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纪要】破产锂矿300万拍出20亿,巨头为何一拥而上?| 见智研究

作者: 吴悠
特邀嘉宾:安泰科锂产业高级分析师、国家注册咨询工程师 【陈光辉】

特邀嘉宾:安泰科锂产业高级分析师、国家注册咨询工程师 【陈光辉】

摘要

1、斯诺威矿业拍卖高景气的背后逻辑

斯诺威矿业拍卖价格加上后续的债务问题,它的并购价将会达到29亿,折合成单吨的碳酸锂达到7400元的价格,出现了较高的溢价,背后愿意有以下几点。

首先,斯诺威矿业拥有的四川省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氧化锂的资源量是有29.3万吨,折合碳酸锂的话是72.4万吨,是属于比较大型的一个锂矿,而硬岩矿开采中锂辉石目前是最成熟的工艺,自动化程度也是非常高的,72.4万吨的碳酸锂当量是可以媲美澳矿,它的资源量相对来说还是非常多。

其次,该锂矿的品位是1.18,远高于国内的锂云姆的品位,像宁德时代最近拍卖的矿的品味是在0.27。而且从产品的角度来看,锂辉石所做出来的碳酸锂对于下游的认可程度是最高的,也就导致了现在价格是要远远高于国内的云母矿的并购价格。

最后,目前锂资源开发比较成熟的澳大利亚和南美的产能进度,相比下游新能源汽车的需求增速是远远不如的,所以说锂矿供应的约束也导致了这次高价情况出现。

2、海内外锂矿并购呈现两大趋势

国内外锂资源并购主要存在两大趋势,其中之一是国内锂矿的并购成本要远高于海外,根据此前的并购案例来看,2020年到2021年底,国内的锂矿并购价格是每吨1500元左右,海外的价格大概500元左右

海外锂矿方面,整体锂资源禀赋相对较好,同时锂资源量也相对较大,比如澳大利亚矿,它矿业政策比较健全目前全球50%左右的锂资源都是来自于澳大利亚海外锂矿存在着一定风险,尤其像非洲这样的国家,基础设施、道路交通都比较薄弱,矿业政策也没有那么成熟

国内的方面,则会被赋予一个战略性的价值,并且国外的锂矿会存在着政治或者法律上的风险,所以国内的价格肯定要高于国外

第二个趋势在于目前锂矿的并购价会比以前高很多,因为随着行业的景气度不断提升,业内逐渐意识到锂资源的重要性,在未来如果能掌握矿端的自主权,对于企业的盈利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

3、国内锂资源主要集中在4个地方

国内的资源主要是4个地方,分别是就是青海的盐湖、西藏的盐湖、江西的云母矿和四川的锂辉石矿。未来极有可能供给大量的增量的首先是在青海,目前我国开发的技术吸附加膜法能够较好解决盐湖高镁锂比、低锂离子浓度等问题,而且未来随着资源的大幅勘探和开发,青海这块未来肯定会贡献很大的一部分的增量。

其次就是江西的云母矿,相比起此前的酸性法,随着2017年技术逐渐突破之后,目前的技术是隧道窑固烧结技术成本应该就是在6万元左右,国内的一些优势企业宁德时代、国轩高科,都去纷纷布局宜春的云母矿

至于川西的锂辉石矿,其实还是有一些问题,包括西藏还是由于海拔比较高,然后基础设施相对来说比较落后,它开发的进度并不会像如期的那么快。

4、锂精矿是锂盐价格的跟随者

目前国内的锂精矿采购的价格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是以天齐这种自有矿山为主的,它是以海外的报价机构,包括国内的报价机构为基准,然后每半年定一次价,所以说它价格的涨幅是最低的;其次是以我们国内的上市公司以国内的报价机构的碳酸锂或者氢氧化锂的价格,然后来反推上游的锂金矿的价格;最后一种价格就是随行就市的价格。

前一段时间锂盐价格回调的时候,锂矿的价格反而上涨,是因为锂精矿的价格根据锂盐的前一段时间的价格去进行的定价,但是锂盐前一段价格是要高一些,所以会出现这样的不太相匹配的情况,因为锂辉石的价格其实要滞后于锂盐的价格去进行波动。

5、氢氧化锂和碳酸锂的价差不会长期存在

去年碳酸锂的价格持续高于氢氧化锂,是因为国内磷酸铁锂需求上量非常大,而磷酸铁锂都是用碳酸锂来作为基础锂盐的,所以就导致去年对于碳酸锂的需求非常旺盛。但三元材料的增幅并没有那么明显,所以导致碳酸锂与氢氧化锂间比较大的价差存在。但今年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三元材料的起量,氢氧化锂的价格现在已经超过了碳酸锂的价格。

但是,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之间的转化并不会存在一定的技术壁垒和工艺壁垒,只是两者的转换成本较高一般国内7000元/吨左右,而海外1500美金左右,所以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之间的溢价价差并不会长期的存在,如果说有存在较大的溢价,就可以通过转换来解决

值得一提的是,碳酸锂因为属于基础锂盐,所以对它产品质量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但是氢氧化锂,尤其是企业目前在用的微粉级氢氧化锂和无水氢氧化锂,它们的制备及保存相对来说是具有些壁垒的,所以导致氢氧化锂会天然存在部分溢价。

正文

见智研究:
斯诺威拍卖为什么引起如此大的一个关注?很多知名的公司都参与了竞拍,而且价也非常的高,这是为什么?

陈光辉
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斯诺威拍卖的情况5月21日在京东拍卖平台举行的成都兴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有的雅江就是雅江县斯诺威矿业54.2857%股权,最终以20亿的价格成交。

本次拍卖标的是属于斯诺威矿业所拥有的四川省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氧化锂的资源量是有29.3万吨,折合碳酸锂的话是72.4万吨,是属于比较大型的一个锂矿。

然后扯弄其实也是位于甲基卡矿区有融捷股份的甲基卡134号脉,还有一个是天齐锂业的雅江做毗邻,此外还有一个新三号脉是之前发现的矿的资源禀赋相对来说也是比较好,是四川乃至是亚洲锂资源分布比较丰富的地方。雅江县斯诺威矿业拍卖成交价明显有一些溢价,探矿权已经于2021年在6月过期,目前正在办理保留的工作。

斯诺威矿业在历史上也是经历了多次的股权变更,如果考虑到后续的债务问题,它的并购价将会达到29亿,折合成单吨的碳酸锂有可能会达到7400元的价格,在历史上相对来说是比较高的了。
目前高溢价体现了锂资源争夺激烈的程度,目前来说锂资源开发比较成熟的主要是澳大利亚和南美,这些国家开发的进度都并没有那么快,但下游的新能源汽车需求增速其实是非常快的,30%的复合增,所以说矿供应的约束导致了这次高价情况出现。

见智研究:
此前像国轩收购像丰锂矿赣锋收购松树岗钽铌矿它们价格基本上是在1000/吨左右,为什么这次的溢价会如此高?

陈光辉
一方面是因为硬岩矿开采中锂辉石目前是最成熟的工艺,自动化程度也是非常高的,而且72.4万吨这样的一个碳酸锂当量可以媲美澳矿,它的资源量相对来说还是非常多的。

还有一点它的品位是1.18,远远是要高于国内的云姆的品位像宁德时代最近拍卖的矿的平均是在0.27氧化锂的品位。而且如果从产品的角度来看的话,目前锂辉石所做出来的碳酸锂,它对于下游的认可程度是最高的也就导致了它的价格是要远远高于国内的云母矿的并购价格。

见智研究:
有不少新能源领域的公司也是参与了这一次竞拍。那么对于新能源行业的一体化趋势,您是怎么看待的?

陈光辉
目前一体化的趋势也是非常明显的,如果说不控制上游资源端的话,未来的利润肯定会很大程度上丧失掉。而且有色金属中,目前还没有其他的一种金属能以每年30%的复合增长率进行增长。所以说锂资源具有长期的景气度对于下游向上游并购参股也是越来越多的趋势包括电池厂整车厂,不管是通过并购上游的资源,还是跟上游资源去进行战略合作都是未来的趋势所在。

见智研究:
澳洲锂矿巨头皮尔巴拉在BMX平台进行了今年第二次,历史第五次锂辉石精矿拍卖与今年皮尔巴拉第一轮锂精矿拍卖价格5650美元/吨相比涨幅也仅为5.4%。这是不是意味着锂精矿涨价已经到了一个高位?

陈光辉
最新拍卖价格5955美元品位5.5。根据每8吨6%的矿可以折合成一吨碳酸锂,如果说6.7的汇率去算,大概是42.7万元碳酸锂成本。目前国内碳酸锂的价格在46万元左右。锂盐厂通过拍卖的锂精矿做成碳酸锂,也就是说锂盐的盈利空间正在一步一步缩小。

但这并不代表锂精矿的价格已经到头,如果碳酸锂的价格再进一步上涨,未来锂精矿的价格还会有冲高的可能性,因为它会根据国内碳酸锂的价格趋势,进行一个反推的作用,锂精矿价格是锂盐价格的跟随者。

见智研究:

今年以来国内的锂盐企业,比如中矿、雅化也在积极布局海外的锂资源,您对海外的抢矿趋势是怎么看待的?
陈光辉:

根据历年的并购来看,2020年到2021年底,国内的并购价格是每吨1500元左右,海外的价格大概500元左右所以存在着两个趋势,第一个趋势是国内的价格要远高于国外第二个趋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的并购价格肯定比以前的并购价格高

这两个趋势背后的逻辑看,首先国内的矿更多会被赋予一个战略性的价值,国外的矿会存在着政治或者法律上的风险,所以国内的价格肯定要高于国外第二个趋势是现在的价格比以前的价格高,因为随着行业的景气度不断提升,大家逐渐意识到锂资源的重要性在未来如果能掌握矿端的自主权,对于企业的盈利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所以从以上两方面考量,导致了锂矿现在的价格比过去的价格贵,并且国内的价格比海外的价格贵。

刚刚主持人提到的中矿资源、盛新锂能以及雅化等都纷纷布局海外的资源,可以看相对于国内的资源,海外的资源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个它的资源禀赋相对较好,第二个它的资源量也相对较大但也存在着一定风险,尤其像非洲这样的国家,基础设施、道路交通都比较薄弱,矿业政策也没有那么成熟,另外缺乏优秀的技术团队和项目管理团队,导致海外的项目存在风险。

国内重点布局的澳大利亚矿,目前全球50%左右的锂资源都是来自于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矿区也是目前全球最成熟的一个矿区。它矿业政策比较健全,历史上开采过各种有色金属矿品类丰富此外,它的基础建设也健全,锂矿距离港口非常近,比如皮尔巴拉地区的大型矿,以及天齐锂业所在的格林布什矿,距离港口近,运输条件便利也会存在一些风险,像中国和澳洲的关系近期较为起伏和波动,澳洲投资审核委员会FIRB限制中国的企业在澳洲投资

最后再谈谈中国企业布局南美的情况,比如赣锋锂业、紫金矿业、盛新锂能、西藏珠峰以及青山都在纷纷布局南美的矿业。南美的锂资源量非常大,并且镁锂比非常低,基本属于个位数另外锂离子的浓度400毫克每升甚至是超过的品位但是同样也有一些风险,首先还是所在国政治和法律法规的风险,其次也是刚才所说的基础设施风险,因为盐湖所处地属于3800米左右的高海拔地区,并且是处于戈壁

这些风险对于未来资源的开发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我们也到看到了海外的资源禀赋非常好,尤其是可以保证我们未来资源的有效供给国内企业积极走出去,也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并且为了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服务。

见智研究:

目前国际上锂资源丰富的国家正在加强自己对锂矿的控制,包括墨西哥和智利。那么未来国内的锂资源企业再想去布局海外是否会比较困难它们是否需要把更多的目光转移国内的锂资源

陈光辉:

其实目前全球的资源是不缺的,从2019年到2021年,每年新勘探出来的项目非常多。根据USGS最新的数据显示,全球锂的储量在1.2亿吨碳酸锂当量。但是资源量充裕,并不等于即期的产能充裕,尤其是兼顾资源量大,品位好,还易于开发成本低,这样综合优势的锂矿,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缺的,而且全球的分布极其不均匀。

刚刚主持人提到了海外的一些国家也都在积极地进行锂资源的布局,但是产业的整个链条是非常长的。控制资源端并不代表一定能掌握未来的新能源核心密码。产业链包括上游的锂资源、锂盐,中游的正极材料,下游的锂电池及终端的新能源汽车,整条产业链非常长。中国目前除了在锂资源这块具有薄弱的优势,其实我们对于正极材料、电池以及新能源汽车都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优势,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产销国。

未来锂资源所在国想要达到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是非常难的,所以我并不担忧未来他们所公布规划。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加强和中国合作。

见智研究:
麻烦您给我们讲讲国内的资源有哪些有望在我们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中会给予比较大的供给方面的支持?

陈光辉:
我们国内的资源主要是4个地方,就是青海的盐湖西藏的盐湖江西的云母矿和四川的锂辉石矿,未来极有可能会供给大量的增量的首先是在青海,青海从2017年开始,陆陆续续有一些量产出来,已经发展了4-5年左右,而且不断的去攻克了一些新的技术。

目前最成熟的技术吸附加膜法,也是攻克了我们国家资源的特点,就是高镁锂比,而且锂离子的浓度也是比较低,像察尔汗盐湖只有50mg/L 这样的锂离子浓度,所以说我们的技术相对来说也是走在世界前列的,而且未来随着资源的大幅勘探和开发,青海这块未来肯定会贡献很大的一部分的增量。

其次就是江西的云母矿,其实跟青海那块比,它基本上是处于同步的状态,也是从2017年开始有量产出来,之前是借鉴的锂辉石的硫酸法的工艺,但是后来硫酸法在焙烧锂云母矿的时候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第一个这个是属于酸性的环境然后第二个的话是属于渣量比较大,回收率也比较低,所以导致那个时候成本高企,还有一点当时的价格不是特别高,所以导致很多企业会出现亏损。

但是随着2017年技术逐渐突破之后,目前的技术应该是隧道窑固烧结技术,目前的成本应该在6万元左右,部分企业成本控制在5万元左右。最近宜春这边也在加大锂产业的布局,包括我们也可以看到国内的一些优势企业宁德时代、国轩高科,都去纷纷布局宜春的云母矿,也纷纷的在宜春建设下游的产能。

未来像宜春这块云母矿,可能会出现非常大的供给的增量,未来主要的两块的增量还是在就是说青海和宜春。像川西的锂辉石矿,其实还是有一些问题,包括西藏主要还是由于海拔比较高,然后基础设施相对来说比较落后,它开发的进度并不会像如期的那么快。

见智研究:

今年开始,虽然一季度的碳酸锂的价格是涨到了历史的新高位,接近51万元/吨,但是从二季度开始,尤其从4月份开始,也看得到价格有明显的回调,基本上已经快到46万元/吨了。这是否就意味着碳酸锂价格已经基本上到达了一个天花板,有一个回转的趋势?

陈光辉:

前一段时间主要还是因为疫情的一些影响,导致物流出现了一些中断,所以现在的价格会出现了一部分回调其实生产端影响倒并不是很大。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随着国家对于防控疫情的措施逐渐的好转,下游的材料企业,包括电池商都在逐渐的复工复产,下游的需求有恢复。

见智研究:

但是上次我们也注意到锂盐的价格似乎和锂精矿的价格走势是有一个相反的趋势,这是为什么

陈光辉:

目前来说是没有相反的趋势目前国内的锂精矿采购的价格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模式的话是以天齐这种自有矿山为主的,它是以海外的报价机构,包括国内的报价机构为基准,然后每半年定一次价,所以说它价格的涨幅是最低的,它是以非受控价格,每半年定一次价,所以说它这个价格是最低的。

还有一种是以我们国内的上市公司,包括盛新锂能、雅化等,它是以国内的报价机构的碳酸锂或者氢氧化锂的价格,然后来反推上游的锂金矿的价格,它是以月度的价格去进行一个长协的折价,最后一种价格就是随行就市

所以我们看到锂精矿的价格是要延后于锂盐的价格的但是我们看到在前一段时间锂盐价格回调的时候,锂矿的价格反而上涨了,其实锂精矿的价格是根据锂盐的前一段时间的价格去进行的定价,但是它前一段价格是要高一些的,所以说会出现这样的不太相匹配的情况,就导致锂辉石的价格其实要滞后于锂盐的价格去进行波动。

见智研究:

去年我们看整体的走势,碳酸锂基本上不管是涨幅,还是本身的价格绝对值都是超过氢氧化锂的。但从今年尤其二季度看来,氢氧化锂不仅拉近了与碳酸锂的价差,甚至还有超过的趋势,是背后有什么原因?

陈光辉:

首先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概念,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两个之间的转化并不会存在一定的技术壁垒和工艺壁垒,只要有相关的转化产能,碳酸锂氢氧化锂可以相互转换,而且这个成本基本上在国内可能会稍微低一些,应该会在7000元/吨左右,而海外应该是在1500美金左右。所以碳酸锂和氢氧化锂溢价价差并不会长期的存在,如果说有存在这样的一个溢价,肯定去做转换

还有一点,去年碳酸锂的价格是高于氢氧化锂的,主要因为几方面原因:第一,我们国内磷酸铁锂需求的上量其实是非常大的,2020年的我们国内总共产出了14万吨左右的磷酸铁锂;去年我们国内产出了大概45万吨的磷酸铁锂;磷酸铁锂都是用碳酸锂来作为基础锂盐的,所以就导致去年对于碳酸锂的需求非常旺盛。但三元材料的增幅并没有那么明显,所以导致氢氧化锂的需求及增速并没有像碳酸锂的需求及增速这么快,所以导致碳酸锂与氢氧化锂间比较大的价差存在。

但今年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三元材料的起量,氢氧化锂的价格现在已经超过了碳酸锂的价格。另外,从产品的角度来看,碳酸锂因为属于基础锂盐,所以对它产品质量的要求并不是特别高;但是氢氧化锂,尤其是企业目前在用的微粉级氢氧化锂和无水氢氧化锂,它们的制备及保存相对来说是具有些壁垒的,所以导致氢氧化锂会存在部分溢价。

见智研究:

今年年年初由于温度问题导致盐湖提锂产能受限,随着温度逐渐回暖是否会对锂精矿及锂盐的价格会有不小的影响?

陈光辉:

肯定会有些影响。我们可以看到青海去年产了6.2万吨的锂盐,今年大概率会到7.5万吨这样的量,增量不是特别的大每年5月到11月左右是属于青海盐湖的高产期,温度提升会导致它产量增高,主要因为:第一,现在青海那块大部分用的主流工艺是吸附+膜法,温度提升后过膜的效率会提高,锂离子的粘度会降低,所以导致提锂的效率会升高。

但青海这块产量的增加相对于它每年7万吨左右的量的话,其实每个月的增量并不是特别多,对于我们国内非常旺盛的需求来说,价格可能会出现部分回调,但并不会出现大范围的回调。

见智研究:

从锂产品整体竞争格局来看,目前竞争格局是否已经逐步固化?如果有新生产商想进入行业的话,有哪些挑战需要跨越?

陈光辉:

寻求进入锂产品市场的新生产商,通常需要跨越以下挑战:

第一,原料的供应安全,这个是最主要的;目前多数锂盐的生产商都拥有一个或两个的原料供应途径,有些是通过长协,有些是自有资源;未来新进入的锂盐厂如果没有稳定的原料供应的话会是非常大的挑战。

第二,生产的技术及工艺;今年澳矿一些项目存在些建设、投产的延迟就是因为它们现有的工厂进行改造或者新工厂建设中遇到了一些技术及工艺方面的困难。此外,矿床和高海拔带来了化学加工方面的复杂性,导致有些锂矿可能会存在更多的挑战;以盐湖卤水为例,它的资本开支大部分都是在10亿以上,主要还是因为它技术的一些复杂性所导致的。

第三,上游资源端的投资额还是非常大的。

第四,产品的开发,尤其是对于未来新产品的开发;不仅限于电池级的产品,可能未来随着正极材料的进步,包括电池的进步,将会延申出更多的细分需求。

此外还有营销、物流、产品认证等挑战;但我们认为寻求进入锂产品市场最重要的挑战还是在原料供应这块。

见智研究:

我了解到有关于原料供应基本就两种选择:1)像赣锋锂业这种拿下锂精矿的包销权 2)像中矿直接自己拿下锂精矿;这两种方式您怎么看待?

陈光辉:

肯定是直接去并购拿下锂精矿的方式更好:

第一,可以保障自己的成本;

第二,可以保障自己原料供应的稳定性;如果只是包销的话可能在市场相对比较平稳的时候可以去获得稳定的资源和比较优惠的价格;但像现在价格高企,即使具有包销权其实也很难去保障价格与量的稳定性。

见智研究:

从去年开始,整个新能源材料尤其是锂一直维持在高位,给下游四大材料,动力电池,甚至终端车企都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您觉得锂长时间维持在40-50万的高位的话是否会给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带来一些不利?

陈光辉:

其实这个都是有一些历史原因的,我们从去年开始看到的这轮价格的暴涨,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来自于矿端的约束。

自从2018年后,尤其是国内的锂价出现了一个单方面的下滑,一直到2020年的10月左右出现探底,那时是4万左右,已经跌破了很多企业的成本线。所以说上一轮行情导致上游矿山资本开支远远滞后于下游需求,从而导致现在锂盐价格高起。但是今年以来,包括海外和国内的锂资源,都在资本开支,加大投入项目的进度。未来3~5年,这个情况会出现非常大的缓解。

对于需求端,新能源汽车去年全球生产了670万台,还处在发展期,未来锂盐价格还是会维持在相对高位,但是在2023年之后会出现回调。一方面之前投资的项目尤其是南美盐湖的项目会陆续投放。另一方面是国内的锂资源在去加速释放。

见智研究:

未来电池回收的会成为锂资源的主要来源吗?

陈光辉:

作为大的供给来源可能会存疑,但是会作为重要补充。因为现在锂电池没有固定的标准,很难保证产品质量。对于电池拆解,有行政上的限制。

见智研究:

氢燃料电池这么一个发展,您觉得氢钠电池出现会不会也对你的一个需求形成一个压制的?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它本身的一个发展?

陈光辉:
我们觉得其实从几方面去考虑,因为氢能源是有它自己的一些应用场景的。像氢能源,它未来的应用场景肯定还是在1000公里续航以上的车型上,它跟锂电池车型还是有不同应用场景的,并不存在谁替代谁的风险。

见智研究:

锂云母环保问题怎么看?

陈光辉:
环保这一块的话,以前是用硫酸法,所以导致尾矿酸性,现在是用硫酸盐焙烧法,加一部分助剂,所以环保问题不大,矿渣呈中性。宜春那些企业,还有当地的科研院所在做尾矿的研究,现在做的比较好的用来做瓷砖、工业用砖和水泥。

见智研究:
储能对锂的需求会有多大?

陈光辉:

肯定会进一步提升的。现在铅酸市场一直在不断的萎缩。像锂电池因为它特有的优势,所以逐渐在侵蚀铅酸市场的份额。尤其是近期价格这么高,导致需求可能会受到一定的抑制,未来随着可能的价格回落,储能市场肯定会出现爆发式的需求,这部分也是除了新能源汽车之外,一个非常大的需求空间。

见智研究:

想请您分享一下全球锂资源的布局情况,尤其是产能供给的情况。比如澳矿、北美区域,在今年至未来5年内的可能的出产量。

陈光辉:

首先我们从澳矿来看,去年它生产23.66万吨的碳酸锂当量的精矿,占了全球大概44%的市场规模。相对于2020年有一些萎缩,主要还是因为南盐湖的起量,包括我们国内云母和盐湖提锂的起量,导致规模萎缩。但是未来澳矿的增量还是非常大的,尤其泰里森这样的大矿,目前它的产能是134万吨,现在还会有一个三期60万吨,和四60万吨,以及一个28万吨的尾矿在处理的项目,总共加起来应该会有超过260万吨的精矿。从产量进度的角度来看,它去年是产了94.5万吨的精矿,今年应该能产到127万吨精矿,增量是非常大的。一直到2025年,它的增量都是非常大的。

其次,赣锋的马里昂矿山有45万吨的产能。到2022年底,它有一个技改的项目,应该有15万吨的产能。然后还会有个二期的项目有30万吨,总共加起来是90万吨的产能。还有一些其他的绿地项目,包括SQM的获利矿山,都会在2024年左右投产。

总体来说,未来澳矿的产量的话还是有非常大的一些增量的。智利主要还是集中在SQM它到今年年底的产能是18万吨,到2023年底是21万吨,产能的增速也是非常快。但是除了这一家之外,别的相对就比较少了。

最值得关注的是阿根廷,尤其是到2023年之后去投产的盐湖还是非常多的。赣锋的4万吨氢氧化锂是在2024年投产西藏珠峰的5万吨大概也会在2023年投产,紫金的2万吨的项目也会在2023年底进行投产。

此外还有以前的老项目,像Livent2万吨的扩产,还有Allkem2.5万吨的扩,大概率都会在2023年进行投产,到2024年进入到产能的爬坡。到时候会出现一个非常大的产能供给。我们国内的资源,能提供有效增量的,还是在青海的盐湖和江西的锂云母矿。

见智研究:

市场中有一种说法,说未来锂矿的发展方向是在非洲,这是为什么?

陈光辉:

非洲这一块的话,业内都比较看好。首先相对来说矿业政策是比较友好的,中国这么多年在非洲的其他矿,比如铜矿等都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但是对于锂矿,它的开发进度相对是比较延后的,主要还是基础设施、矿业政策的一些影响。目前开发进展比较快的就是刚果金的马努和津巴布韦的Bikita矿,像津巴布韦的矿是去年被华友钴业全资给收购了,有中国企业介入,开发速度可能会加速,但是它的量比较小,只有20多万吨。马努矿业有70万吨的矿,它的成本尽管说非常低,只有371美元/吨,但是它距离两个非常重要的港口都很远,如果说再算上运输成本,整体成本会接近于800美元。这对于现在的锂精矿的价格问题不大,如果价格出现回调,可能还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总体上来看,非洲总共是布局了230万吨,就是说它规划的产能是达到了230多万吨。但是未来3-5年内真正能够释放出来的相对比较少,应该就是我们刚才分析的这两座矿山,其他矿山大概率会延迟到2025年之后了。

见智研究:

另外两个电池大国,韩国和日本的企业有些什么动作呢?

陈光辉:

首先分享一组数据,全球2021年总共是产的锂盐是60.37万吨碳酸锂,但是资源端只产了57.1万吨的碳酸锂当量。2021年我国是进口了8.1万吨的碳酸锂200万吨的精矿,如果折合成碳酸锂的话大概是24万吨碳酸锂,进口量是非常大的。

韩国2021年只进口了8.8万吨的碳酸锂当量的锂盐。它基本上属于纯进口国,出口的量很少。日本2021年进口了5万多吨的锂盐。所以说日本和韩国是除了中国之外需求最大的两个国家。

日本是有一些布局的,在阿根廷通过丰田通商的企业进行布局。2022年,日本企业1万吨的氢氧化锂的产能,是以阿根廷的盐湖的碳酸锂为原料,然后去进行化做氢氧化锂。日本相对中国布局的很少。

韩国在阿根廷的浦项有一个盐湖,到2024年会投产25万吨的氢氧化锂的项目,远期的规划是到10万吨的氢氧化锂。还有一个是跟澳洲的Pilbara在韩国建立在一个4.3万吨的氢氧化锂的一个产能,也主要是利用皮尔巴拉的精矿来做的。以上就是两个国家在海外的资源端的一些布局,远不及中国。

见智研究:
云南的玉溪发现了一个超大型的锂黏土矿,它的开发成本如何?国内的有锂黏土开发技术的企业多不多?

陈光辉:
粘土矿开发工艺不是特别的复杂,像赣锋锂业就在墨西哥有锂黏土项目,工艺方面其中就有非常简单的一种工艺酸性法,而且锂黏土的资源量是非常大的,有882万吨碳酸锂当量它的品味也是非常高的。
总体上来看,目前锂黏土矿主要的布局还是在美国的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以及墨西哥云南的玉溪,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美国的内华达州还是墨西哥的锂黏土矿,它有几个特点,第一它的资源量相对来说是比较大的,介于辉石矿和盐湖之间。

第二它的品位也是比较适中的,像赣锋锂业的墨西哥的矿,它的品位应该是在0.6%的氧化锂的含量虽然低于锂辉石矿,但是要高于云母矿的,更是远远高于盐湖。

对于成本这块,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科研的报告,锂黏土做成碳酸锂的成本也就是在3500美金到5000美金左右,相对来说就是说还是非常具有竞争优势的。但是,云南玉溪尽管说有一些土矿,但是它的品位不太具有竞争优势,可能作为未来的一个锂资源的有效的补充,或者战略的储备,但是目前想要开采的话,可能还会存在一些问题。

见智研究:
锂盐价格如果出现拐点会不会像此前历史周期一样出现价格暴跌?

陈光辉:
这个倒不会,即使复盘历史周期,可以看到2015年开始,国内的锂盐价格开始上涨,到2016年底的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价格的下跌,然后到2017年又出现了一个价格的上涨直到2018年-2020年的10月价格出现了一个单方面的下滑,到现在我们也可以看到锂盐价格4万一直攀升到9万,最后攀升到最高50多万,现在回调到46万左右

其实对上一轮的价格周期,还是存在一些本质上的区别。上一轮价格的周期主要是来自于新能源汽车,那时候新能源汽车是以政策来推动的,所以说那个时候市场的需求的持续性并没有这么好。

然而自从2020年之后,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在基本上是处于市场驱动的环境,包括电池性能的改善,新能源汽车新新车型的推出,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认可度的提升,所以未来以及呈现一个长期的需求向好的趋势。但是随着2023年之后一些锂资源产能的集中释放价格可能会出现一部分的回调,但是这个价格不会出现暴跌的这种情况。

见智研究:
考虑到上游锂矿产能和下游电池厂商以及车企的规划,您觉得到2025年的话需求产能能匹配吗?是紧缺还是过剩的?

陈光辉:
如果按这种增长率来看,2023年的下半年就供给端会出现一个大范围的释放,那个时候可能会出现一部分供给端的一些过剩,但是2025年整个的锂行业来看还是会存在一个相对偏紧的趋势。

从资本开支的角度来看,上游的资本开支像盐湖端,它的资本开支大概每万吨的产能是需要13个亿的资本开支澳矿的资本开支每万吨的锂精矿,折合成碳酸锂每万吨,大概是需要3亿然后我们国内的锂盐厂,它每万吨的产能大概是需要3.5个亿的资本开支

还有一点从开发的时间的周期来看,像矿端大概是需要两年的开发的周期,盐湖大概是需要3~5年的开发周期,但是下游的四大材料大概是需要6~8个月,电池厂大概是需要一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下游的扩产速度是要快于上游,如果是从这方面来考虑,一直到2025年之前,整个的锂行业的话还是存在一个相对偏紧的一个状态,可能在2023年的话,下半年会出现一个供给稍微有一点过剩的情况,但是拉长维度来看,还是存在整体偏紧的状态。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