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本轮粮食涨价影响的七问七答

作者: 赵颖
本轮粮食涨价没有能源涨价严重,但对新兴市场影响比发达经济体更大,给新兴市场利率带来上行压力,对其信用和外汇市场的负面影响也较大。

自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全球蔓延,极端天气肆虐,能源涨价提高种植成本,全球粮食价格开始稳步上扬;今年初始,俄乌“两大粮仓”冲突爆发,“粮食危机”警报全面拉响。

近两天,“全球第二大小麦生产国”印度突然禁止小麦出口,点燃了全球粮食市场紧张氛围。

本轮全球粮食价格有何影响?高盛在最新的报告中,采用七问七答的形式,全面分析了粮价上涨给不同经济体以及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

高盛指出,最近粮食价格飙升并不是空前的,比能源价格上涨更温和。由于俄乌冲突导致能源和粮食供应链中断,小麦和油籽价格上行,高盛策略师预计,未来几个月小麦价格将进一步上涨15%。

从粮食价格上涨对通胀的贡献率来看,发达经济体(DMs)要比新兴经济体(EMs)低0.8个百分点,中欧和东欧、中东和非洲地区最大(平均为7.1个百分点),其次是拉丁美洲(2.8个百分点),最后是亚洲新兴经济体。

同时,粮食价格上涨可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更大压力,尤其是新兴市场利率,对信用和外汇的负面影响也较大。此外,“前沿经济体”的“粮食出口限制”相关措施(“Food-only” )导致贸易条件恶化。

一问: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幅度有多大?

幅度相当大,但并非前所未有,而且比能源价格上涨程度小。高盛农业和畜牧业指数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17%,自疫情以来上涨了75%,与2008年和2012年类似,并且相对能源价格飙升来说要温和。高盛能源指数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70%,自疫情以来上涨了110%。

其中,农产品价格指数涨幅比畜牧业指数更大,农业指数去年上涨了21%,自2020年初以来上涨了90%。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恶劣天气条件和较高的投入成本,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小麦价格大幅上涨。

二问:俄乌冲突如何影响全球粮食价格,前景怎么样?

冲突导致的供应中断使小麦和油籽价格大幅上涨,高盛大宗商品策略师预计未来几个月小麦价格将上涨15%,未来几年将继续上行。

乌克兰地区的油籽和谷物运输严重中断,与2021的平均水平相比,俄罗斯和乌克兰港口的干散货航运活动减少了50%。同时,冲突还扰乱了乌克兰春季玉米和葵花籽的种植以及小麦的分蘖,未来产量或下降。俄罗斯和乌克兰合计占全球小麦和油籽产量的13%和8%,而中东和非洲国家尤其依赖该地区的粮食进口。因此,自冲突爆发以来,小麦和油籽期货价格分别较之前增加了30%和25%。

尽管乌克兰在全球粮食生产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俄罗斯在全球能源生产中的份额更高,这解释为什么能源价格涨幅为何大于粮食价格。

三问:食品涨价对不同经济体消费者购买力的影响如何?

食品和饮料价格上涨对总体通胀CPI贡献最大的是中欧和东欧、中东和非洲CEEMEA(7.1pp),其次是拉丁美洲(2.8pp),紧跟其后的是亚洲新兴经济体EMs(2.3pp,不包括中国),再是发达经济体DMs(0.8pp),最后是中国(0.5pp)。

虽然与EMs相比,DMs受影响程度没有那么高,但DMs的0.8pp为1996年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

按国家划分,土耳其(23pp)和俄罗斯(4pp)受影响最大。其中,土耳其受影响较大主要是由于货币大幅贬值,对俄罗斯和乌克兰谷物、油籽和石油的依赖,以及干旱等。俄罗斯则是由于冲突引发的食品囤积潮。

四问:为什么在拉丁美洲,尤其是中东、非洲地区,食品对通胀的影响更为显著?

关键在于食品在CPI中占的比重不同,CEEMEA和拉丁美洲的低收入国家的食品占CPI的比重远高于DMs。具体来看,亚洲新兴市场为34%,CEEMEA为30%,拉丁美洲占20%,DMs仅为12%。

在新兴市场国家中,亚洲EMs的食品和饮料通胀现在明显低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印度除外),土耳其和哥伦比亚的年通胀率分别高达为89%和26%。

五问:粮食和能源涨价哪个对通胀影响更大?

从贡献程度来看,EMs中粮食>能源;DMs中能源>粮食。

亚洲新兴市场(除中国)粮价上涨影响程度是能源涨价影响程度的2.5倍,CEEMEA为1.5倍;相比之下,DMs中能源影响程度是粮食的3.5倍。

这一不同主要是由于EMs中的食品CPI权重远高于DMs。此外,能源补贴较高限制几个主要新兴经济体的能源通胀。最后,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的能源通胀率尤其高。

六问:粮价上涨可以改善哪些经济体的贸易条件?

CEEMEA,尤其是拉丁美洲,这些地区是粮食净出口国。

粮食净出口经济体贸易条件的潜在改善可能是通过实际家庭收入和消费者支出部分抵消食品通胀上升带来的负增长效应。特别是,拉丁美洲的粮食净出口占GDP的2%,其中石油和油籽净出口占GDP的1/3。尽管冲突和天气影响可能会影响产量,但粮食以更高的价格出口可以缓解CEEMEA受到的影响。

从国家来看,新西兰是乳制品和肉类的主要净出口国,食品净出口占GDP的近9%,而巴西是乳制品和肉类的主要出口国,石油、肉类和谷物约占GDP的3%。美国处于中间位置,食品出口与食品进口大致相当。菲律宾、泰国、韩国和英国则是重要的食品净进口国。

七问:粮价上涨对金融市场的关键影响是什么?

新兴经济体政策利率面临上行压力,以及“前沿经济体”信用和外汇市场收到的负面影响加大。鉴于当前通胀水平非常高,粮食价格的进一步上涨可能会给全球,尤其是新兴市场利率带来上升压力,而且通常情况下会锚定通胀预期。虽然食品价格也会影响DMs的短期通胀预期,但对DMs政策利率影响更有限、更小。

在贸易条件急剧恶化的“前沿经济体”,高食品通胀也可能对信用和外汇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今年以来,80%的EMs 的“粮食出口限制”相关措施导致贸易条件恶化。

通过贸易状况变动、食品CPI权重和财政方面的数据,高盛新兴市场策略师得出结论,埃及、加纳、突尼斯和摩洛哥的信用市场尤其容易受到食品通胀冲击的影响。不断上升的食品通胀也可能导致低收入国家的社会政治动荡,就像斯里兰卡目前的情况一样。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举报

粮食高位了,很难想象再涨到哪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