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一到韩国先去这儿,大有深意!

来源: 环球网
美国政府明显认为加大拉拢韩国“机不可失”。但就在美国“空军一号”高调赴韩的同时,首尔又释放出一些审慎表态,表现出了一丝顾及。

加快构建“基于民主价值观的供应链同盟”,将是拜登此访的主要目标之一。

这从他落地后的首个行程就显露无疑。一下飞机,拜登就直奔首尔附近的一家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在韩国总统尹锡悦和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陪同下视察参观。

双方在视察后宣布建立“技术同盟”。尹锡悦更是明确表态,愿同美国构建经济安全同盟。

美国总统“快速而且先于日本”到访韩国,这样的“罕见”举动已经让韩国舆论一片兴奋。总统尹锡悦的表态,也印证着韩国新政府将对美关系提升至“全面同盟”的目标。

接下来两天,两国总统还将就包括“印太经济框架”在内的区域合作、对朝政策协调等更多话题深入探讨,旨在将韩美关系提升至“历史最高水平”。

01

一下飞机,拜登就前往京畿道平泽市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参观。

平泽位于首尔以南大约50公里处,三星电子这座工厂据称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半导体工厂。美国总统出访首站选定当地一家工厂,韩国中央日报说,这样的安排“鲜有先例”。

这传递出什么信号?韩国媒体各种解读,归纳起来大概两点:

一是推进高新技术合作以“加强对华牵制”,将是拜登此行的一个主要目标。美方借此“展示以本国为中心重组芯片供应链的决心”,并“将韩国作为主要合作伙伴”。

二呢,也证明韩国半导体产业太重要了。美国总统这个安排“体现了韩国芯片产业的地位”,并再次明确了“韩国半导体是支撑韩美同盟战略价值的核心战略资产”。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陪同拜登参观。这位三星少主20日原本应该出现在法庭上,就一桩未了的财务欺诈案件接受庭审。但为迎接美国总统,法庭特许他“告假缺席”。

三星掌门的事当然只是一个插曲。当晚真正的焦点,还是尹锡悦作为韩国总统与拜登的首次线下见面。两人一同视察三星工厂,并就半导体等尖端产业的合作发表演讲。

韩媒称,这意味着韩美结成“技术同盟”。

美国总统三天两晚的访韩之旅刚刚开启,“经济安全”作为三大主要议题之一,就被突出出来。

韩国亚洲日报提前梳理了拜登接下来在韩期间的“经济行程”:

除了20日晚顺便见了李在镕,拜登未来两天还将专门会见“在美进行大量投资的韩国商界人士”。

其中包括22日下午,作为转程日本之前的访韩最后几项安排之一,他将在首尔接见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义宣,就现代近期决定在美国佐治亚州投资建厂“表达感谢”。

首尔也用行动表达对扩大对美经济合作的重视。

按照计划,21日晚两国领导人会谈后,尹锡悦将在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设宴款待拜登。韩国经济界人士届时将“大举出席”,包括三星、现代、SK、LG以及六大经济团体代表。

韩媒称,韩国“十大集团掌门”悉数到场,表明韩方对经济合作的侧重。

韩美两国宣布结成技术同盟;韩国官员之前就已经将半导体供应链合作称作“经济安全的核心议题”;总统尹锡悦也明确表示韩国将加入美国主导的“印太经济框架”……

美国总统拉拢韩国在经济安全方面共抗中国味道浓烈。

但也有韩媒意识到华盛顿对韩国的“居高临下”:

美方着重强调这次拜登见的,都是“在美进行大量投资”的韩企代表,好像这种会见成了一种“奖赏”。另据报道,美国总统此行还会继续要求韩企“增加在美投资”。

想到美商务部不久前还在胁迫三星等交出芯片机密数据,韩国舆论对美国一转眼的“热情拉拢”难免心有疑虑。

02

视察平泽三星半导体工厂之后,拜登就前往首尔的下榻地点,访韩首日行程宣告结束。

21日下午,拜登计划先去位于首尔铜雀洞的国立首尔显忠院参拜,再前往龙山总统府与尹锡悦会谈。持续大约一个半小时的会谈后,双方将共同会见记者,发表联合声明。

在此期间,拜登此访的其他重点议题也将一个个铺开。

围绕对朝政策协调立场,是韩美首脑会谈中少不了的。

但几乎是在“空军一号”起飞前往韩国的最后时刻,美方才先后宣布“没有安排”媒体广泛预期的两个行程:

一是拜登不会访问韩朝非军事区。过去数位美国总统都曾到访那里,每次都备受关注。二是取消与韩国前总统文在寅的会面。韩媒猜测,拜登本想见文在寅,希望他能在“对朝联系方面”帮上忙。

这两件事作罢让外界普遍感觉,华盛顿并不打算让对朝问题成为拜登这次访问的真正焦点。双方目前公布的涉朝议题,还主要是“对朝新冠疫情医疗药品的支援等”。

如此一来,已经突出的经济安全,还有双方即将重点探讨的区域合作,就成了美国总统访韩三大重点议题的“重中之重”。

韩国以加入“印太经济框架”为切入点更多参与“印太”事务,探讨美国帮韩提高核威慑力的“延伸威慑战略磋商机制”,将尖端电池、绿色技术、人工智能、量子技术和太空开发等合作提上议程……

这些议题也确实符合尹锡悦政府宣扬多时的目标,即将对美关系从已有的军事同盟,向经济同盟、技术同盟等更多维度的“全面战略同盟”升级和扩展。

当然,军事同盟关系仍被双方视为“根基”。

这从拜登最后一天的行程安排就能看出来。

22日,尹锡悦将陪拜登一起访问位于京畿道乌山的韩国空军作战司令部航空航天作战本部。两国总统将听取有关作战情况的汇报,并勉励执行联合作战任务的官兵。

韩媒称,拜登将是首位访问这个“作战本部”的美国总统。

结束当天所有日程后,拜登将从乌山基地启程飞往日本。尹锡悦为他送行。

03

美国总统打破亚洲行惯例,先访韩国后去日本;美韩总统在尹锡悦就任11天后就举行首脑会谈,也是韩国历任新政府中速度最快的一次……

在拜登飞抵韩国前后,韩国媒体上洋溢着一股“兴奋”。

韩国国内不少人说,这与尹锡悦在过渡时期就开始的积极争取分不开。刚一当选就与拜登通话,随后又派团访美进行紧密协调等等,“让拜登政府更加看重韩国这个盟友”。

但一位美国问题学者指出,与其说这是尹锡悦政府的“功劳”,不如说是华盛顿看到了“机遇”。

美国近年来一直不太满意韩国政府的表现。

在中美之间搞平衡,对日关系闹僵,使华盛顿推动美日韩三边同盟以加大对华位图的盘算始终无法如愿。现在韩国保守派新政府上台并释放出改善对日关系、加强对美合作的信号,这让美国觉得“机不可失”。

罕见地先访韩国,实际上是因为更不放心韩国。

拜登可能是想先对韩国新政府进行政策摸底,甚至促动首尔放弃模糊,更明确地选边站队美国,然后再到日本讨论如何改善日韩关系以及加强三边或多边同盟的可能。

韩国舆论一片兴奋,但在拜登首次亚洲行针对中国意图明显的情况下,韩方在表态上还是相当审慎。

20日,也就是拜登抵韩当天,韩国总统府一位官员明确表示:“萨德”反导基地问题,不在韩美首脑会谈的正式议题之列。

韩国媒体最近还说,美国要求韩国参加美日韩联合军演,并对乌克兰提供武器援助。对于这些报道,韩总统府也做出,称美方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对拜登亚洲行的重头戏“印太经济框架”,首尔也试图进行“澄清”。

尹锡悦办公室官员19日说,“印太经济框架”只是打造供应链同盟概念的合作平台,无意将中国排除在外。

美方主导推动“印太战略”以及作为其经济支撑的“印太经济框架”,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美方高官脸不红心不跳地声称这不会引发脱钩现象,华盛顿甚至首尔自己相信么?

尽管如此,韩方在美国总统到访时刻的这一系列“澄清”和表态,表明尹锡悦政府仍然有所顾及,清楚妥善处理对美和对华关系,对韩国未来内外发展都将“影响深远”。

韩国保守派新政府会更明确地站队美国吗?

美国政府明显认为加大拉拢韩国“机不可失”。但就在美国“空军一号”高调赴韩的同时,首尔又释放出一些审慎表态,表现出了一丝顾及。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收藏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