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V”四年回A案例豪鹏科技迎IPO上会:过半利润依赖税优风险高悬,联营企业卷入行贿案遭华为剔除影响待考

作者: 郑敏芳
坎坷回A旅途

作为昔日的中概股子公司,深圳市豪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豪鹏科技)的回A之旅迎来关键时刻。

5月19日,证监会发审委将对豪鹏科技的深交所主板IPO申请做出上会审议。

豪鹏科技此次IPO计划发行2000万股以募集15亿元,以投向“广东豪鹏新能源研发生产基地”和“广东豪鹏新能源研发中心”两大项目的建设。

这并非豪鹏科技首次与资本市场联姻。豪鹏科技的母公司HIGHPOWER INTERNATIONAL INC.(下称美国豪鹏)早在2009年便登陆美股市场纳斯达克,直至2018年后美国豪鹏才从纳斯达克退市并拆除红筹架构回归A股市场。招股书显示,豪鹏科技主要提供与锂电池、镍氢电池有关的电池解决方案,其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领域。

豪鹏科技报告期内业绩发展稳定,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豪鹏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9.15亿元、20.71亿元、26.24亿元和16.42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0.80亿元、1.51亿元、1.67亿元、1.13亿元。

但是利润对税收的过度依赖,以及与此前私有化相关的多起诉讼,是否会对豪鹏科技此番闯关带来不确定性,市场正在等待答案。

艰辛的拆V之路

豪鹏科技与资本市场的结缘,要追溯到15年前。

早在2007年10月,美国豪鹏通过换股的方式收购香港豪鹏科技成为其全资子公司,进而间接控制豪鹏科技。

招股书显示,Hong Kong Highpower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下称香港豪鹏科技)是豪鹏科技的直接控股股东。作为豪鹏科技的上市主体,完成这一架构的搭建后的次月,美国豪鹏便向SEC递交了在美交所上市的申请,并完成了首次美股IPO。

然而挂牌仅一年有余,美国豪鹏便选择从美交所摘牌并转板至纳斯达克上市。

在纳斯达克挂牌运行的十年期间,美国豪鹏的平均市盈率仅为13.91倍,而股价基本维持在3.10美元左右。


 在诸多中概股纷纷回A的趋势下,美国豪鹏2018年6月开始启动回A工作,其宣布以 4.80美元/股的价格对上市股票进行回购来实现私有化以及拆除原有的VIE架构。

此轮VIE架构的拆除耗时长达2年多,期间也让美国豪鹏及其管理层陷入了与部分美股投资者相关的纠纷和诉讼。

2020年1月,美国豪鹏前股东Kevin Lu向特拉华州大法官法院提起评估诉讼称美国豪鹏4.80 美元/股的私有化价格偏低,要求法院评估重新价值等。

美国豪鹏对这一指控予以了否认:“2018年6月1日,美国豪鹏股价的收盘价格为 2.88 美元/股,4.80 美元/股的要约收购价格较其溢价66.67%。”

2020年8月,美国豪鹏前股东John Styslinger 和 Dale Raimann也向特拉华州大法官法院起诉称美国豪鹏董事会成员和控股股东违反了他们对中小股东的信托责任,参与并批准低估美国豪鹏股票价值的私有化交易。同时John Styslinger 和 Dale Raimann还请求法院确认这一诉讼可作为集体诉讼进行,以维护投资者权益。

这两起诉讼耗时冗长,至今都未得到判决。

在诸多待解难题的困扰下,豪鹏科技的红筹架构直至2020年10月才得以完成清理——尽管此时A股已具有红筹股上市的制度通路。

虽然私有化带来了难缠的诉讼官司,但豪鹏科技却认为这两起诉讼并不会对其经营有影响。

“根据集体诉讼的过往案例,绝大多数美国证券集体诉讼都以和解告终,原告通常会同意在保险范围内和解。”豪鹏科技表示。

重度依赖税优难解

豪鹏科技专注于锂电池、镍氢电池的研制,主要面向笔记本电脑、蓝牙音箱、可穿戴设备等消费电子领域,其中8成营业收入均来自锂电池。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锂电池为豪鹏科技贡献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10亿元、16.85亿元、21.73亿元、13.35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4.46%、81.98%、83.34%和 82.16%。

产品毛利率方面,豪鹏科技产品也略高于同业可比公司。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豪鹏科技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9.64%、26.29%、28.20%和19.69%。同期欣旺达(300207.SZ)、鹏辉能源(300014.SZ)等多家可比公司的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19.40%、24.07%、22.77%和14.34%。

更高的毛利率水平,与其营业收入中的外销占比较高有关。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豪鹏科技的外销毛利率分别为23.27%、28.22%、31.49%和21.59%。同期豪鹏科技的内销毛利率分别仅为14.86%、22.92%、22.39%和16.73%。

与此同时,豪鹏科技的外销收入分别为10.76亿元、13.07亿元、18.01亿元、11.47亿元,占当期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6.85%、63.60%、69.09%和70.57%。

豪鹏科技对此解释称:“外销主要客户属于国际知名品牌及细分行业龙头企业或其指定的代工厂或 PACK 厂,该类优质客户对产品质量和定制化要求较高,更愿意为优质、安全的电池产品和服务支付合理的报酬。”

以外销为主的营业收入结构、高新技术企业的身份还给豪鹏科技带来了诸多的税收优惠,甚至税收优惠金额一度超过其利润总额。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豪鹏科技获得的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0.97亿元、1.31亿元、1.54亿元、1.10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8.86%、73.19%、53.25%和 91.14%。

一位审计人士对信风(ID:TradeWind01)表示:“通俗理解,税收优惠超过100%就相当于没有其他的利润,企业对税收具有较大的依赖性。”

豪鹏科技却认为,这一税收优惠政策具有可持续性。

“公司享受的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优惠、出口货物增值税‘免、抵、退’的税收优惠政策为普遍适用政策,《高新技术企业证书》到期经复审通过后,可重新取得证书并继续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未来上述税收优惠政策变化的可能性小,因此,公司享受的税收优惠政策具有持续性。”豪鹏科技表示。

一些业内人士却并不认可这种解释。

一位深圳的投行人士对信风(ID:TradeWind01)表示:“很少看到税收优惠金额占比这么高的,税收优惠政策具有可持续性并无法掩盖‘企业对税收存在依赖性’的事实,尤其是在看重盈利能力的主板,税收优惠占比如此之高,显然会成为其利润指标的不确定性因素。”

联营公司卷入“行贿门”背后

信风(ID:TradeWind01)注意到,豪鹏科技旗下持股比例达 31.29%的从事废旧电池循环回收业务的联营公司赣州豪鹏还曾卷入行贿案。

据诉讼文书显示,自然人黄某2018年年初行贿华为公司报废品评审小组组员常国8万元,黄某欲通过常国的引荐,让赣州豪鹏成为华为公司报废锂电池处理的服务商。

虽然赣州豪鹏被列入华为公司的考察名单,但是最终却因为锂电池拆解生产线和电池处理工艺不符合要求而落选。

赣州豪鹏曾是豪鹏科技的控股子公司。招股书显示,2010 年豪鹏科技全资设立赣州豪鹏,以此布局废旧电池循环回收及梯次利用业务,以此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电源解决方案。

2017年,豪鹏科技为推动其业务发展引入外部股东厦门钨业(600549.SH),豪鹏科技持股比例也随之降至 31.29%,而厦门钨业则持有赣州豪鹏47%股权。

厦门钨业与赣州豪鹏的关系并不简单。

厦门钨业不仅是赣州豪鹏的控股股东,还是豪鹏科技的前五大供应商——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豪鹏科技从厦门钨业采购的原材料金额分别为0.42亿元、1.72亿元、1.63亿元,占当期采购额的比例分别为4.10%、11.70%和13.78%。

这也意味着,尽管赣州豪鹏在引入厦门钨业后早已完成易主,但是其名字中却仍然带有“豪鹏”的字号,这或许也在无形之中对豪鹏科技的独立性和品牌完整性构成挑战。

“联营公司实际上已经成为发行人的参股公司,但其还在使用发行人的一些品牌、字号,这里面存在两种风险,一是联营公司借用发行人名义开展经营,存在不当的利益冲突,二是如果联营公司发生风险,有可能会对发行人的品牌带来损害。”北京一位投行人士表示,“比如卷入行贿事件这种事,其实对母品牌也构成了一定的伤害,联营公司继续使用发行人的名号的合理性可能也存在一定的争议。”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