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央行行长齐聚一堂!鲍威尔:无法保证避免衰退,拉加德:超低通胀一去不返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杜玉
三人齐声表态遏制通胀是现阶段的首要任务,不排除夏季会议更大幅度加息。美联储鲍威尔称,美国经济能应对政策收紧,迅速加息目的是减缓增长和平衡供需,但也坦言不能保证软着陆。英央行贝利称,若有迹象表明物价持续上涨是个问题,可以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欧央行拉加德也表态,若有必要准备好采取果断行动。

6月29日周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英国央行行长贝利聚首欧洲央行在葡萄牙辛特拉举办的年度货币政策论坛,齐声表态遏制通胀是现阶段的首要任务,发出鹰派信号。

鲍威尔和贝利都表示,目前央行的“首要任务”是压低通胀,他们三人也都没有排除在夏季议息会议上采取更大幅度行动的可能性。鲍威尔在6月FOMC记者会上便称,7月将至少加息50个基点,再次大幅加息75个基点也并非不可能。

论坛的网络直播截图

鲍威尔:不能保证美国实现软着陆,美联储不会允许从低通胀过渡到高通胀环境

鲍威尔重申一直以来的观点,即美国经济足够强劲来应对紧缩的货币政策,家庭和企业的财务状况稳健,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应该可以避免衰退。

他表示,美联储致力于在不引发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加息来遏制通胀,同时保持强劲且稳定的劳动力市场,对于将通胀降至2%的目标抱有很大信心。

但他也承认,在俄乌突然爆发冲突的背景下,实现“软着陆”的任务在最近几个月“显然变得”更具挑战性,“不能保证成功软着陆,实现软着陆的路径变得更窄了。”

整体来说,鲍威尔今日着重论述了高通胀及公众通胀预期脱锚的危害性。尽管“确实存在”美联储收紧政策令经济过度放缓的风险,但“最大的错误将是未能恢复价格稳定。”

他称,高通胀持续的时间越长,通向“软着陆”的道路将变得越来越难,因为这增加了公众通胀预期失控的可能性。他发誓要确保价格快速上涨不会变得根深蒂固,并表示:

“美联储不会允许从低通胀环境过渡到高通胀环境。最危险的是令高通胀变得根深蒂固和持久。美债收益率曲线部分倒挂不是目前的首要担忧,美联储正在专注于降低通胀。”

为此,美联储正在“迅速”加息,旨在让基准利率“相当快地进入对经济具有限制性的水平”。鲍威尔坦言,美联储希望将美国经济“增长缓和”到足以降低通胀但又不会导致衰退的程度,“这是一项必要的调整,才能让供应赶上强劲的需求。”

鲍威尔表示,美联储对降低通胀“很有紧迫感”,有分析称,这是他借这次公开露面“放鹰”,进一步强调美联储会不惜一切代价遏制处于40年新高的通胀。他称:

“风险在于,由于遭遇多种因素的冲击,你开始过渡到更高的通胀环境,美联储将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如果你开始看到长期通胀预期严重脱锚,那时你就已经落后了,我们现在还没有,但还能保持在低通胀状态已经时日无多。美联储正在做需要做的事情,以确保自己不会落后。”

英央行贝利:不排除下次会议加息50个基点,首要目标是让通胀回到低位

英国央行行长贝利也称,英国央行可以选择对通胀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不排除一个月后的政策会议加息50个基点,前提是“如果有持续迹象表明物价上涨是一个问题”。

他同样坦言,英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能源价格上限措施或令通胀变得顽固;若能源价格持续上涨,今年英国通胀将进一步加剧,目前已处于40年最高;英国薪资上涨也体现出通胀上行问题。

他表示,英国央行的“首要目标”是让通胀回到目标低位,当前问题是如何应对供应方面的冲击。该行还将制定政策以抵消因通胀而引发的薪资上涨,薪资的增长本来应当体现出生产力提高。

他认为,“我们正处于经济增长速度的拐点,这个阶段恰恰是最难读懂的。”他表示,市场将不得不接受英国经济明显开始放缓的事实,逐渐消化加息的上行风险,而且数据可能非常不稳定。

贝利还被问及是否担心英镑过度贬值的问题,今年英镑兑美元已累跌约10%。他称看待汇率是中性态度,但确实是央行分析通胀如何演变而纳入考量的众多因素之一。

此前有分析称,近两周前英国央行在6月会议上连续第五次加息,当时不少票委要求加息50个基点而不是25个基点,其中一个担忧便是英镑贬值过多会增加国内的通胀压力。

贝利今日在描述通胀时称:

“英国上周公布了通胀数据,从表面上看与英国央行的预期非常一致。而在表面之下,有迹象表明,通胀的构成正从商品供应冲击转变为能源和食品冲击,我将其描述为后疫情时代的供应链冲击。我们会非常、非常、非常仔细地观察这一点。”

欧央行拉加德:疫情前的超低通胀时代回不去了,若有必要准备好采取果断行动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今日最主要的言论是:预警称“疫情之前的超低通胀时代不太可能重现,我们回不去了”。她呼应贝利的说法,即能源冲击已对通胀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建议各国央行调整以适应“明显更高的价格增长预期”。

在谈及货币政策时,拉加德称,经济复苏正在进行,尤其被服务业推动。欧央行有望在7月起的第三季度加息两次,如果需要必须准备好更多行动,同时应逐步加息以应对高度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被问及“逐步加息”是否代表不会一次性大幅加息50个基点时,拉加德否认50个基点的可能性被完全取消,并称“随着不确定性消退,欧央行可能会更果断行动”。

市场普遍预计,欧央行在7月开启2011年以来的首次加息,并在9月进一步加息,届时将摆脱2014年以来的负利率政策。经济学家称,2024年欧元区19国通胀可能都会高于2%的目标。

多方分析注意到,今日鲍威尔和拉加德都提到了疫情前的低通胀时代已一去不复返。鲍威尔认为,全球化受到冲击、人口老龄化、低生产率和技术发展都导致价格不能再“保持超低位”。拉加德称,制造业“准时完成任务”也是过去20年抑制通胀的下行力量,疫情后全变了:

“时代的转变将预示着更多的动荡。现在这已经改变了,而且可能会朝着一个我们不确定的体系不断变化。地缘政治和疫情巨大冲击将改变我们曾经熟悉的环境和央行设计政策的背景格局。”

鲍威尔也称,疫情以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经济受到与之前完全不同力量驱动的世界”,人们开始承认之前对通胀的了解多么少,现在判断高通胀是否成为全球常态也为时过早:

“经济学家的模型未能预测到巨大的供应端冲击,所以这个过程也可以反过来进行,即通胀可能会更快下降。我们曾经生活在那个通胀不是问题的世界里,现在必须适应新的现实。”

拉加德还提到,7月欧央行会议将考虑阻止欧元区各国借贷成本割裂化的新工具,而她提到“超低通胀时代不再复刻”后,欧元兑美元回吐此前涨幅而转跌,避险需求推动瑞士法郎兑欧元触及四个月最高。美元指数则因鲍威尔的鹰派言论而上涨。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 收藏
分享到: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6 条评论
Joyning
举报

其实还少了一个黑田东彦,大家可能会疑问,为什么会少他,为什么应该有他。 少他容易理解,因为他们仍然坚持QQE 零利率  为什么应该有他,因为欧美加息是为了创造经济危机和衰退(主动),而日本QQE也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方式不一样。

0
回复
KMGGGG
举报
回复 Joyning:

他不重要,一个不自主小国,掀不起什么花

0
回复
Joyning
举报
回复 KMGGGG:

如果说把日本的GDP *3  你再看看,如果说拿美元现资产来判断呢?为什么我说这个,那你就需要去查查资料了。

0
回复
世界成都
举报

各怀鬼胎

0
回复
MobileUser0691
举报

几个小偷或强盗,坐在一起谈如何偷走全球的财富!

1
回复
MobileUser7677
举报

不加等死

1
回复
Earclipse
举报

割韭菜宣言

3
回复