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俄逼到悬崖边,欧元区分化风险为何屡现?

作者: 侯秋芸
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只是导火索。

上周欧央行在6月会议上宣布,自7月开始停止QE、并计划加息25bp,意味着欧央行的政策重点正式转向控制通胀上,但随之而来的是德国与负债更多的“边缘国”之间的利差快速走高,当前德意利差自5月底的200bp迅速跃升至250bp以上,为两年多来的最高水平。

压力之下,欧央行召开紧急会议承诺祭出新工具帮助高负债南欧国家,将其最近结束的1.7万亿欧元疫情支持计划中到期债务回笼资金用于购买债务沉重国家的公债,并表示将设计新的工具,防止各成员国的借贷成本过度分化,从而演变成欧元区各成员国金融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割裂。

自欧洲能源问题爆发以来,欧盟成员国之间的裂痕就已经出现,主要表现在是否要制裁俄罗斯天然气上,能源的问题还造成了欧元区的贸易形势的持续恶化。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欧元区内部存在着明显的贸易收支失衡的状况,这同欧债危机发生之前非常相似。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LarryG
举报

默克尔离开谁填补空缺?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