年占了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的31.2%,天然气占了24.7%,煤炭占了27.2%。

但是从1990年以来的趋势去看,石油的消费占比从原来的40%下降到接近30%,降幅还是蛮大的。煤炭整体来说相对稳定,但是因为中国开始进行大气污染防治攻坚,煤炭的消费占比在2015年以后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水电的消费占比一直比较稳定。而核能的消费占比一直在稳步下降,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限核了,而德国更是打算全面弃核,当然最近又有些变化。

消费占比出现明显增长的有两种能源,第一个是天然气,天然气的消费占比一直在稳步上升,从1995年的20%增长到现在的将近25%。第二个是风电和光伏等新能源,在2010年以后增速更快,目前的消费占比已经超过了5%。

所以如果没有地缘危机事件,全球齐心协力搞“双碳”,我们人类应该会向着一个更好的绿色明天去发展。但是这种情景假设现在可能就被打破了。

从地区能源消费结构来看,全球各个地区的能源消费结构差距很大。当然这跟资源禀赋有很大关系。比如说在亚太地区,煤炭的消费比例接近50%;而天然气的消费比例是各个地区里最低的,只有12.2%;石油的消费比例是26.3%,这是因为亚太地区的人口基数最大。

相比之下,美国的资源禀赋较好,有油有气,也有煤炭,只是因为一直以来大家认为煤炭不环保,没人开发,所以近年来产能不够,但是只要去开发,肯定是有的。

美国的能源消费结构是以油气为主,36.4%是石油,34.4%是天然气,在欧洲、美国、亚太三大主消费区里,美国的天然气消费比例是最高的。另外,煤炭的消费比例是9.2%,新能源的消费比例差不多是全球平均水平。

欧洲更环保一些,它的环保主要体现在它的新能源消费比例是各个地区中最高的,高达11.6%。其他能源的消费比例分别是,石油33.8%,天然气25.2%,煤炭12.2%。

地缘事件冲击以后,未来就不是说天然气的消费比例在增加了,当务之急肯定是要解决俄罗斯天然气断供以后的能源供应问题。是煤炭增加,还是核电增加,还是石油增加?当然,可再生能源的消费比例肯定是会增加的。

如果天然气的供应减少了很多,新能源和煤炭的供应上不来,最后消费占比增加的就肯定是石油。欧洲要使用大量的石油来满足当地人的生活所需,油价就不容易低了。但是如果新能源能够弥补俄罗斯天然气断供的缺口,石油受的影响可能就会小一些。

所以在分析地缘事件带来的冲击时,需要基于地区能源消费结构的底板,做出各种各样的情景假设。时间关系就不去展开分析了,但是肯定要按照这样的一个思路去理解。

另外我们看一下中国的数据,也很有意思。中国油气煤新的消费比例是石油19.6%,天然气8.2%,煤炭56.6%,新能源5.4%。目前来看,我们的新能源也是在高速发展。

所以只要GDP增速控制得当,总的碳排放强度还是可以控制的。通过新能源的发展、通过煤炭的清洁使用,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渡过能源危机,至少能够确保我们的能源安全。

三大化石能源有各自不同的地缘供需格局,这背后就映射出所谓的地缘政治。

石油地缘供需格局

我们先看一下石油,石油原来一直是能源领头羊。

石油的地缘供需格局有一个特点,就是区域失衡现象比较明显。

比如亚太地区,包括欧洲地区,就是缺资源的地方,自身的资源禀赋很差。中国目前的石油储备是2亿多桶,不能翻番吗?很难,要么投资太大,要么就觉得接替不上。

再比如欧洲,北海油田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开发,它的峰值早就过去了,要进一步开发也很难。所以亚太和欧洲两个地区都是在石油上面高度依赖进口的地区,进口比例都超过50%。

而产油的地区有三个,一个是中东,一个是前独联体地区,包括俄罗斯,还有一个是美国。

先说中东和前独联体地区,这两个地区是典型的产油区,自身的经济体量和人口基数都比较低,所以有大量的石油资源外输。

但外输是好事吗?也不一定,因为资源外输会导致一种依赖症,就叫石油经济依赖症,特别是中东地区。其实俄罗斯也有这个问题,如果全世界禁用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那么俄罗斯的收入就会大幅减少,跟第三世界国家没什么区别。所以在产油区还有一个石油经济问题。

再来看北美。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北美的供需平衡关系是变化的。2010年之前,北美的石油产量还是偏低,需要大量依赖进口,进口比例最高的时候超过50%。

但是2010年之后,特别是2011年之后,美国页岩油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好的时候大概可以增产150万桶/天。到2019年的时候,美国,包括加拿大,也就是北美地区,已经实现了石油独立。这改变了全球的地缘政治。

因为有人缺油,因为有人要依靠石油过日子,所以美国人会死死地抓住油价这个工具。有时候不排除有一种阴谋论:如果现在美国想打压俄罗斯的话,从油的角度来说,美国可以把油价先拉高,再打低。这也是最近耶伦所说的,美国不能完全禁用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完全禁用以后美国就通胀了,受不了,毕竟耶伦曾是美联储主席。但是如果不禁用,俄罗斯就有收入,它就可以打仗。所以美国是既要又要,既要俄罗斯的油气资源,又不能让它有收入。怎么才能实现?那就得把油价打下去。这当然是一种阴谋论,也是一种策略。

要把油价打下去,就要实实在在地有剩余产能。从目前的整个供需平衡态势来看,俄罗斯断供的缺口,其他地方很难补得上。包括OPEC最近也明确表示,俄乌冲突造成的俄罗斯的石油断供,OPEC+没有兴趣,也没有义务去填缺。

- E N D -

佘建跃《油价的逻辑》加餐讲座
从疫情冲击到俄乌冲突下的原油市场复盘与展望

风险提示:大师课为甄选第三方合规机构人士,讲授投研理论课程之平台,所授内容不构成对任何具体产品的买卖或投资建议。平台课程所表述的意见仅供学习与参考,不代表华尔街见闻意见或观点,也不解决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市场具有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平台不对任何与您依赖课程观点或信息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决策。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