壳牌CEO泼冷水:闲置产能非常低,对俄油限价这招没用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许超
只有在欧洲和美国以外的国家广泛参与的情况下,对俄油限价机制才能发挥作用。

壳牌CEO警告,考虑到OPEC的闲置产能比市场预期的要小,未来油价将面临上涨压力,如果只有美国和欧洲参与,对俄价格上限措施将行不通。

壳牌CEO Ben van Beurden周三表示,世界面临的挑战是找到加速能源转型的方法,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对氢、生物燃料等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不足,其预计过去三年能源投资缺口为3万亿美元。由于OPEC备用闲置产能非常低,而全球需求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未来一段时间原油市场将面临动荡期:

除非需求在短期迅速减少,否则我们将面临供应紧张的市场。

对G7集团试图对俄罗斯石油售价设上限的举措,Beurden表示,对俄罗斯石油价格上限下结论为时尚早,但如果只有美国和欧洲参与,价格上限措施将行不通:

只有在欧洲和美国以外的国家广泛参与的情况下,该机制才能发挥作用。

在欧洲天然气供应问题上,Beurden认为考虑到俄气约占欧洲天然气供应的三分之一,欧洲无法在短时间内用液化天然气替代来自俄罗斯管道天然气供应:

将会有更多的液化天然气供应进入欧洲,但是否会有大量额外的新液化天然气供应来填补缺口?我不这么认为。

Beurden表示,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欧洲每年可以从荷兰有争议的格罗宁根气田(Groningen)额外开采多达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但这只能作为最后的备用手段(该气田开采曾引发地震,因此长期开采受限)。

在近日举行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上,G7领导人宣布对俄制裁新举措,同意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进口设置价格上限。可能的措施包括禁止向运载俄罗斯石油的油轮提供海运服务,除非这些石油的售价低于某一特定价格。支持者称,该提案将实现两个目标:减少俄罗斯的石油销售以及降低国际油价。

但反对者认为,设定上限的做法将难以实施和执行。俄罗斯的石油流向已经被大批转移到诸如印度等没有制裁俄罗斯的国家,未来制裁计划成功与否将取决于这些国家的合作。

在OPEC闲置产能方面,法国总统马克龙已公开表示,阿联酋和沙特两国几乎无法增加石油产量:阿联酋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极限,沙特的日产量只能增加15万桶;OPEC在六个月内没有太大增产能力。

作为OPEC内仅有的两个仍有闲置石油产能的国家,沙特目前日产量为1050万桶,极限产能可达到1200—1250万桶,阿联酋日产量约为300万桶,极限产能可达到340万桶,但两国皆无法短期内无法大幅提高产能。目前法国已公开呼吁能源“多元化供应”,包括让受到制裁的伊朗和委内瑞拉回归国际石油市场。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