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远远没到底?对冲基金对全球股市越来越悲观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韩旭阳
在美国,对冲基金对价格上涨的押注和对价格下跌的押注之间的规模差异现在接近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表明基金经理们已经变得非常谨慎。“我非常不愿意(以目前的价格)投资科技股。”

在2022年开局不利的情况下,对冲基金继续看跌股市。

包括 Lansdowne Partners 的 Peter Davies 和贝莱德的 Alister Hibbert 在内,业绩表现最佳的基金经理对部分市场甚至整体股市的前景变得更加悲观,认为高增长的科技股尤其令人担忧。

媒体看到的伦敦 Odey 资产管理公司创始人 Crispin Odey 在发给客户的一份说明中写道:

投资者的生活将变得更加困难。停电、短缺、罢工和冲突将随之而来。

文件显示,这位基金经理大幅增加了他旗下 Opus 基金的现金头寸。Opus 基金通常押注于公司股价上涨,今年以来该基金已上涨约7%。根据发给投资者的数据,他的欧洲基金今年上涨了约87%。

与此同时,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Hibbert 最近调整了投资组合,押注于股价下跌的投资超过了押注于股价上涨的投资。Hibbert 管理着贝莱德90亿美元的战略股票对冲基金,长期业绩记录在行业中最为亮眼。

这样的举动对对冲基金来说是不寻常的。因为股市预计在长期将上涨,对冲基金倾向于保持对股价上涨的偏好。

其他基金经理也变得更加谨慎。媒体看到的摩根士丹利大宗经纪团队的一份客户报告显示,对冲基金最近大幅削减了他们的整体押注规模。

报告还显示,在美国,对冲基金对价格上涨的押注和对价格下跌的押注之间的规模差异现在接近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表明基金经理们已经变得非常谨慎。

在对冲基金经理如此悲观之际,美联储和其它央行已开始大幅加息以遏制通胀。货币政策的收紧打击了成长型公司的股票,这些公司的估值此前被低利率水平间接“抬高了”。今年以来,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近25%。

美联储5月初的会议纪要显示,官员们认为“限制性”的货币政策——包括更快加息、更长的紧缩周期,或者两者兼有——“很可能是合适的”。

不过,由于投资者预期通胀可能已经见顶,美国股市上周结束了2001年以来最长的周连跌。

Lansdowne 合伙人、欧洲最具影响力的投资者之一 Davies 表示:

我们正处于资金撤出科技股的早期阶段。我不觉得很多人已经把科技股卖光了。

他指出,大型科技公司为了与对手竞争不得不花费大量资金,这减少了回报给股东的现金。

他表示:“我非常不愿意(以目前的价格)投资科技股。”

与此同时,总部位于伦敦、资产规模达19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公司 CQS 的创始人 Sir Michael Hintze 一直在准备抛售成长型股票。媒体看到的投资者文件显示,押注纳斯达克指数相对于欧洲 Stoxx 指数下跌的赌注,反过来为他带来了回报。

Hintze 在文件中表示,他预计“市场会持续波动和混乱”。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